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為何你賺不了大錢?試著成為組織中的「懶螞蟻」,而非勤奮的「工蟻」

2019-10-23 00:11:34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9-03/img-1551942933-66068@900.jpg
你是不是經常覺得,付出同樣的辛苦,別人賺的卻比你多?甚至有人真能「躺著賺」,讓人很不服氣。關於這點,著名幽默作家周腓力講過一個故事。

你是不是經常覺得,付出同樣的辛苦,別人賺的卻比你多?甚至有人真能「躺著賺」,讓人很不服氣。

關於這點,著名幽默作家周腓力講過一個故事。

有一次,他經過街邊一家服裝店,看到有位老先生靠在店門口躺椅上悠哉地曬太陽。一問才知道,原來這個無所事事的「閒人」,就是服裝店老闆,而店裡忙進忙出的,則是他的老婆跟兩個女兒。

作家很羨慕,說:「老先生,您可真有福氣,老婆、小孩都這麼能幹,您啥都不用做,就可以在這兒曬著太陽享清福。」誰知,老先生聽完,不以為然搖搖頭,神秘地說:「你覺得我什麼都沒做?不對。其實我正在做一件最最重要的工作。」作家驚訝地問:「什麼工作?」老先生神色一變,嚴肅地回答:「我在承擔風險。」

這個回答乍看只是玩笑,但是仔細想想,其實也有幾分道理。別看是一家小小的服裝店,開在哪裡、怎樣裝修、進什麼貨品、如何擺放、雇什麼樣的人、如何管理……稍微一想,就有無數讓人頭疼的細節。

所有這些都是選擇,而只要做選擇,就一定要承擔相應的風險。

所以,在路人看來,老闆只是在曬太陽,但在老闆心裡,店裡生意經營得怎麼樣,完全是他這一連串選擇的結果。

這就像是程式師寫好了代碼,總不能說之後的系統運行就不是他的功勞,而相關的升級和維護也都跟他無關吧?你請一個諮詢公司幫你出主意,肯定不會把收益的大部分分給對方,因為不管對方給你出了多棒的主意,畢竟做決策的是你,承擔風險的也是你。

所以,在常見的「體力勞動」和「腦力勞動」之外,還存在著一種「風險勞動」。

很多組織領導人為了表示自己知人善用,常常會說「用人不疑」。可是你有沒有想過,人總是會變的,人總是有弱點的,哪有什麼人真的沒有疑點,值得完全信任?既然如此,為什麼領導人還是經常把這句話掛在嘴邊呢?

道理很簡單,

因為領導人的職責之一,就是要承擔「察人」和「用人」的責任,一旦任用,就要將權力充分下放,使其得以發揮最大效能。

如果半信半疑,想用又不敢擔責,徒增組織人事成本。說穿了,世上沒有完美的選擇。所以,如果沒有願賭服輸的魄力,就不適合殺伐決斷的崗位。所謂「成大事者不糾結」,不能「好謀而無斷」,就是這個意思。

因此,領導者選人用人,也是一種「風險勞動」。在不確定的世界裡做確定的決策,在壓力和焦慮面前保持冷靜,這就是風險勞動者的基本特質。

不過,如果你以為風險勞動只是決策者或管理者的事,那就又錯了。有一些看似純體力勞動的職業,其實也有一大部分收入來自風險勞動。

比如說,同樣在煤礦區工作,下井和不下井的工人,待遇相差極大;同樣是清潔工作,在室內擦玻璃和在室外進行高空作業的,收入也大不同。這顯然不是由體力勞動的程度、而是由風險勞動的程度決定的。甚至是像中國的超市收銀員這樣看起來跟風險沾不上邊的工作,員工收入裡也經常包括一筆額外的「風險金」,就是為了應對難免會出現的款項短收現象。也就是說,如果因為你的大意造成了公司的損失,你得負責賠償。但別擔心,這裡的風險已經事先算進「風險勞動」這部分的收入裡了。

在企業管理上,關於「風險勞動」的概念還有一種延伸應用。如果你整天忙忙碌碌、日程排滿,那反而說明有問題。

要讓自己有時間閒下來,要讓一部分人經常能閒下來,去做些看似沒意義卻更具挑戰性的事,才能產生更大的效益。這就叫作「懶螞蟻效應」(Lazy ant effect)。

螞蟻一直被視為勤勞的代表,但是北海道大學生物學教授長谷川英佑有不同看法。他在 2002 年做了一個實驗,將九十隻螞蟻分成三組,然後在各自的人工巢穴裡安裝迷你攝影機,觀察螞蟻的日常行為。結果發現,每個小組都有 20% 的螞蟻其實是不做事的,要嘛躺著不動,要嘛就是在巢穴周圍四處閒逛,教授叫牠們「懶螞蟻」。

這就奇怪了,這麼勤勞的物種,怎能容忍一群白吃白喝不幹活的廢物?但是稍等,牠們只有在非常時期才能發揮作用。當研究者斷絕了這群螞蟻的食物來源時,那些平常工作起來很勤快的螞蟻立刻陷入混亂,急得團團轉,反倒是那 20% 的懶螞蟻站了出來,帶領蟻群找到新的食物來源。

原來,那群螞蟻平時閒閒沒事、四處遊蕩玩耍,其實是為了偵察和研究。也就是說,螞蟻在億萬年的進化中形成了這樣一個群體智慧:種群要保持一部分「閒逛」的自由,遇到危機時,才更有可能找到新出路。

這項研究結果被管理學者形容為 「懶螞蟻效應」

意思是說,在一個組織中,一定要有一批這樣的「懶螞蟻」,不被日常事務性工作綁定,而將大部分時間用於「偵察」和「研究」,發現組織的薄弱之處,同時保持對外界環境的敏銳感知。

說穿了就是不遵常規、敢想敢做。反過來說,如果一個組織裡全都是勤快老實的工蟻,只知低頭幹活、不知抬頭看路,那它可能看起來效率高,但是關鍵時候的應變能力一定很低。這個風險,比一部分人遊手好閒不幹活的風險更大。

按照管理學大師彼得.杜拉克的說法,大部分管理者都是 「組織的囚徒」。因為公司的每個人都可以隨時來找你,而你也必須回應所有人的需求。上級可能隨時找你開會,下屬可能隨時找你彙報,一有突發狀況也隨時需要你衝到第一線。這樣一來,你很容易陷入事務性的繁忙中,忙著打電話、忙著發郵件、忙著完成各種 KPI 指標。最直接的後果,就是你變成了「近視眼」,只看到眼前的具體事務,沒時間思考團隊的前進方向。

可是,做為管理者必須思考,螞蟻的世界那麼簡單,尚且需要 20% 的「懶螞蟻」時刻留神外界變化,人類社會這麼複雜,又怎能只考慮眼前的工作?

所以杜拉克直言:

「一個管理者整天加班還嫌時間不夠用,並非什麼值得誇耀的事,反而是極大的浪費。」

因為管理者最欠缺的資源不是人力,也不是預算,而是時間。

不管日常工作多忙,也要給自己留出反省總結和提升的時間,讓自己「閒」下來。這個「閒」不是腦子放空,沉迷於追劇、玩遊戲,而是不帶任何具體目標地研究自己手頭上的事。比如說,怎樣理解你的用戶,怎樣理解市場、業態、競品、產業趨勢。這些都是「重要但不緊急」的事,看起來東拉西扯,但是戰略方向要想逐漸成型,還真少不了這些工作。

再舉一個古代的例子,戰國時期孟嘗君門下有食客三千,不可靠的人居多。但是關鍵時刻,卻總是這些「閒人」發揮大作用。比如說,孟嘗君派一個叫馮諼的門客去封地收帳,這位仁兄一看當地人日子過得挺苦的,就把所有債券憑證燒了,回來跟孟嘗君說,錢是沒有,但我給你買來了「義」。用現在的話說,公司現金流是不錯的,關鍵是公關形象方面有點問題,所以我自作主張,幫你做一波形象宣傳。

果然,不久後孟嘗君遭齊王猜忌,被迫回到封地,結果老百姓十分感恩,出城十里遠迎,這個良好的群眾基礎,成了孟嘗君東山再起的本錢。

馮諼當初的舉動看起來沒事找事,卻是未雨綢繆,為孟嘗君留了一條後路。用一般的人才考核標準來看,怎能衡量出這一招的價值?所以,這時就需要有閒人、下閒子、出閒招,這種「閒招」從策略意義上來說,又是極其重要的。

現代企業管理中也非常重視「懶螞蟻」的貢獻。有些企業會建立完備的策略規畫和市場分析部門,它們不負責產出經濟效益,只負責分析市場動向,為企業提供靈敏的嗅覺。

還有一些企業,甚至會提醒員工不要太忙,比如 Google 允許員工將自己 20% 的工作時間用於本職工作之外的專案。也就是說,除了公司要你負責的工作,你自己也得去研究還能再做些什麼。這 20% 的時間,公司出錢養你,愛做什麼就做什麼,這就是典型的「懶螞蟻」。

而事實證明,這個政策是 Google 產品創新最重要的來源之一。 像我們熟悉的 Gmail、Gtalk 等產品,都是這 20% 的「懶螞蟻時間」結出的碩果。

總之,賺錢這件事,真的不一定是「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忙不一定高效,閒也不一定浪費。你覺得別人是在躺著賺錢,其實很有可能只是因為別人選擇了正確的勞動方式。

(本文整理、摘錄自《小學問》,究竟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