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導帶人 經營管理 行銷業務 工作術 自我管理 專題 近期活動
追蹤我們
自我管理

「我還年輕,想出去看看」離職前,你克服自己的弱點了嗎?

mdi-eye-outline 20,583

最近有個自己創業當上市公司老闆的好朋友找我幫忙。他告訴我,公司裡有個已經培養十多年的優秀年輕主管要離職,由於我也認識這個主管,因此希望我能夠跟他談談,改變他的主意,讓他不要離職。由於時間緊迫,在 12 月 24 日聖誕夜晚上,我約了這位想要換公司的年輕主管到我家裡聊聊。

我並沒有問他為什麼要離開,而是先問他要去哪裡、擔任什麼職務,我也不問他新公司給的薪水有多少。我希望扮演的是一個「職涯發展顧問」(career counselor)的角色,而不是只想勸他不要離職。

基於對我的信任,他告訴了我要去哪裡、擔任什麼職務,然後就急著解釋為什麼要離開這裡。我沒有興趣聽他「為什麼要離開這裡」的理由,反而問他:「你的弱點或缺點是什麼,你自己知道嗎?」 這個問題來得太突然,出乎他的意料,使得他一下子答不出來。

他怎麼回答不是重點,他為什麼離職、去哪裡、做什麼、薪水待遇多少,也都不重要。大部分離職的人,滿腦子都是「為什麼要離開這裡?」力圖說服自己「離開這裡是正確的決定」,也力圖說服別人相信,這個決定是對的。

在職場上能夠「從一而終」的人只有極少數,連我自己都換過三家公司,所以換工作、換公司是早晚的事。重要的是,你知不知道自己的目標、未來職涯的圖像還缺哪幾塊拼圖、在「這裡」還有哪幾塊拼圖可以得到、去「那裡」可以找到「這裡」沒有的幾塊拼圖?

我的職涯進程:從小業務員到專業經理人

我的職業生涯,始於一家小貿易公司的電子設備進口部門,擔任一個小業務員。在這裡三年的時間,我學到了各種游擊隊的作戰方法和生存技巧,以及在國外找產品、搶代理的業務拓展模式。

進入惠普台灣之後,開始接受正規軍訓練和團隊作戰能力,按步就班系統化的管理培訓。在實務方面,技術引進印刷電路板(printed circuit board, PCB)工廠、成立惠普國際採購處、成立策略規劃合資顧問公司等。

1988 年派駐在香港,成立亞洲區市場部門,開始我的國際化管理經驗的養成。1990 年派駐加州矽谷的惠普總部,參與並且瞭解跨國公司總部權力核心的運作模式,下班後念企管碩士融入美國文化。1992 到 1997 年派駐北京,快速累積大陸經驗,同時養成了「不靠職權的領導能力」(managing without position power)。1997 年底,我知道我在惠普已經碰到了我的「玻璃天花板」,繼續留在惠普已經找不到我缺少的幾塊「專業經理人」拼圖。

1997 年底加入德州儀器公司(Texas Instruments, TI),擔任亞洲區總裁,同時成為公司核心策略小組成員之一,正式參與跨國公司核心權力圈子的運作。2007 年中,經歷過生產製造管理、產品模具及機構設計、產品事業盈虧自負的利潤中心之後,我知道在德州儀器已經找不到自己最後需要的幾塊拼圖。而我的最終目標,則是成為跨國企業的執行長。

於是我離開德州儀器,加入了在中國大陸稱為「富士康科技集團」的鴻海,並在 2007 到 2012 的五年當中,完成了最後的幾塊拼圖。

在 60 歲這一年,我為自己的職業生涯畫上了一個圓滿的句點,也正式結束了「專業經理人」的職涯,開始退休後的經驗傳承之旅。

選擇往前或停留,關鍵在於知道自己「缺什麼」

在我的職涯早期,我並沒有很清晰的輪廓,去預知自己 30 多年後的圖像應該長什麼樣子。就好像一個在沙灘上撿貝殼的小孩,看到漂亮的貝殼,就撿起來收進袋子裡,一路向前、無法回頭。我可以停下來把玩袋子裡的貝殼,直到天黑,然後回家。我也可以繼續尋找新的貝殼,收進袋子裡,然後再一路想:「我用這些貝殼可以拼出什麼東西來?」

我選擇了後者。雖然我不知道未來會是什麼樣子,雖然我不知道這些貝殼可以拼出什麼東西來,但是我知道這裡已經沒有「我想要撿的貝殼」了,於是就往前走。袋子裡面的貝殼不斷地增加,我對於未來的圖像越來越清晰,我也越清楚知道我缺什麼貝殼、該往哪裡去找,最終在 60 歲那年成就了自我。

大部分離職的人,都知道為什麼要離開「這裡」,而且他們不斷說服自己必須要離開, 但是只有極少數人會想到,「這裡」該撿的貝殼都撿完了嗎?如果已經沒有回頭的餘地,那麼下一步應該到「哪裡」去?這時應該停下來看看袋子裡面的貝殼,想想看自己想用這些貝殼做出什麼東西來,還缺哪些貝殼,應該到哪裡去才找得到。

離開「這裡」的原因和理由很容易找,但是要去「哪裡」卻不容易搞清楚。

真正的敵人是「自己」和「時間」

回到聖誕夜與這位即將離職的年輕主管的談話。對於他為什麼要離開,我沒有興趣知道,我覺得真正重要的是,他要去哪裡?為什麼要去那裡?這就是為什麼要從「他是否瞭解自己缺什麼」開始談起的理由。

他在「這裡」受到重用,2018 年初開始擔任兩個產品線的主管,負責研發、製造、行銷和盈虧。他要去的「那裡」是個全新環境,只擔任產品經理的職務,光桿司令一個,只負責為公司尋找可以代理的國外新產品。

離開「這裡」的原因?不重要,不說也罷。經過一夜的長談,他改變主意了嗎?隔了兩天,他送給我一個訊息,仍然要離開,因為他覺得自己還年輕,想要嘗試新的環境。

不禁讓我想起過去演講時,經常提醒年輕人的一句話:真正的敵人不是外面的競爭對手,是「自己」和「時間」!

(本文出自《創客創業導師程天縱的職場力》,商周出版)

mdi-tag-outline 職涯規畫
創客創業導師程天縱的職場力
延伸閱讀
加入經理人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