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受不了,想離職了?面對壞老闆、客戶,你該做的 3 件事

2019-11-17 16:58:11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9-09/img-1568778070-61161@900.jpg
「我竟然遇到了這麼刁鑽的客戶,天天出難題,我真是受夠了...!」每當有人對我這麼說,我都會問一句:「可是,你為什麼會允許他們這樣對你?」

「我真是太倒楣了,遇到一個這麼糟的老闆,不僅吹毛求疵,還非常不公平」
「我竟然遇到了這麼刁鑽的客戶,天天出難題,我真是受夠了...!」

每當有人對我這麼說,我都會問一句:「的確很糟糕,可是,這麼糟的老闆,你為什麼會允許他們這樣對你?

聽到這個問題,大多數人一般都會先愣一下,緊接著回答:「人家有錢、有權,我能有什麼辦法?」我們總覺得,權力是一種可以用來支配、影響別人的東西,是由上而下的。比如:大臣的權力是國王給的,員工的權力是老闆給的...他是主管、是權威、是專家,就自然擁有了支配我、影響我的力量。除非有一天,我也到了一個很高的位置上,拿到屬於我的權杖,否則,我就只能忍受和服從。

但真的是這樣嗎?當然不是。

你以為你沒有權力,事實上,你隨時隨地都有權力。他們之所以可以讓你不舒服,原因只有一個:你允許了他們。是你把「讓自己不舒服的權力」交給了別人。

你加入一家公司,有了一個老闆,他對你發號施令。他看上去擁有權力,但這個權力也是你給他的,他並沒有凌駕於你之上。我們挑選喜歡的公司,是為了透過這份工作實現自我。從這個角度講,你可以說我在幫老闆工作,也可以說老闆是在幫我工作。

是你把傷害自己的權力,交給別人

我常常用「鑰匙」這個比喻來幫助大家更具體地理解:我們每個人在這個世界上,都有專屬於自己的「房間」,我們掌握著進入那個房間的「鑰匙」,那就是我們的權力。「授權」就是將這把「鑰匙」交給別人,讓他能走進我們的「房間」。交出去的目的,是為了讓對方「幫我們做點什麼」,是為了合作。 但很多人在生活中很難意識到自己手裡握著這把鑰匙,也沒有意識到這把鑰匙是不是交出去了。

對於那些糟糕的老闆、刁鑽的客戶,我們常常會抱怨他們「你憑什麼這樣」,其實他們「憑」的就是我們糊裡糊塗給他們的那把「鑰匙」。

3 步驟找回主動權,成為強大的自己

找回主動性、成為更強大的自己,先要看見這把「鑰匙」,並靈活使用它。

看見:你把影響你的權力給了誰?

第一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是 「看到」。你必須先知道自己手裡有這把鑰匙。 你現在看到了我寫的覺得很有啟發,並且運用這些思維去改變自己的生活。表面上是我影響了你,但追根究柢,是你把「影響你」的鑰匙遞到了我手裡。

但很多人會說:「我已經明白我是有權力的,可是一碰到具體事情,我就忘了。」為了更清楚地看到鑰匙在哪裡,我們可以嘗試列出自己的「授權清單」。

第一步是寫出自己的困擾,我們也可以稱之為「5W 表格」。 有趣的是,當我們看到生活中的這把鑰匙時,看問題的角度就變了。比如孩子不聽話的情況,你綜合判斷了一下,意識到自己更想保有他的自主性,也許就會維持現狀,但你不會再抱怨孩子「不聽話」了,因為你意識到,是自己主動給出了鑰匙。

方智出版

但在工作中,我建議大家要牢牢抓住自己的鑰匙,不要輕易交出去,否則會得不償失。

我剛入職場的時候,也犯過這樣的錯誤。有時候我並不認同主管的意見,但覺得反正主管會負責,我乖乖聽著就好了。後來專案失敗,檢討時我說「當時我也覺得這樣不妥」,不僅被主管大罵:「那你之前都在幹嘛!」同事也覺得我是馬後炮。剛開始我還覺得委屈,「你是主管啊,不都是你說了算嗎?」直到有一次我的主管認真找了我談話,他告訴我:「你做的每一個動作,都共同決定了公司的走向。難道公司發展不好,對你一點影響也沒有嗎?」

後來我發現,職場上的確有很多人常喜歡扮演「沉默的聰明人」,明明有很多想法和點子,開會的時候卻保持沉默,心裡想的是「反正那些有權力的人會做決定」,輕易地把自己參與決定的權力交了出去。

如果當時我拿授權清單來梳理,就會發現:我用「放棄發言」這個行為,來授權主管全權對專案做決定,我的目的是不想承擔責任,後果卻是遭受專案失敗的損失。

表達:勇敢說出需求,找回權力

「表達」也是行使權力。把自己的想法表達出來,等於是在和別人說:我是有權力的。

我在大學時就認識了桃小姐,她靈敏可人,我們很快成了好朋友,並把這份友誼保持了十年之久。但前幾年,我差點失去這個朋友。

那段時間,她遭遇了一次很痛苦的失戀,每天都打電話向我哭訴。剛開始,我非常心疼她,陪著她聊很久。但一個多月過去了,她還是沒有好轉。我如果不掛她電話,她會持續傾訴一、兩個小時。我那時總覺得:「她這麼信任我,我如果拒絕她,算什麼朋友?」

那時我剛升職,很多業務並不熟練,團隊中還有比我資深的同事,每天壓力都很大,愈來愈難集中精力陪她聊天,有時還會故意「漏接」她電話。有一次加班到 9 點多,接到了她的電話,她剛好感冒,心情更加糟糕。我們聊了快 3 個小時,她還沒有掛電話的意思,那一刻我感覺自己「電量已耗盡」,只能「嗯嗯嗯」應付。她感覺到我的心不在焉,尷尬地說了聲「不打擾你了」,草草掛了電話。

按權力管理的思路,那時我可以掛斷電話,掩蓋她的負能量,直接收回「聽她說話」的權力。這是一種辦法,但肯定不是一個成熟的辦法,畢竟這樣顯得很不近人情,自己也於心不忍。有沒有一種方式可以既不傷害感情,又能解決問題呢?

後來我選擇了 「表達」:「我們曾經是無話不談的朋友,彼此有什麼心事都第一時間向對方傾訴,有聊不完的話題。但是我們最近好像都是反覆說一樣的話,我給你的建議也起不了作用,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該做什麼了。我想幫你,但我覺得我們應該先看一看問題出在哪裡。」

那次聊完之後,我們改變了「電話」模式,找到讓兩個人都舒服的方式:相約每周一起做兩次瑜伽,連假時還一起去旅行散心。沒過一個月,她的狀態明顯好起來了。

行動:如果表達,就用行為奪回權力

前面已經介紹了「看到」和「表達」這兩種方法,還有第三種方法,叫作 「用行動來管理權力」。這裡也有個案例:有一天,我忽然被加入一個群組。進去之後才發現,這是一個「吐槽群」。

那段時間我的同事丫丫跟一家廣告公司合作專案,可惜效果不好,結案時大家都不滿意,鬧得也不太愉快。結果合作方就開了這個群組,一直在裡頭說丫丫有這樣、那樣的問題。我當然比他更加了解丫丫,也更加知道事情的真相是什麼,覺得他這樣說實在有失公允,而且丫丫也在群組裡,看到那些吐槽,非常難過。

為了能盡快結束這樣的爭執,我跟其他同事一直在群組裡勸和。當時我採取的第一種方法是表達,做了簡單的澄清,表明了自己的態度,希望合作方不要再非議我的同事。但這沒有用,雙方情緒都有點激動,我發現不管我怎麼說,都沒有辦法收回「聽他抱怨」的權力。意識到這一點後,我立即做了一件事:退群。

結果你猜怎麼樣?丫丫說群組裡馬上安靜了。當時我選擇了「表達」,但是沒有用,我發現只要自己還在裡面,就是在行為上默許了他可以繼續說,他說的話,還是會被我看到,只有讓對方失去「觀眾」,才有可能停止這場爭執,退群這個「行動」,就是奪回「聽他說話」的這把鑰匙。

(本文整理、摘錄自《世界很凶殘,不懂管理就很慘》,方智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