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一個國家的敗亡,都是「奸臣」的錯?隋煬帝楊廣的領導故事

2019-12-14 10:58:23
Managertoday
https://3.bp.blogspot.com/-oYZ-p57CA2o/Vmf7MEqM4tI/AAAAAAABidE/24T-e7hysBE/s1024/
隋煬帝楊廣執政末期,叛亂四起,越王楊侗派遣官員元善達,輾轉穿過叛軍占領的地區,到江都向楊廣面報戰況:「李密的百萬大軍向東都(洛陽)進逼,目前東都已無糧食。陛下如能早回,烏合之眾的叛軍就會潰散,否則東都

隋煬帝楊廣執政末期,叛亂四起,越王楊侗派遣官員元善達,輾轉穿過叛軍占領的地區,到江都向楊廣面報戰況:「李密的百萬大軍向東都(洛陽)進逼,目前東都已無糧食。陛下如能早回,烏合之眾的叛軍就會潰散,否則東都將不保。」

元善達邊說邊哭泣,極為悲痛,楊廣也顯得心情沉重。大臣虞世基在旁聽完後說:「越王年紀還小,都是他們這班人騙他,如果真如元善達所說的那麼嚴重,為何他能穿越敵區來到這裡?」

楊廣一聽大怒說:「元善達,你膽敢在殿上欺騙侮辱我!」便命令元善達穿過叛軍占領的區域,前往東陽地區催運糧草,導致他在途中被叛軍殺死。此後,再也沒人敢向朝廷報告軍情。

虞世基外貌挺拔,所言所行大多符合楊廣的期待,深受楊廣的欣賞和信任,幾乎無人可以比擬。虞世基的親朋好友也仗著他的權勢,公開收賄,貪贓枉法,出賣官位,趨炎附勢的人絡繹不絕地到家裡拜訪。無論在朝或民間,對虞世基都極為厭惡。

由於虞世基不熟文官行政流程,諂媚的內史舍人封德彝,便暗中為他謀畫:官員的奏章有可能觸怒楊廣的,便壓住不往上呈;審理訴訟案件時,往往引用最嚴厲的懲罰條款;要論功行賞時,卻又盡量挑剔,使人只能符合最低獎賞標準。

隨著楊廣對虞世基的信任日深,隋王朝的政治與經濟日益崩壞。司馬光評論,隋煬帝楊廣的敗亡,都是封德彝的所作所為造成的。我想試著從「內隱追隨理論」(Implicit Followership Theory,簡稱IFT),來解釋司馬光的評論中肯嗎?

追隨者會揣摩討好上意,做出不同的追隨行為

所謂內隱追隨理論,是指人們心目中「『有效』的追隨者應該是什麼樣子」的一種概念化問題,隱含著領導者(或追隨者)對於追隨者個人的特質和行為的期望和假設。換句話說,IFT是在解釋:個人心目中「有效」或「優秀」的追隨者應具備哪些條件的理論。

近來有學者認為,除了「有效」追隨者的條件之外,應該也要包括「無效」追隨者的標準。而且在現實中,領導者往往會拿追隨者的「實際表現」和他「心目中的標準」進行比較,進而給予追隨者正面或負面的評價。

例如,當追隨者的表現與領導者心目中對於「主動追隨者」的標準相匹配或一致時,領導者就會對追隨者的主動性有更高的評價。相反地,當追隨者的表現與領導者心目中「主動追隨者」的標準不匹配或不一致時,領導者便會對追隨者的主動性有很負面的評價。

同樣地,如果領導者心目中認為優秀追隨者要能長袖善舞、口才便給、善於揣摩上意,他們就會給予老實木訥的追隨者很負面的評價。因此,為了符合領導者的期望或降低與領導者的衝突,追隨者就會運用策略來改變行為,像是更主動或開始揣摩上意,而這些行為又會反過來正向、或負向地影響領導者的行為及表現。

拍馬屁、阿諛奉承的部屬,是領導者的偏好造成的?

回到前述歷史記載,何以虞世基敢在楊廣面前,毫無根據地駁斥和指責一位忠心耿耿、冒死前來稟報軍情的官員?他又為什麼敢毫無顧忌地讓他的親朋好友公開收受賄絡、賣官賣爵?又何以封德彝膽敢破壞公文流程、操弄賞罰的規矩?

從IFT來看,楊廣和虞世基心裡可能都認為,優秀的部屬應該要能揣摩上意、阿諛奉承,為主子分擔解憂,因此當兩人以阿諛奉承的手段,各為其主子分擔解憂時,他們的行為應該與其主子心目中優秀追隨者的標準是相匹配的,自然都可以得到主子更高的評價和信任。

試想,如果楊廣和虞世基心目中優秀追隨者的標準是對上不拍馬屁、不阿諛逢承、敢於冒犯長官而提出諫言、奉公守法、忠於職守,封德彝可能就不會做出那麼嚴重的破壞體制、諂媚奉承的行為。

因此,司馬光說隋朝的國力日益衰敗,是封德彝的所作所為造成的,從IFT的這個角度來看,這個說法是不太正確的。顯然地,楊廣才是主兇。

部屬自行定義的追隨行為,也會影響領導者的決策

從另一方面來看,領導者的績效表現不但受個人領導力的影響,也會受到追隨者的「追隨力」影響。過去在學術與實務上,焦點都放在領導者身上,幾乎把追隨者的角色給忽略了,但事實上,追隨者在領導者的領導過程中,扮演著遠超過我們想像的重要角色。

從IFT來說,追隨者應有的理想行為和特質,既可以從領導者的角度來看,也可以由追隨者自己來定義或決定。上述封德彝的追隨表現,即使不是他想去滿足虞世基或楊廣的期待,封德彝仍然有可能自我定義追隨者的理想行為(如揣摩上意、諂媚奉承),以操弄或影響其主子的領導行為和決策。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司馬光對於封德彝的評論,似乎也有理論上的正確性。

現代的組織,追隨者的角色與影響力已愈來愈重要。無論組織績效好或不好,單單歸功或歸責於幕前的領導者可能已不再正確,因為幕後可能還有影響領導者在台上表現的「導演們」,他們叫追隨者

延伸閱讀 /

  1. 遇到昏君,你要當忠臣、還是良臣?
  2. 曾國藩的領導學:御將之道,不貴權術

圖片來源 / wikipedia

讀歷史學商戰策略,打造全方位品牌行銷!訂《經理人月刊》送《秦始皇︰一場歷史的思辨之旅》+《品牌之父艾克終於說出的品牌王道》,優惠價2,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