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部屬面前,別怕扮黑臉!主管有「這特質」,同事才會甘心追隨

2020-06-01 16:33:28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20-04/img-1587376726-73942@900.jpg
為了討好人而給答案,當下固然感覺良好,惡果卻會長久籠罩著組織。

領導者真與誠很難。如果我們站在多數人那邊,說實話很容易,因為穩贏不輸,不必承擔什麼後果。在這種情況之下,被稱讚是說實話的人,讓人感覺良好。

然而,如果你說的實話是別人不想聽的,你自己也不好受。比方說,傳達壞消息,或是可能被人拒絕、羞辱,甚至受到生理傷害,或是遭到社會排擠等。

我們喜歡幻想自己冒著極大風險,為了對抗不公不義之事挺身而出,或是以榮譽之名,考慮將遺產全數捐出,又或者因為不願違背自己的原則,受到大眾排擠。但是,我們真的願意這麼做嗎?

推薦閱讀:剛當主管的我,犯了帶人大忌!你眼中的小事,可能是部屬心中的大事

領導難!真相可能傷到你關心的人

要做到這個地步,遠比遵守正直的基礎原則來得更難。即使我們不是為了一己之利,而是為了更多人的利益,才說出醜陋的真相,尤其這樣的真相會傷害到我們關心的人,我們自己也不免痛苦。難怪很多人寧可做一個不真誠的人。

你也許會很驚訝,即使在科技業或其他產業,有些具有影響力、知名的領導人,也認為說實話極難。我認識的人當中,有人誠實到近乎殘酷、不顧別人的感受。這個人就是賈伯斯,他根本不在意跟他共事的人是否喜歡他,也不想討好別人。

但是,對大多數的人而言,受人喜愛是我們在社會中處之泰然的關鍵之一。

很少有人會想要阻礙他人職涯、擾亂別人的生活,或是讓積極進取的員工洩氣。 然而,如果連開除問題員工,或執行必要的裁員都下不了手,則會在無形之間造成更大的問題,影響團隊的運作或士氣,甚至連組織本身都無法存續。

極其諷刺的是,有些公司領導人,不願承擔開除員工或裁員的心理壓力,就雇用「劊子手」去做這些會弄髒手的事,美其名為「顧問」。其實,領導人把這個燙手山芋丟給別人,也就少了一個學習機會。

雖然領導人可以暫時喘一口氣,不必自己面對,但是傳達給公司上下員工的訊息,卻是顯而易見:碰到難題時,這個領導人只想逃避。

對其他主管而言,在公事上,真誠也是很大的考驗。有些執行長不想扮黑臉,希望當鼓勵員工的好好先生,只要有人提案,大都抱著樂觀其成的態度。

但是,如果讓員工實現夢想,卻會為全公司帶來負面影響呢?你可能還看過優柔寡斷的主管,老是變來變去,拿不定主意,只要換一個人找他「溝通」,他就馬上改變心意。員工看穿這一點,很快就知道,只要最後一個去跟主管談,就可拍板定案。

為了討好人而給答案,當下固然感覺良好,惡果卻會長久籠罩著組織。

最好依循真誠的路來走,了解全體的任務和方向,把腳踩在正確的位置,面對挑戰,做出困難的決定,然後站穩,堅定不移。

推薦閱讀:部屬做不好、只好凡事插手?沒搞懂管理的竅門,小心累垮自己!

醜話還是要說,「真誠」是領導力的關鍵

職涯早年,我在大學擔任行政人員時,發現自己有時處於尷尬的處境,必須板起臉孔告訴同事,如果他們不思改變,就拿不到終身聘。

更令人難堪的是,有一位教授還是我自己找來的。當初在應徵他時,真是一時俊秀,有望成為學術界的超級巨星。這位教授應聘後,表現也確實很有潛力,但卻有一些不容忽視的缺點雖然實話令人難以啟齒,但我知道必須硬著頭皮去做。

如果我不督促自己改變,不管是學校或是那位教授,都無法變得更好。我知道,如果我龜縮,只會害了那位教授。於是,我實話實說。我承認自己做得不夠明快,講得也有點含糊,這是我的錯,但我終究還是辦到了。

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努力扮演好黑臉的角色,該說的壞消息絕不隱瞞,或是把責任推給別人。當然,過程實在不好受,我也不一定每次都能速戰速決,甚至不知有多少個夜晚,必須為之輾轉反側。

一方面要有同情心與仁慈,另一方面又要真誠、誠實、做好份內的事,實在不易平衡。有時,即使你很為難,也還是想達成自己選擇的理想,盡力表現得像是理想中的領導人,即使你還不大適應。

透過這樣的試煉,一次又一次克服不安,我們才能成長,成為自己心目中理想的領導人。

管理一個大型機構,在一天當中必須和很多不同團體打交道,還會碰到種種情況,各方各派的人對你都有各自的期待。我在擔任校長期間,發現必須因應每一刻的需要,展現自己的不同面貌。這些面貌可能源於我原來的性格、我渴望的特質、我的個人背景和職涯經歷等等。

可以說,身為領導人必須像變色龍,在不同的情況之下,展現不同層面的自我,就像有不同的「人格」。但是,如果要讓各方各派的人感覺你言行一致、誠懇、值得信賴,也就是真誠的人,每個人格都必須源於真實的自我。

為什麼與人建立真誠的連結如此重要?因為你總有一天,需要請這群人跟隨你的腳步向前走,但這條路不一定和他們的抱負或計畫一致,然而,為了整體組織的利益,你必須請他們與你同行。 如果他們不信賴你,不相信你會把他們和群體的利益放在心上,就不會追隨你。

在大公司,要做到這樣已經夠難了。在大學,更是難上加難。因為你要面對的各方社群,例如教職員、學生、董事會和校友,通常各有各的意見,其中,還有一群終身職教授,享有完美的工作保障。如果大學校長無法獲得所有人的信賴,不但績效不彰,也可能無法久任。

不用多說,你也該知道,這種信賴不是可在一夜之間形成的。在我看來,領導任何複雜的組織,都像是跑馬拉松,而不是短跑衝刺。如果你不能把眼光放遠,快刀斬亂麻,盡快讓某位員工離開,或是終止某項已現疲態的計畫,你的領導效能就會大打折扣。

(本文整理、摘錄自《這一生,你想留下什麼?》,天下文化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