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發霉華堡」當新廣告主角,漢堡王這又是哪招?

2020-07-10 01:52:39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20-02/img-1582270596-35164@900.jpg
食物廣告通常都光鮮亮麗,漢堡王的最新廣告卻反其道而行。

食物廣告通常都光鮮亮麗,旨在刺激消費者食欲,但漢堡王的最新廣告卻反其道而行,拿著高清攝像機記錄自己的招牌皇堡腐敗發霉全過程。

挺拔的生菜逐漸塌萎,毛茸茸的白色菌落從肉餅開始生長,蔓延至麵包和蔬菜……

藉廣告,宣傳新華堡「無人造防腐劑」

在最新廣告《The Moldy Whopper(發霉華堡)》中,漢堡王用鏡頭記錄了華堡在 34 天裡「變壞」的過程,並在最後將這通常情況下看了倒胃口的影像稱為「 The beauty of no artificial preservatives(無人造防腐劑之美)」。

藉著這個廣告,漢堡王隨之公布,現在他們已經在超過 400 家美國門店推出無人造防腐劑的華堡,今年年底還將普及到所有美國門店。與此同時,漢堡王表示他們 90% 的食品原料均不含人造的色素、調味劑和防腐劑,而且從所有食物中去除了味精和高果糖玉米糖漿。

一如既往地,漢堡王這個廣告其實也有諷刺老對頭麥當勞的意思。

酸對手,麥當勞漢堡防腐劑多,久放不壞?

Mental Floss

麥當勞的漢堡放了十年甚至二十年都不腐敗的獵奇故事,已經是不少網民熟悉到拿來做梗的內容。通常,大家會默認其不發霉腐壞的原因是大量防腐劑。

美國猶他州的 David Whipple 今年已經 70 歲了,他在 1999 年時麥當勞買了個漢堡來做項目展示道具。提案做完後,他順手就把漢堡擱在夾克兜里,然後就忘了。過了好一段時間後,Whipple 才發現它還保存得挺好,決定將這老漢堡放在錫罐裡保存。

Popular Mechanics

這個超過20歲的漢堡現在看起來有點怪,「你得湊得很近才能聞到味道,它聞起來已經不像食物了,倒是有點像舊紙板」,而且「硬的像石頭一樣」。

除了Whipple,冰島和澳洲都曾有人將漢堡保存了十年或以上,紛紛表示漢堡狀態一直挺好。

但這真的是因為防腐劑多嗎?

由於故事流傳之廣,官方在2013年終於忍不住出來澄清,強調漢堡不分解,不是因為防腐劑。

要分解,你需要滿足幾個條件—— 尤其是濕度。如果環境和食物中沒有水分,細菌和黴菌就沒法生長,因此食物也無法分解。看仔細點,你會發現那些漢堡都脫水般乾燥。

我們的肉餅裡沒有添加防腐劑或填充物,唯一添加的只有鹽和胡椒。

在獲獎紀錄片《大號的我》中,導演根・史柏路克曾將一系列麥當勞漢堡和薯條以及其它漢堡薯條放在同一環境裡觀察。

兩週後,普通餐廳的漢堡和薯條已經發霉了,而麥當勞的漢堡(巨無霸除外)雖然發霉得沒前者厲害,但也已經開始長出黴菌;到了第三週,除了麥當勞薯條,所有食物都已經長霉了;到了第十週,所有食物都已經噁心到不行,但麥當勞薯條看起來還挺不錯……

官方雖然說在肉餅了沒添加防腐劑,那漢堡的其它部分呢?由於食品成分公告不夠透明,我們得在2018年才獲得部分答案。

麥當勞在2018年宣布,旗下七款經典漢堡將取消使用任何人造防腐劑、調味劑或色素。具體來說,就是去掉了以前用在麵包裡的丙酸鈣、奶酪中的山梨酸,巨無霸特別醬汁裡的山梨酸鉀、苯甲酸鈉和乙二胺四乙酸鈣鈉等。從時間看來,麥當勞的「去人造防腐劑」宣傳還來得比漢堡王早呢。

雖然漢堡裡用了這些防腐劑,但我們從紀錄片裡也見到漢堡變壞。所以說,發不發霉,發霉速度如何,真不只是有沒有防腐劑就能決定的。

食品防腐劑,只是另個行銷噱頭?

一說到防腐劑,人們往往認為有害。其實,這是個很大的誤解。

我們首先得明確一點:廣義上來說,任何物質都是有毒的,離開劑量談毒性是耍流氓。

食品工程專業碩士錢程在「丁香醫生」的文章中寫道。

走在超市,隨手拿起一樣加工食品,基本上都會在其成分表中看到名字複雜的食品防腐劑。一般來說,只要在規定量內使用符合標準的防腐劑,都是安全的。

而且,如果是「為了不用防腐劑而不用防腐劑」,在原本就容易腐壞的食品中不加入合理的防腐劑,食品會存在安全隱患。

再者,錢程指出,大部分廣泛使用的食品防腐劑原本都是存在於自然裡,只是人類通過化學工業的方式批量製造,便於使用:

比如,常用的防腐劑苯甲酸就天然存在於藍莓、蔓越莓中;而另一種防腐劑山梨酸在很多蔬果中都存在,它本身就可以看做一種不飽和脂肪酸,經過人體代謝後會像其他脂肪酸那樣分解成二氧化碳和水。

說起這個,漢堡王這次宣傳也有避重就輕。他們雖然強調自己「不添加人工防腐劑」,但卻沒說完全不用防腐劑。

《華盛頓郵報》從漢堡王發言人得知,這次改變主要是將原本醃黃瓜裡的苯甲酸鈉換成乳酸,去掉蛋黃醬裡的乙二胺四乙酸,而原本麵包裡的用的丙酸鈣也將被替換成經培養的小麥粉。

他們正在用能生產丙酸的細菌替代丙酸酯。基本上就是一樣的防腐劑,只是換成天然來源,聽起來更好聽,就跟用芹菜粉來替代硝酸鈉醃肉一樣。

美國公共利益科學中心的高級科學家 Lisa Lefferts 解釋道。

這些年來,品牌對「健康食品」的宣傳,已經從其「蘊含XX 營養」轉變為「不含XX 物質」,而「不含人造防腐劑」也只是其中一個。

除了用本質上一樣的「非人造防腐劑」來圓條件外,不少商家更是在原本就不需要添加防腐劑的食品包裝上添加這個「不含人造防腐劑」標籤來「鍍金」。

一般來說,蜂蜜、乾貨、咖啡粉等高糖、高鹽或是脫水的食品本身就不容易腐敗,因此也不太需要防腐劑,但在這些產品包裝上寫上個「不含人造防腐劑」,立即就能升個價段。同樣道理的,那些標著「0 脂肪 0 麩質」的氣泡水,也就純粹寫來添溢價的。

所以說,只要是合乎安全健康標準的大連鎖品牌,與其擔心各種名字看不懂的成分,還不如好好算算你我雖然都熟悉的油鹽糖,它們才是最容易被忽視的健康隱患。

(本文出自 ifanr,作者:方嘉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