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把鐵道變景點 日賠錢公司氣勢直逼Line

2019-11-22 06:16:26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6-11/img-1479880981-13022@900.jpg
攤開財報,JR九州集團營收自2010年度起連續六年都正成長,去年度上看新台幣1200億元,而鐵路本業在民營化近三十年後,今年度有望首度轉虧為盈。

十月二十五日,與台灣高鐵幾乎同時間,日本九州旅客鐵道(以下簡稱JR九州)正式掛牌上市,籌資上看四千一百六十億日圓(約合新台幣一千二百九十億元),發行價不但是高鐵的五十倍,更是日本今年僅次Line的第二大IPO案,使JR九州市值暴漲超過兩成。

攤開財報,JR九州集團營收,自二○一○年度起連續六年都正成長,去年度上看新台幣一千二百億元,而鐵路本業在民營化近三十年後,今年度有望首度轉虧為盈。日本投資網站株一預測,今年JR九州的本益比將高達十五倍,比起營收為其四倍的JR東海的本益比九.五倍,前景一片大好。

掌握商業動態,培養管理思維,訂閱商業周刊及經理人各一年,提升職場超能力!>>

負債關鍵變賣點

偏遠卻有美景,轉攻旅遊財

回想一九八七年,當時日本國鐵經營不善,民營化後依照地域分拆成七家JR公司,卻是讓JR九州深陷虧損的開始。

比起穿梭於人口密集的本州線路,JR東日本擁有東京首都圈人潮,JR西日本貫穿京阪神,原本就是國鐵的金雞母。JR九州不但地處偏僻,設備也只能接手都會區十年以上的二手車廂,被稱作是「列車墓地」。民營化第一年,立刻陷入逾二百八十億日圓的虧損,鐵路事業至今近三十年從不曾打破赤字魔咒。

扛起偏鄉運輸的重責大任,是JR九州丟不掉的沉重包袱。全長二千二百公里,是台鐵總路線的兩倍長,但地方線只是無法回收的賠錢貨,就連兩大城博多、熊本之間,平均載客率也只有五○%,「一半只是在運送空氣,」連自家幹部也忍不住興嘆。

「當時沒有人認為我們會有上市的一天,」現任JR九州會長、被日本財長麻生太郎讚譽為「點子王」的唐池恆二接受《彭博》(Bloomberg)專訪時直言,最慘時虧損額曾逼近總營收的三成,做一天就賠一天。正因先天條件不佳,如何逆轉手上的爛牌?成為轉型的關鍵。

「不再只是交通手段,坐車本身就是旅行的目的,」九州鐵路沿線盡是未開發的壯麗山景,加上稀疏的班表,正適合發展觀光列車。從民營化第二年起,從零打造特快車有明號、直達溫泉地的觀光列車「由布院之森」,一系列「D&S(設計與故事)列車」,一步步改變了九州鐵路的印象。

「只有五分鐘的車程,也是旅行,」在工業設計師水戶岡銳治的堅持下,就連一般的通勤車輛,內裝也使用新幹線等級的真皮座椅,讓乘客隨時有興奮的悸動感。因為每一個空間、每一瞥視線都有故事,才能從感官體驗中,打造最難忘的乘車回憶。

一舉將JR九州與觀光畫上等號的,則是二○一三年推出的豪華臥鋪「七星號」。這列日本版的「東方快車」,七節車廂提供三十位乘客入住,造價就超過新台幣九億元。從飯店或航空公司挖角資深服務員,車上供應的盡是米其林等級的精緻餐點。光一個座位,四天三夜的頂級行程約要七十萬日圓(約合新台幣二十一萬元),最高吸引將近兩百人抽選,就連王貞治也向隅。來客其中的兩成,還是意猶未盡的回頭客。

車站變娛樂商城

帶進經常利益上看六成

在觀光領頭下,JR九州持續擴張交通版圖,既然速度比不上航空、價格比不上長途巴士,便進入門檻較低的船舶業,將偏鄉的劣勢化為地理位置上的優勢,開拓韓國釜山到福岡的高速渡輪航線,不到三小時的航程直接帶入觀光人流。

為了深植觀光資本,JR九州轉向開發商業設施,將商店街從車站內,一路延伸到車站外。尤其積極發展九州境內的不動產業務,像是飯店、車站大樓和公寓經營,一列列觀光列車帶入的不只是旅客的消費,更帶動房產價值提升。

二○一一年,博多車站共構設施「JR博多城」開業,將原本車站的「點」,向周圍商圈的「面」持續擴散。與其讓觀光客還要再四處尋找名產美食,不如蓋一棟集結數百間特產商店、免稅藥妝、餐廳、電影院的大型綜合娛樂商場,把消費集中留住。去年四月,「JR大分城」接力開張,第一年就吸引二千四百萬旅客到訪。做為成長引擎,車站商城引進的經常利益已上看六成。

「極盡所能使九州重現活力,是我們建設街道的目的,目標是成為一家綜合的造鎮企業,」JR九州社長青柳俊彥說。走過今年熊本地震,JR九州一次次克服先天不良條件,從核心能力中尋求轉機,才有機會從夕陽產業中走出自己的路。

延伸閱讀 /

1. 雞肋策略奇襲!小品牌踢下蘋果、華為

2. 斯里蘭卡女婿出征 台灣糖果賣到43國

圖片來源 / Gala8357 via wikipedia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商業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