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市占不到 5%、年燒政府 6700 萬預算!台灣Pay會被「砍掉重練」嗎?

2019-11-13 01:25:49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9-10/img-1571721920-65734@900.jpg
台灣Pay目標打造QR Code共通支付標準,提升國內行動支付使用率,目前已拉攏9家電子支付業者欲加入共通規格,但業者其實各自有盤算...

過去一周,外界對於「台灣Pay」的批評沒有少過。立委許毓仁認為,目前台灣Pay旗下行動支付市占率不到 5%,導入商家也非常少,民眾熟悉度也不佳,且今年光是 8 家公股行庫推廣台灣Pay的行銷預算,就高達新台幣 6,745 萬元,明年恐怕需要整個「打掉重練」。

似乎認為外界有太多誤解,台灣Pay董事長林國良大動作臨時召開記者會,強調台灣Pay不和其他業者競爭,重點是要打造 QR Code 共通支付標準,因此沒有「打掉重練」的問題;央行也認同說,台灣Pay未來有助於提高行動支付使用率。

回到最根本問題,台灣Pay到底跟你我的生活有什麼關聯性?

不做品牌跟業者競爭!台灣Pay董事長:我們是中立平台

針對立委批評台灣Pay旗下行動支付投入大筆行銷預算,市占率仍沒有成效。台灣Pay董事長林國良端出數字回應,截至今年九月,串接商家數超過 9 萬家、整合生活帳單與稅單逾 5,700 種、可使用卡數達 949 萬張卡、交易金額逾 520 億,且 1 到 9 月的交易金額,是去年同期成長的 3 倍。林國良認為,台灣Pay業務推動已初具成效,沒有打掉重練的問題。

台灣Pay不只做行動支付而已,還承擔「支付大平台」的重任,目標制定 QR Code 共通支付標準,解決市面上支付工具各有一套規格。台灣Pay這套共通標準,能解決商家多對多串接、民眾下載一堆 App 的困擾,無論是支付業者發展的「自有錢包」或加入「共用錢包」,都可以加入「共通支付標準」與服務網絡,讓一般民眾及商店都能用更低的門檻使用行動支付。

台灣Pay的背後,是由跨行支付結算機構財金公司所主導,本身是一個「中立平台」角色。現在大家之所以可以 24 小時跨行提款,就是財金公司在背後推動金融跨行資訊系統、即時跨行結(清)算業務等。

台灣Pay與一般支付品牌不同,核心任務是要推動「QR Code共通支付標準」。
攝影 / 高敬原

一直以來,財金公司的任務都是在打造台灣金融基礎設施。現金時代做跨行轉帳、提款;邁入行動支付時代,則是制定共通 QR Code 標準。銀行的客戶,能藉由銀行行動網銀連結台灣Pay,進行掃碼支付與轉帳等功能。

這可以用信用卡交易來理解,各家銀行分別發行自己的信用卡,刷卡機幾乎都能收款交易,這背後就是靠 VISA、Mastercard、JCB 這些國際組織的共通標準,讓消費者無論持有哪一家銀行的卡片,有刷卡機幾乎都可以消費。

目前台灣Pay除了 8 家公股銀行外,還有上海、台北富邦、國泰世華、中華郵政、永豐、玉山、台新、中國信託、以及淡水一信、農金資中心、南農中心等 22 家民營及基層金融加入,預計今年底,會再增加 6 家。

財金公司主導的台灣Pay,就是要成為中立平台角色,確保 QR Code 支付效率及交易安全,前端商戶與消費者則由各支付業者經營。中央銀行也表示,台灣 Pay QRCode 共通支付標準,是希望國內支付業者都能公平、自由加入,「 有利不同品牌支付業者互聯互通,以提高行動支付使用率 。」

加入共通規格,談何容易?電支業者各自有盤算

不只在國內推動共通標準,考量到海外遊客需求,台灣Pay已在去年 11 月,整合「EMV 國際通用掃碼支付」,這也是今年 VISA 在台灣市場的重點策略之一。

除了目前支援的金融卡、信用卡,台灣Pay下一步規劃將電支、電票業者也納入共通標準內 。現階段已經跟街口支付、歐付寶、橘子支付、簡單支付、國際連 5 家電子支付業者,以及悠遊卡、一卡通、icash、有錢卡 4 家電票公司,共 9 家完成 MOU 簽訂,未來《電子支付機構管理條例草案》通過後,會把電票及電支機關條例合併,將建置電支電票跨機構共用平台,意味屆時台灣Pay 成為支付大平台,點開後消費者想用哪家自行決定。

今年VISA在台灣市場,也力推國際通用的「EMV®國際通用掃碼支付」標準。
Visa

然而簽訂 MOU 並不保證日後一定會加入台灣Pay共通規格,目前主流的支付業者是怎麼想的呢?以 LINE Pay 一卡通、街口支付兩大代表性業者來說,都有各自的 QR Code 規格,兩家業者都一致表示,規格整合牽涉系統變更,需要改動的技術成本非常高,此外這些業者已握有高市占率,自然沒有變更規格的急迫性與必要性

台灣Pay共通規格想法雖好,未來是否能順利整合,仍有不少挑戰在前方。

(本文出自數位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