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塊錢找到理想工作,應屆畢業生做得到嗎?


(本文作者奥美副總裁:古里奧;古里奧臉書連結:古里奧 Coolio Y.;古里奧微信公眾號ID:coolioyang)

工作的意義,若沒有做過很多很多,又怎麼會有深刻的體會?

這個故事你可能聽過,美國一位小文案 Alec Brownstein 為了進入大廣告公司做高級文案,透過 Google 的 Adword 購買了五位創意總監的名字。
 
因為他知道這些人會搜索自己的名字,所以在關鍵字競價的廣告上,他寫道:「搜索自己的名字很有趣,跟我一起工作更有趣。」(Googling yourself is a lot of fun. Hiring me is fun , too.
 

谷里奧

結果這個孩子獲得了四次面試的機會,其中兩個面試給出了 Offer,Alec 成為了紐約 Y&R 的一名資深文案。
 
整個求職過程,花費 6 美元。

又到了畢業求職的季節,很多剛畢業的孩子都著急自己的未來,他們總是幻想可以像 Alec 一樣獲得自己夢寐以求的完美工作。
 
但最近幾年我卻對招聘應屆畢業生越來越保守,不太願意敞開面試這些初生之犢,不是他們不像 Alec 一樣聰明,出彩,而是對於工作、職業、事業的想法,我愈發的覺得新生代不太明確。
 
我總想 Alec 的故事,我們的孩子為什麼做不出來?可能,是他們想的太多了,而做的卻不夠。
  

我就是要進頂尖公司

西蒙官人最近因為被應屆生強迫介紹去大廣告公司極其煩惱,甚至還寫文章「規勸」想進 O 記的孩子冷靜和後退。
  
當然他的風格一向比我刺激,對奇怪事也攻擊的非常直接。我招聘了這麼多年,見過太多「必須要進 O 記」的孩子,所以多少明白他們執著,甚至有些偏執的心理。( 《西蒙官人:一盆潑給應屆生的涼水》原文
  
很多對廣告充滿狂熱的孩子認為,要成就一番廣告事業,就必須得進頂級廣告公司。
 
這個想法我覺得比較奇怪,這個世界上任何一個行業都不是由一間公司創造的。當然每個行業都有頂尖公司,但不進入頂尖公司就做不了事情嗎?
  
中國六千多億的廣告市場也不是這一家公司創造出來的,甚至還有很多其他精彩的公司,在不同的領域裡面領導著行業的前進。
  
退一步說,就算「要進就進最好的公司」的心態值得鼓勵,我們恐怕也要掂量一下為什麼頂尖的公司要錄用我?
 
是因為自己是頂尖高校最佳成績畢業,還是拿過頂尖國際獎項,還是某項技能特別超群?
 
這麼說雖然現實,但我們作為面試官,找的無非也就是這些與眾不同的閃光點。哪怕是比別人更吃苦耐勞,更願意忍受精神和肉體的鍛煉,也算是亮點之一。
 
如果沒有,一廂情願的「想」進入某個公司,就真的只是想想而已。  
 

團隊不能太差,工作不能無聊,工資也不能太低

這幾年應屆畢業生對工作提出的要求逐漸變高,且這些高標準似乎成了某種「必須」 。
 
我聽到很多初入職場的孩子,抱怨工作環境、工作流程、公司文化、同事關係、客戶要求以及薪資待遇。
 
有時候聽多了,我也被洗了腦,感覺這個社會確實不太對得起他們。他們值得擁有更好的,所以勸他們趕緊另謀出路,找更好的機會。
 
這個商業世界什麼時候變成了完美的代名詞?我也不清楚。
 
更讓我困惑的是,不知道這些孩子是從哪裡學來的衡量工作好壞的諸多緯度和標準,他們對工作的挑剔程度遠遠超過了我們對他們的挑剔程度。
 
我們可以忍耐他們的浮躁、無知、粗心甚至無禮,但他們卻不可忍受工作的很多基礎要求。
  
當我們調侃實習生或剛畢業的學生不會用影印機,不知道怎麼登錄微信後台時,他們已經對我們這種調侃表現出了極大的不滿,覺得自己沒有得到必要的尊重。
 
大多數的時候他們覺得自己不懂是應該的,公司有責任有義務教會自己,在教的過程中自己的收入不可以低於同學,而當碰到自己做錯的時候,應該得到原諒和鼓勵。
 
好吧,大多數的時候我們盡量這樣做,但初衷是不想他們太早接觸社會的殘酷,而到最後,我總驚奇的發現他們會在一個我意想不到的地方覺得職場太苦,想要逃離。
 

我是誰?我的未來在哪裡?我應該怎麼辦?

我習慣跟不同職位的同事不定期閑聊,一方面了解跟多團隊和他本人的情況,另一方也可以對其他同事的情況進行側面了解。
 
這些聊天的總體感覺是,越是資淺的同事跟我聊的內容越宏大,經常要花好多個小時跟他們聊行業的未來,公司的方向,以及他個人的職業規劃。
 
對世界充滿好奇,喜歡問哲學性問題是好事,我願意陪他們聊聊人生和遠方,然而沉溺於其中,總是跟未來糾纏不清,卻不願意關注眼前的事難免讓人覺得有些眼高手低、不務實。
  
記得有一次一位放棄了外地實習機會來上海加入我們的實習生,在下班之後忐忑的來打斷還在加班的我,試探性的問是否可以聊聊。
 
我放下正在著急的事情,請她坐下。她告訴我自己很沮喪,因為她的上司覺得她不適合做現在在做的工作。她現在開始懷疑自己,以及自己是否還適合做廣告?
 
我問她「是什麼具體的事情讓她的上司感受如此,比如是文件不能及時做完,還是做的質量不高,還是總是理解不對?」她含糊其辭,說不出什麼。
  
我說你的上司應該不是第一次這樣說了,「請問你從第一次開始被批評到現在,做了什麼來改進自己的表現?」她又再次含糊其辭。
   
「所以你什麼都沒做?」我有些驚訝。
  
「我盡量去做那些我自己感興趣的事情,我感覺自己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可以更投入,可是她(她的上司)還是說我做的不夠好,所以我感覺自己不適合做這份工作。但如果我回家去,我會被笑話死的,當初我放棄所有來上海進入這麼大的公司,結果現在要灰溜溜的回去。」她說的自己都要哭了。
 
我已不知道從何說起,只能請她好好跟自己的領導聊一聊,認真的記錄下來自己到底哪裡做不足,再從每一個點去改善。
 
這個孩子可能不知道,在她鼓起勇氣來找我之前,她的領導已經跟我反映過她的情況。

連 Outlook 怎樣用都不太清楚的孩子,她的領導感覺基礎不好,但教導她其實不累,不能舉一反三,不能嚴格執行,才讓她的領導徹底放棄。
 
然而當我跟她本人說工作之餘應該多看些軟件教程時,她卻要跟我討論是否不應該繼續做客戶服務,而轉行去做文案。
 
Alec 的故事發生在 2010 年,七年過去了,他現在已經是一間甲方公司的創意副總裁。
  
很多人都知道 Alec 用了一個非常創意的方式給自己找到了工作,然而很少人知道,其實在這之前,Alec 已經在 BBDO 以及陽獅集團做過文案的實習生和初級工作。
  
雖然我不認識他本人,但我相信當他決定用谷歌關鍵詞購買的方式找到新工作時,他腦子裡肯定不是在盲目的追求最頂端的公司,也並不苛求找到所謂「公平」的工作待遇,更沒在權衡自己是否適合廣告文案這份工作。
  

工作的意義,不做過很多很多,又怎麼會有深刻的體會。

以上,同行見笑。

延伸閱讀 /

年輕人找工作,該上的是「戰艦」!千萬別誤闖養老院
年輕人剛出社會,不用急著做職涯規劃!給工作者的 3 個建議

(本文出自「古里奥」臉書,原文請點此


古里奧

COOLIO 古里奧,新型態營銷人,奥美副總裁,奥美社交上海負責人,我是個喜歡沒事寫點東西的廣告人,做的是新型態營銷,每天都會碰到很不不一樣的人事物,想分享跟切磋的同行,可以關注我的公眾號古里奥(ID:coolioyang)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