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超越花海的花博

2019-12-08 20:49:01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9-02/img-1551156944-29653@900.jpg
以往參觀過 1990 年的大阪園藝博覽會、2002 年荷蘭世界園藝博覽會、2010 年台北世界花卉博覽會、2012 年去瀋陽看其 2006 年的世界園藝博覽會場址,共同的印象是都有很「繽紛的花海」。這次台中花博雖有很多創新的構想及展出,卻獨缺傳統的「花海」,確實是一個「不一樣的花博」;此外,參與的國家似乎沒其他花博來的多。

以往參觀過 1990 年的大阪園藝博覽會、2002 年荷蘭世界園藝博覽會、2010 年台北世界花卉博覽會、2012 年去瀋陽看其 2006 年的世界園藝博覽會場址,共同的印象是都有很「繽紛的花海」。這次台中花博雖有很多創新的構想及展出,卻獨缺傳統的「花海」,確實是一個「不一樣的花博」;此外,參與的國家似乎沒其他花博來的多。

台中花博外埔園區小規模的花海
溫肇東

國際園藝生產者協會(Association of International Horticulture Producer, AIHP)是審核國際級園藝博覽會的機構,有嚴格的審核與監督程序,確保通過審核的博覽會能向當地及「全球的」遊客展現當代園藝的最高規格。

台中是 2012 年爭取到主辦權,初步選定后里為舉辦場地。2015 年在后里預定基地裡發現一級保育類動物石虎,決定摒除敏感地區留做保育用地,改為新增外埔及豐原葫蘆墩公園兩個基地,AIHP 肯定台中因保護石虎棲息地而做的展區調整,因此提高台中花博的層級為「世界級」,是台灣舉辦博覽會史上重要的里程碑。

我利用年假去了外埔園區和后里森林公園,並仔細看了《聆聽花開的聲音》和《台灣建築雜誌ta》兩本花博專刊。從中可以瞭解到台中希望辦一個「不一樣的花博」,非常強調「台灣主體性」,參與的設計師及策展人確實將台灣的 GNP(Green, Nature, People)發揮到極致,以至於「花」在這次活動當中只是主角之一,而不是唯一。花博設計長吳漢中以其人脈廣邀「設計社群」內的同儕一起飆創意,突破一些工程標案、公務採購的框框,完成一些不可能的任務,得到一些國際人士的讚賞;但廣泛直接去到現場的國內老百姓,似乎不容易理解策展單位這些用心和安排。

本次主題:花見新GNP(Green, Nature, People)中的各種農業達人心聲
溫肇東

前幾個月播映的日劇「下町火箭」第二季有異曲同工之妙,延續前幾集,最近這集的場景是以火箭零組件:如變速器、引擎等的技術,運用到「無人耕耘機」,內容主要是「未來的農業」和「日本的稻米傳統」。從太空科技及工業技術的競爭,「落實」到非常接地氣的綠色稻田,面臨少子化的日本農村,為何需要機器及自動化設備來維持其農糧政策和飲食文化。
在台中花博的外埔園區主要是「樂農館」和「智農館」二個展場,當然館外的景觀設計(Landscape Design)、地景藝術營造(Land Art),也有可觀之處。園區入口有很大的石虎意象裝置,石虎和雲豹是台灣瀕臨絕種的稀有動物。園區內的步道寬敞、沒什麼坡度、有多處廁所設施,飲食、表演都有專用場地,連結這些地方的通道也不乏花卉的布置,天氣不太熱的話,還算賞心悅目的行程。

樂農館規劃以稻米、水果、香菇及茶葉四種農產為主,策展人龔書章希望讓花博從純花卉的欣賞,轉成和農業與生活更相關,可以「一方地、千畝田、三個翻轉」來總結他的策展。第一個翻轉是將原先自然館改成樂農館,讓參觀的人認識台灣食農多元文化;第二個翻轉是找了一群年輕人進行一年的田野調查,和青農、老農溝通,並拍攝了很多影片,在現場可以感受到空間,看見環境生態,也看到許多地景,還有農業達人的心聲;第三個翻轉是整個展場是開放的地景空間,尤其在二樓的廊道一眼可綜觀全景。

智農館主要展現「台灣帶給世界的禮物」,即我們的「農業智慧」和「智慧農業」。台灣在植物保育上的努力,包括有名的蝴蝶蘭之外,還有許多平日不常見的品種。因台灣的地形、生態有許多熱帶、亞熱帶特有的植物和品種,還有來自世界各地的珍稀物種、台灣瀕臨滅絕的原生植物,以世界級的視野展出植物保育現況及重要性。在智慧農業的部分展區有農食方舟、神農奇技、愛農愛諾,都可看到跨界的痕跡,有深化花博以及農業的企圖和意義。

全世界土壤可分為十二種,除了永凍土,台灣就包含了十一種,反映了台灣在生態、物種甚至地質上的多元性。
溫肇東

后里森林園區從后里火車站下車,經由「花步道」抵達園區入口,就可看到這次的主視覺作品及精神地標—豪華朗機工及多家伙伴合作的「聆聽花開的聲音」這項裝置藝術,不同於台北花博夢想館的裝置藝術「綻放」,這次「機械花」工程的挑戰更大,且在室外。接著就會看到半透明環狀的遊客中心,以及還沒入園就看到很多人排隊的「發現館」,其中有八個空間互相呼應,透過五感體驗講述不同海拔的生態環境與動植物。園區最終的地方就是林舜龍創作的「天上掉下一顆種子」,使用孟宗竹和桂竹編出一個直徑十二公尺、種子形狀的結構。

本次花博的地標是由豪華朗機工和多家伙伴合作的「聆聽花開的聲音」
溫肇東
林舜龍創作的「天上掉下一顆種子」,使用孟宗竹和桂竹編出一個直徑十二公尺、種子形狀的結構
溫肇東

這個展區還有很多企業館,包括邀請隈研吾設計的台開積木館、友達、故宮、台中精機,也都吸引不少人排隊;代表原住民的「祖靈之眼」和「舞動之心」也很熱鬧;此外,還有日本、馬來西亞、泰國、韓國、蒙古等外國館,都採較開放式,很方便照相、打卡。整個森林園區可說是內容豐富、琳瑯滿目,想呈現的東西太多,讓場地有些擁擠,人多的時候幾乎沒有喘息的空間。

此次的展區都不在都會區內,交通是一大問題,大會也都盡心力做了各種接駁安排。像這種規模的會展其實是考驗我們能否升級到「服務社會」的測試,尤其要辦成對國際人士友善,各種說明、指示是否充分?讓來者都能滿意、滿載而歸。另外是「後花博」,這些裝置和建設的投資要如何持續活用和維運?當初在策展和規劃時是如何思考?或者籌備過程中動員起來的活力,是否能順勢爭取台中為「世界設計之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