領導帶人 經營管理 行銷業務 工作術 自我管理 專題 近期活動
追蹤我們
商管選書 自我管理

被開紅單也要救人!計程車司機:不用錢衡量得失,我在一坪車內看見寬敞人生

mdi-eye-outline 13,428

一見到陳秉中大哥,除了一身筆挺的制服外,掛在胸前銀亮發光的哨子引人注目,「我隨身都帶著哨子,車上也放著指揮棒,路上隨時遇到狀況或車禍,就可以緊急警示或指揮交通。」在路上,他不僅是開車,更像是個隨時待命的超人,只是超人必須躲進電話亭換裝,而他,則是在那一坪的車內隨時整裝待發!

「車髒了可以洗,生命沒了,就沒了」

2012 年的那晚約 10 點多,秉中大哥正要從台北往桃園去接預約的客人,在五股交流道上高速公路後就遇到塞車,幾乎動彈不得,他心想:「不對呀!這時段不可能會塞車的。」緩慢地一點一點前進,過了泰山收費站後,他發現是一起重大車禍,一輛三重客運撞上另一輛停在路肩的國光客運,因為兩台車上的乘客眾多,路肩有許多流著血、哭喊著,或站、或坐、或躺的乘客們,救護車看來還來不及抵達現場。

他心想:「後面的車堵成這樣,救護車也上不來,即使來了也要一大段時間。」他當機立斷決定先幫忙處理車禍。

交代在桃園的同事去幫他接客人,自己也趕緊聯絡客人親自說明,對方很貼心地回他:「我看到即時新聞,情況很嚴重,沒關係!你快去幫忙。」

因為他是第一台協助救援的車輛,抱著能救多少是多少的念頭,第一時間就下車扶起 6 位受傷的大人及小孩上他的車,「起得來的我才敢載,起不來的怕動到引發體內出血之類的,就不好了。」其中一名傷患腿部疑似斷裂而有不少出血,他小心安置在計程車副駕駛座上,不顧車內滿滿血跡,加速開下交流道,趕往林口長庚醫院。

將受傷的人送到醫院後,秉中大哥心中仍掛念著車禍現場的其他傷患,想回去載運他們。為了爭取時間,於是他把心一橫,反正現場離交流道沒有很遠,他乾脆從林口交流道南下出口,逆向開上高速公路,一路閃著雙黃燈並長鳴喇叭,行走路肩約 2、3 公里趕回到現場,過程雖然驚險,但他一心只想著抓緊救人的關鍵時間,這一趟,他又再載著 6 名傷患和抱著的 2 名孩子前往醫院,期間他也進線車隊,請求其他車輛支援。

之後路況恢復正常,當秉中大哥循著正常路線,從五股交流道上高速公路第 3 度回到現場,發覺已無受傷乘客了,原來是不久前有一台客運載走剩下乘客。他這才鬆了一口氣,隨即轉往林口長庚醫院協助警察製作筆錄到凌晨 2 點才回家。

當天有受傷乘客要付車資給他,但他連忙拒絕說:「這是我該做的事,你趕快去治療,把傷醫好就好。」後續許多被他載送的傷患或家屬電話進線客服,想親自表達感謝或轉交車資,他都堅決請客服回絕,甚至因為進線詢問的次數很多,他還因此換了隊編,不讓人找到他,「我做這件事不是為了要求回報才做的。我心裡常想,如果哪天我是災難中的一員,我也會希望有人能來救我。」

多家媒體跟車隊表示希望採訪秉中大哥,公關也嘗試說服一直低調不想受訪的他,「你接受採訪,才能讓社會大眾知道許多計程車司機是默默行善的好人,扭轉原本對司機的印象。」他心想,受訪能讓計程車司機形象加分,那很值得,於是同意,「這個行業也是個大染缸,各式各樣的人都有,我就很不喜歡那些破壞司機形象的人。」

這起救援事件之後,他將計程車送去清潔,讓車子盡快回到服務乘客的最佳狀態。我跟他聊起血跡不好清洗的問題時,他說:「當下我沒想到這個問題欸!車髒了可以洗,生命沒了,就沒了,我只是做我身為司機該做的事情。」一句話道盡了深埋在骨子裡的強烈使命感。

以司機身分回應人最基本的需求──陪伴與關懷

「我現在回想起來,覺得當下怎麼敢逆向上國道!」秉中大哥的爸爸看了新聞後也跟他說:「你是瘋子喔!不過,兒子你好樣的!」其實,他這一身的使命感,源自於爸爸。

他的爸爸早年是職業軍人,從小教育他,「遇到有人需要幫忙時,就應該伸出援手」。爸爸退伍後成為計程車司機,並且是計程車無線電台的台長,秉中大哥從有印象開始,就常跟著爸爸進出車行,認識這群他口中「很土性、很可愛」的叔叔伯伯們。農曆過年時,爸爸都會帶他到台裡,跟獨居的司機叔伯們一起圍爐,他也曾看過爸爸借錢給叔伯們,為的就是讓他們可以看個醫生,或單純只是希望大家能過個好年。

遇到有司機住院了,爸爸還會帶他一起去探望,尤其是隻身一人、無人照顧的司機,「司機是一個很需要自己照顧好自己的職業,也是很需要別人來照顧他們的人。」秉中大哥從小接觸司機,深知這個職業的特質,並且體悟到人最基本也最深層的需求──陪伴與關懷。

如果有司機出了車禍,身為台長的爸爸總是第一時間趕到現場協助處理,若有需要便以隨身攜帶的哨子協助指揮交通。從小耳濡目染的秉中大哥,也養成帶哨子的習慣,學會了車禍現場的處理流程,包括基本的通報救護車、報警、照相和畫線定位,哪些要優先處理,什麼東西可以動,什麼東西不能動,什麼樣的傷者不能移動以免加劇傷勢,哪樣的傷者則要立即送醫……。

把客人當作家人、朋友,辛苦也甘之如飴

「我從小就很雞婆,沒有入隊前,我其實想去開救護車,但我媽不讓我去。」社會關懷的使命感,渾然天成。

秉中大哥年輕時曾開店維修電腦及手機等,後來因為 3C 產業變化快速而結束店面,意外踏上爸爸的職涯路,成為計程車司機,「以前開著店生意就上門了,開車你繞半天也不見得有客人。」剛開始成為計程車司機,還抓不到開車的節奏跟慣性,「現在我都把客人當朋友,他才會回頭來找你。」他把自己當招牌,結交了許多乘客兼朋友。

「開計程車很好玩,可以遇到很多故事。」因為從小就跟在爸爸身邊,在他眼中開計程車不僅是開車,「我在路上看到車禍或事故,就覺得有責任要去處理。」他跟隨爸爸從事這個職業,更是傳承了爸爸的處事態度,自發地承擔起社會責任。

他談到 921 大地震時,跟著在救難協會幫忙的舅舅一起協助載送物資,連續 10 天的援助行動,每日台北至台中東勢數趟來回運送,只希望能盡自己的一份力量。他也聊到,某次從鶯歌載著一位女乘客,她要到三峽的恩主公醫院掛急診。車上,乘客一直喊著快喘不過氣了,他一路飛車載往醫院,協助女乘客就醫。雖然隔幾天就收到超速的罰單,但他甘之如飴,「錢再賺就有,生命不是用錢可以賺來的,不管後座載的是誰,我都把他們當家人,只想他們平安。」他傳達出從事這個職業最重要的任務。

遭人誤解也無妨,只關注真正有意義的事

還有一次特殊的經驗,某個大年初一的清晨 6 點,路上人車稀少,他在台北車站旁的天成飯店排班。突然,一台公車直衝撞上忠孝西路上的紐澤西護欄,被嚇到的他,擔心是公車司機因心肌梗塞而撞車,趕緊衝到公車旁查看,這才發現那是一台無人駕駛的公車,疑似機械故障暴衝,幸好車上跟路上都沒有人,無人受傷。

不過,秉中大哥前往查看的照片被傳上網路,他又因此上了新聞。記者在報導中寫著:「這個司機誇張!開公車撞護欄後棄車就跑。」該名記者沒有求證,以為他是公車司機自撞護欄。

當他笑著說這個烏龍報導時,我問他,會不會生氣被亂寫?他回:「我們都是以善為前提,人沒事就好了。」他總是以真切的態度,面對人生真正有意義的事,至於其他的,對他而言都是雲淡風輕,無須在乎。

人生最大憾事:錯失助人機會

人生至今覺得遺憾的事,就是 2015 年 6 月 27 日,那天秉中大哥從凌晨 4 點的機場接送任務開始跑車,連續開了 18 小時,直到晚間 10 點多正準備回家途中,突然跳出一個叫車任務,上頭寫著「八仙樂園來回」,他第一時間心裡笑說:「三更半夜是要去八仙樂園抓蚊子喔!」心中猶豫著是否要接任務,但想到自己累了一整天,安全至上,還是決定回家。

隔天一早醒來看到新聞才知道,八仙樂園發生嚴重塵爆意外,造成多人傷亡。秉中大哥一邊看著新聞,一邊掉淚,因為八仙樂園位處偏遠的八里,來往車輛原本就很少,「啊!昨天叫車的是不是一個急著要去找孩子的父母?如果昨晚我接下那個任務,應該不僅能載出呼叫任務的乘客,更可以協助載出其他傷患了。」他對於自己沒能接下任務深感後悔,難過不已,「本來應該可以幫到他們才對。這是我到現在都還很遺憾的事。」

我對秉中大哥的想法感到驚訝,因為這只是一個閃過的任務,是一件誰都無法預料的事。但這就是他,總是看到別人的需要,想到自己的責任,他的良善,早在爸爸的傳承下灌注在他的血液之中。

一坪的空間裡,他看到了全世界,肩負使命、渾身正義感的秉中大哥,常在開車途中協助各種大小狀況。他無法接受不禮讓救護車的車子,「遇到不讓救護車,喇叭按都不理的,我就一直吹哨子!有些駕駛可能車內音樂開得太大聲,聽不到救護車鳴笛或喇叭,但這個高音哨誰都聽得到,一般而言都會讓的。」他認為只要將心比心,互相幫助,就能減少許多社會問題。

「很多事不能用錢來衡量,我覺得我在做一件對的事情,在做一個司機本分該做的事情,我不希望自己的一個疏忽或是一個私心,而造成什麼遺憾。我覺得救人這件事遠超過金錢的價值,即使再遇到一次,縱使我要洗車、被開紅單,我還是會做一樣的事情!」他堅定地表達信念,表情充滿著正義感和使命感,就像超人一樣。

「車裡就是我的世界,車上六面玻璃,乘客看到的都只是一片小小的窗,都只是一直路過的景象,但我看的是大大的擋風玻璃,我看出去的世界是沒有盡頭的,是一直向前進的。」在這一坪的空間裡,秉中大哥看到了一直向前邁進的寬廣人生。

(本文出自《計程人生》,商周出版)

mdi-tag-outline 自我管理
計程人生
延伸閱讀
加入經理人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