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導帶人 經營管理 行銷業務 工作術 自我管理 專題 近期活動
追蹤我們
自我管理

跟大主管開會就想跑廁所?童年的壓力創傷,可能使你產生「權威焦慮」

mdi-eye-outline 10,512
當你面對有權勢者,例如主管、老闆時,會焦慮不安嗎?會讓你舌頭打結又不知所措嗎?或是有時候會語無倫次,有時候則是腦袋當機講不出話,還是想著等一下要跟大主管開會,你就會焦慮得一直跑廁所嗎?如果這是你熟悉的情境,那你就有所謂「權威焦慮」的困擾了。

其實我們的意識,一直都會受到過往的經驗影響。當我們被過去某一段經驗困住,未來發生許多類似的情境,都會讓我們無所適從且備感壓力。甚至我們會感覺自己的行為反應會退回到小時候,也就是回到被困住的那個時間點的狀態,而導致我們做出不符合現在年齡與成熟度該有的反應,例如:明明擁有專業知識卻語無論次,或不自主發抖、狂冒冷汗等。有時候我們會以為那只是「緊張」的反應,一直認為只要可以克服緊張就好了,卻忽略這可能是我們的「意識狀態被過往創傷反應給箝制,而無法有效地進行認知運作」。

你是否常擔心惹別人不開心?

首先,就來了解一下,當為此焦慮時,我們的意識是處於怎麼樣的狀態呢?這也是導致權威焦慮的原因。

在我的實務經驗中,若父母特別嚴厲,孩子又是聽話順從的類型,則多少會有權威焦慮,但不一定會嚴重影響到自己的日常表現。

但當中有一種特別的情況,會造成當事人強烈困擾,而他們的背景剛好都有高度相關,那就是「獨生子女,而母親又是全職家庭主婦,且母親容易有「高情緒表達」(High expressed emotion,指常對孩子過度批判、過度敵意和過度情緒介入)的情形。往往孩子一個成績或應對反應不如預期,母親就會出現歇斯底里或體罰的狀況。這種高強度地嚴格要求,會讓孩子長期處於內心弱小與匱乏的狀態,不容易覺得自己有能力又強大;而長期地不知所措,總覺得「自己容易惹別人不開心」的這個情緒和思維,會使自己特別容易在有類似母親或權威形象者出現時,再度落入無助小孩的情境。所以「無助小孩的意識狀態」或「受困孩子的感受」,都影響著你在權威者面前的表現。

我來說個故事,讓你更深入了解。欣蒂是個專業工作者。有一天她和主管一起被老闆叫去辦公室。接著,老闆跟主管當著她的面開始討論起欣蒂面對客戶的狀態,並詢問欣蒂應該怎麼處理。這時的欣蒂,開始覺得自己在冒冷汗,腦中一片空白,卻不得不硬擠出很多話來回答老闆的問題。於是,欣蒂越講越快,老闆的表情也越來越凝重,她也越來越語無倫次。

欣蒂感到非常地焦慮、挫敗,她覺得自己怎麼做都做不好。她花了很多時間增進自己的專業知識,但每次在面對客戶或老闆的提問時,經常感覺自己腦中一片空白,甚至讓人覺得她很難信任又不專業。

親愛的,你是否也有過類似的經驗呢?但每當離開當時的情境,平靜下來仔細想想,其實你知道答案,也知道怎麼處理,但是在當下就是來不及反應,他人的表情一直勾動你的心情,讓你更無所適從。

回到我剛才提的「無助小孩的意識狀態」,其實欣蒂身上就有個未被好好安撫的孩子,才會反覆發生類似的情境。在老闆和主管面前,她依舊用孩子的方式應對,更加深了她在權威者面前的挫敗經驗。

你可以改變「對過去的知覺」

接著,你會想問,所以該怎麼跳脫這無助小孩的情形?

我再接續著欣蒂的故事,讓你知道我是怎麼帶著她跨越焦慮的。

我讓欣蒂去回想在過往的經驗裡,是不是有過類似的感覺或畫面,欣蒂立刻點點頭,她告訴我,小時候經常母親情緒一來,就會問她她難以回答的問題。

我好奇地問:「什麼問題讓你很難回答呢?」

欣蒂說:「我小時候只要沒考第一名,媽媽就會罵我『你差這幾分就丟了第一名,你為什麼不會寫?』我每次就在心裡嘀咕,我就是不知道怎麼寫啊,可是如果我這麼說,一定會被打個沒完,所以我根本不知道怎麼回答。」

欣蒂邊啜泣邊繼續說:「可是若我沒回話,媽媽就會越生氣,要我去面壁思過,可是我真不知道我做錯什麼……我經常不知道為什麼媽媽會這麼生氣。」欣蒂邊講,邊縮著身子。

我看見欣蒂退回到小小孩的狀態,也可以理解她在面對客戶和老闆時,是花了多大的力氣來鎮定自己。當時,她的腦袋早就被這陣驚恐給綁架了,而她還是努力在剩餘的心智空間裡,擠出自己可以搜尋到的詞彙和想法。

接下來,我帶著欣蒂開始去安撫自己。因為欣蒂驚嚇的經驗,讓她的意識一直處於被回憶綁架的狀態,而無法有效地表現自己。當一個人經過不斷學習後,若仍無法好好展現自己的能力時,除了會缺乏自信外,也會降低他的自我效能感(降低覺得自己有辦法做到某件事情的感受),而經常覺得自己低人一等,一再地強化弱小無助的感受。

這個由成年的自己,安撫童年自己的方法,是我實務工作中常使用的「擁抱內在小孩法」。

很多時候,我們隨著年齡增長,即使來到成年,卻忘了自己已經是個大人,而這個方法則是幫助你,再一次回到兒時的經驗去,與那個受傷、無助、驚嚇的孩子在一起。

許多人在這個過程裡,不見得能看見兒時的自己,因為他們內心不想看見那個「不光彩」的過往,更多人是無法去接觸兒時的自己,因為那個「不光彩」傳遞了羞恥的感受。

然而,當你願意讓自己重新去看待和經歷當時的情境,並進到當時的情境裡,用大人的姿態去安撫受驚嚇的自己,你便能從中獲得許多的力量。

在我引導欣蒂的過程,欣蒂也是不停地掙扎和抗拒,但卻依舊勇敢地接觸兒時的自己,讓自己有力量地在一旁陪伴,一直等到她內心感受到兒時的驚嚇和焦慮已平靜下來。

我猜,你有可能也有過這樣的疑問:「究竟探索童年,去看那些受傷的經驗要幹嘛?過去已經發生的事情,我什麼也改變不了。」

其實這句話只說對了一半。是的,你無法改變過去,但你可以改變「你對過去的知覺」。而當你改變對過去的知覺,你就可以決定從此時此刻起,你面對事物的態度。

大多數人,在擁抱內在小孩的過程中,有過成功安撫經驗後,當他們再次面對權威者時,就不會再重複童年無助狀態,反而可以用穩定且有力量的姿態去應對。

最重要的是,你的認知思考可以理性運作,你可以有效提取你的知識庫,而不是感覺理智被往日的經驗所綁架。這就是擁抱內在小孩的方法,透過內在力量改變你對事物的知覺。

讓我們再回到欣蒂的經驗裡。我再次詢問欣蒂,現在她若回到會議室,回想當時開會的感覺如何時,欣蒂停頓了一下說道:「好神奇,我感覺老闆跟小主管好像沒有這麼巨大了,他們其實就跟我一樣大小而已。」欣蒂似乎才了解到,自己被過往的驚嚇絆住,不自覺用小孩的眼光看待主管,同時放大事情的嚴重性,讓她的情緒退回到了兒童狀態。

(本文取材自《走出關係焦慮》,三采出版)

mdi-tag-outline 壓力管理
走出關係焦慮
延伸閱讀
加入經理人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