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才不是我的錯,都是你害的!」這種主管有什麼事?從心理學角度談問題老闆

2019-11-20 14:43:51
Managertoday
https://3.bp.blogspot.com/-1aExXFnlPQM/V39XONLFTNI/AAAAAAACyHA/xqLmdGBQSAwdVU44QX9X36oB9nWzXgViwCKgB/s1280/bigstock-portrait-of-young-angry-man-52068682.jpg
身邊總有些人,即使你提出有憑有據的論述,他也不見得會採納,總是堅信自己的既有想法;甚至做錯決定、說錯話,也不肯認錯。碰到這種人,尤其是你的上司,該怎麼讓他們看清自己所做的決定,其實是基於不正確的邏輯呢

身邊總有些人,即使你提出有憑有據的論述,他也不見得會採納,總是堅信自己的既有想法;甚至做錯決定、說錯話,也不肯認錯。碰到這種人,尤其是你的上司,該怎麼讓他們看清自己所做的決定,其實是基於不正確的邏輯呢?

當 Steve 的老闆 Tom 錯誤地開除了公司 IT 部門的主管之後,在組織裡造成了嚴重後果。幾個能力最強的 IT 人員群起罷工,造成整個部門一團亂,公司的主要營運活動也暫時受阻。

儘管這個人事決定造成了內部動盪,Tom 卻怎麼樣都不肯承認自己犯了錯。IT 部門確實一直都有些問題存在,但是每個熟悉現況的人都知道,問題其實不在於該部門的管理方式,而是出在公司所委託的一家協力廠商,而那家顧問公司正是 Tom 雇用來的。

Steve 早就提醒 Tom,千萬不可以讓 IT 主管走人,對方卻充耳不聞。他不但拒絕聽進旁人的建議,還在所有資訊都指向與他認知到的事實相反的方向時,堅持自己的決策是正確的。老闆 Tom 反駁了史蒂夫所說的一切,甚至還指控 Steve 要為這一切亂象負責,誰叫他在最一開始要介紹那個 IT 主管進來公司上班。

當事實擺在眼前,有些人就是會睜眼說瞎話

仔細回想起來,Steve 了解到,Tom 的行為其實有一個固定模式。他過去也做過許多明顯有錯的決定,但是每當事實擺在眼前時,他還是會一概否認。

有一次情況是這樣的:Steve 建議,公司旗下一家生產甲烷、氨和其他有毒物質的工廠,是時候該要轉型了,並且提出了必須改變的理由,但是 Tom 拒絕聽他的說明,認定溫室氣體有害的說法毫無根據、根本沒有獲得證實。

Tom 這種死不認錯、否定事實的習性,在一場特別召開的公司董事會議上,終於走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那場會議召開的本意是為了解決 IT 部門面臨的困局,但是公司眼下正被外界視為一個嚴重污染者的惡名,意外成為了引爆點。董事會成員一致通過一項不信任動議,逼得 Tom 除了辭職,毫無退路可選。

事後,當被問及對於事發經過有何評論時,Tom 指控了幾個公司董事,結夥密謀要對付他。很顯然地,他自覺遭受到完全不公平的對待;而且他是在對的那一方。

否認現實的防衛心理,是為了讓自己不受質疑

拒絕承認和否定壓倒性的證據,是被稱為「否認主義者」(denialist)這類人的著名伎倆。

根據《牛津字典》的定義,否認主義者會在:

即使已經有大量科學或歷史證據支持的情況下,仍然拒絕承認某個概念或主張的真實性」。

究竟否認主義者是受到了什麼所蒙蔽,致使他們昧於現實,非得要抱持特定的信仰體系?答案是一個令人畏懼的、根深柢固的防衛機轉(defense mechanism)。

防衛機轉是當我們身處在高度混亂的情境期間,所啟動的一連串複雜的認知過程,目的是保護我們的心理均衡狀態,不受焦慮或衝突干擾。為了維持他們世界觀,並且讓他們立場顯得合理或合法,否認主義者可能會訴諸於謬誤的邏輯,或是設法扭曲、遺漏或誤傳與他們意見相反者的立場。

否認主義者的特質:逃避現實、深信陰謀論

我們大可以假設,以前述湯姆的例子來看,他之所以拒絕接受公司裡所發生一切的真相,是試圖要保護自己。他拒絕面對事實的行為,而且即使在被開除之後依然如此,顯示出他沒有能力面對現實。

凡事喜歡責怪他人的這種傾向,也凸顯出容易否認現實者的另一個顯著特質:他們生性多疑,而且是陰謀論的信奉者。我們知道,懷疑是妄想型人格的主要特徵。

否認主義者和多疑者都會扭曲現實,他們會使用過濾器來詮釋這個世界,把注意力聚焦在特定的想法和獨立事件之上,只為了證實他們先入為主的觀念,認為世界本應該呈現什麼面貌。在他們搜尋答案的過程中,他們幾乎不會去留意理性的論述,除非是為了從那些論述中,找到某些可能會證實他們自己觀點的面向或特色。不管是否認主義者或懷疑論者,他們都是合理化自己言行的高手。

了解自己在閃躲什麼,多結交與你觀點不同的朋友

我們現在所面臨的問題是,該如何應付否認主義這樣難以根除的力量?

在社會層面來看,可能需要花費相當的心力去創造一個轉折點,氣候變遷就是一個好例子。有時候,唯有出現一個嚴重的危機,才能夠撼動否認主義者,停止他們的幻想。

在個人層面上可能就比較簡單,可以從承認防衛機轉的存在開始。有些反覆發生的負面經驗,像是一系列造成傷害的關係,或是與一個成癮行為有關的負面副作用,都是很清晰的警訊。

然而,要讓否認主義者坦誠面對這些警訊,可能還是很困難。為了真正在情感面上產生影響力,我們需要大量的心理學上的柔道(psychological judo)。運用溫和、開放式的問題會是一個好的開始。這樣的方法可能有助於否認主義者,著手探索他們究竟在逃避什麼,並且達到自我了解的境地,而非強迫他們面對事實。

我們開宗明義就要很清楚地說明,沒有人擁有全部的答案。針對他們的邏輯的有效性,要設法促成和鼓勵開放的對話。團體運作的方式可能會更有效。團體的動力可能會提供一個集體的推力,幫助否認主義者對於真正發生的一切有明確的理解。

然而,無論我們嘗試做什麼,只有否認主義者能夠把他們自己帶離否認的道路,而且只有當他們選擇真相的時候,這一切才會發生。

要避免否認主義發生,第一步就是要讓我們的周遭充滿具有不同觀點的人,他們會挑戰、質疑我們的意見和假設。

我們每一個人身邊都需要有一個刻意跟我們唱反調的人。當然,像湯姆這樣的人,要是他不願意接受不同觀點的挑戰,問題將永遠存在。

延伸閱讀 / 寧願當基層也不要升主管!不是員工沒有上進心,是公司制度有問題!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本文英文標題為〈Blinded by Belief〉,作者 曼弗雷德·凱茨·德·弗裡斯 Manfred Kets de Vries 是 INSEAD 領導發展與組織變革傑出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