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肇東專欄】從博物館看日本的文創底蘊


八月的建築之旅參觀了5間類型迥異的博物館:多治見市馬賽克磁磚博物館(藤森照信設計)、春日井市齒科博物館(隈研吾設計)、東京天王洲建築倉庫(ARCHI-DEPOT Museum)、名古屋犬山市明治村博物館帝國飯店,以及東京池袋自由學園明日館(二者皆為美國Frank Lloyd Wright所設計)。

馬賽克磁磚博物館是建築頑童藤森照信所設計,外型輪廓有點像馬鈴薯在大片草坪上,和市民廣場共用一個廣大的開放空間。一樓設有體驗工房,讓遊客用小馬賽克去黏貼相框,在我參觀當天是滿座的,有許多不同年紀的親子都興趣盎然的投入實作;一樓還有紀念品店,玄關處擺了一部貼滿馬賽克的汽車,成為打卡的標誌與熱點;二樓是磁磚產業引進日本及推廣的歷史,說明了磁磚是「因人和街道而生」;三樓設有展示室及畫廊,介紹磁磚製造的工藝,並有多種特殊花紋的磁磚樣本;頂樓四樓是一個挑高的展示空間,依據藤森照信對世界磁磚的選品,陳列了幾件較大型或立體造型的藝術作品。

馬賽克磁磚博物館
溫肇東/攝影

「齒科研究博物館」座落在住宅區內,因基地不大加上棟距有限,只有很小的角度能拍照,館方還需時時提醒遊客別誤入隔壁或對面的民宅。外型是隈研吾最近作品常用的木頭裝置(微熱山丘東京南青山門市、台灣新竹The one南園風檐裝置藝術),由不同長度的二吋見方角木所交織而成的立面,在角木向外的切面漆上白漆,整體看起來像是有多顆牙齒整齊排列的意象。室內的展示空間及裝潢亦沿用相同的結構,展出牙科技術發展歷程中的相關物件,形成一獨特的展場經驗。

齒科研究博物館
溫肇東/攝影

建築倉庫位處品川區天王洲,是由傳統倉庫區的寺田倉庫所改造。建築模型是很多建築師事務所在爭取案件簡報時必須準備的道具(雖然現在已有3D動畫可以更擬真的補強),在比稿之後需要空間來堆放,一般事務所實在沒有多餘的位置,久了之後只能丟棄模型。日本建築文化保存協會(Archi Depot Corporation)提出「以保存建築文化及展覽為己任」為概念的新型態博物館,蒐羅了上百件多樣的日本當代作品,不定期舉辦展覽,從材質、設計、結構、空間運用等面向提供參觀者不同的體驗,領略建築的特色;一旁的小賣店則提供了做建築模型時可運用到的一些零組件及周邊商品,也相當有意思。

溫肇東/攝影

「明治村」位於名古屋郊外的犬山市,明治維新日本西化年代的許多建築拆遷後重新安置於此,成為讓人彷彿穿越時光隧道,回到百年前的一個村落。很多遊客都換上和服走在歷史街道、村落,更發思古之幽情。其中「鎮村」之建築即為美國建築師萊特為帝國飯店所設計的舊館玄關,1923年落成之後雖立即遭遇東京大地震卻絲毫未損,更增添了神話。萊特的風格展現在當地石材—大谷石和淺橘色磚塊的運用,很多細節處理地很精細巧妙,部分金屬的運用更是畫龍點睛。這個玄關及咖啡廳使用到1967年改建新大樓為止,拆後重建保留,算是對建築師最高的敬意了吧!

明治村
溫肇東/攝影

此行也參觀了萊特的另一個1921年的建築作品「自由學園明日館」。一個世紀前日本的西化,連教育、學校的設計也委請西方的建築師來操刀。不管是講堂、餐廳、教室、交誼廳,一樣都是講究光線的流暢,低層簷高度強調水平的外觀,採用幾何圖形的建材裝飾,是萊特「草原式住宅」的風格。窗型也是設計的重點,白天灑進的陽光照在原始家具桌椅之上,讓你能遙想當年在此受教育的學子之心境,在周遭都是傳統日式的環境下,能接受西方的空間及教育應有的優越感。1997年被指定為「國家重要文化遺產」,採取「只有使用才能好好地保存」的觀點,修復時補強,改善設施使其方便對外出租使用,舉辦講座、同學會、音樂會或懇親會等,達到創辦人羽仁吉一夫婦「生活即教育」的理念。

自由學園明日館
溫肇東/攝影

這次一共看了三家「蔦屋書店」,地點、商圈差異很大,各有特色。湘南T-site是由鄰近的三棟兩層樓建築所組合起來,在湘南新道上,因此成為附近住宅、社區的生活交流中心,週末在周邊空地上也有二、三十個臨時白色帳棚的創意市集共襄盛舉。店內書籍和相關賣店交錯設置,當然少不了星巴克和餐廳入駐,也有「蘋果」授權專賣店、百慕達(BALMUDA)等設計商品。加上有腳踏車專賣店和幫寵物洗澡、美容服務的店家,還有一個3D列印T-Maker角落,料理相關的書籍和餐廚用具特別多,「生活」是這間店很明顯的主軸。

第二家是地鐵中目黑站高架橋下的閒置空間改造。車站周邊本來就會有餐飲、食品販賣的場所,確實因蔦屋的進駐(當然含星巴克及可供休憩的一些位置)而吸引周邊原本就活絡的藝術、文青族群,或者一般上班族、家庭主婦,可以在辦公室與住家之間有一個可以喘息、聊天的空間,營業時間是07:00到24:00。

第三家是在銀座六丁目最新改建的銀座6(GINZA SIX),這基地原是銀座中央通假日「步行者天國」上較老舊百貨公司松坂屋。同一條街上的其他百貨及店家都已陸續改建、改裝,這是近來量體較大的一個更新案(谷口吉生設計),果然後來居上,有做出不同的風格。整個6樓挑高的中庭掛著草間彌生的南瓜(白底紅點),高低錯落,造成視覺上不同的風景。蔦屋是獨立在7樓,王不見王,在有限空間的聚焦以「藝術」和「日本文化」為重點,為銀座商圈注入藝術的能量,也吸引了滿座的愛書族。

建築是一個容器,要能和周遭的環境融合、呼應,又要能創造業主需求規格的空間,增益其展演的賣相與價值,透過動態的策展不斷地吸引人潮,是很快就能見真章的競技場。

延伸閱讀 /

  1. 【溫肇東專欄】從國際名廚交流,談台灣年輕人的「國際移動力」
  2. 【溫肇東專欄】從建築之旅看日本的文化與創新

溫肇東

創河塾塾長、政治大學科技管理與智慧財產研究所兼任教授

曾任政大EMBA執行長、科技管理研究所所長、創新創造力中心主任,為多屆研華TIC100、台灣工銀We Win、史丹佛GIT、東京大學AEA國際創新創業大賽優勝團隊指導、《工商時報》、《經濟日報》、《數位時代》、《經理人月刊》等專欄作者,並為超過90本「創新與科技管理」相關書籍撰寫推薦序,著有《左派商學院》、《創新的機緣與流變》。創河塾臉書專頁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