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公司執行長的薪水,是員工的 300 倍!為什麼 CEO 可以坐領高薪?

美國大公司執行長的薪水,是員工的 300 倍!為什麼 CEO 可以坐領高薪?

經理人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20-12/img-1607658650-81980@900.jpg
S&P500 企業 CEO 薪水,大約是一般員工的 300 倍,相當於工作一天,可以抵員工一年賺得的薪水。為什麼他們可以領這麼多?
美國舊金山在 2020 年 11 月通過「管理人給薪過高稅」(Overpaid Executive Tax),如果企業支付給 CEO 的薪水,超過員工年薪中位數 100 倍,將加徵 0.1% 的稅,預計於 2021 年生效,希望能解決薪資不平等的問題。 此法案適用對象為在該市營運的所有公司,像是電動車廠特斯拉(Tesla)創辦人伊隆.馬斯克(Elon Musk),蘋果(Apple)執行長提姆.庫克(Tim Cook)都被點名薪水「過高」了。 據彭博(Bloomberg)的 CEO 薪酬比率(CEO pay ratio)寫道,S&P500 企業 CEO 薪水大約是一般員工的 300 倍。庫克 2019 年薪水是 1,155 萬美金,即便和前年相比下降不少,但和員工年薪中位數 5 萬 7,596 美金相比,仍高出 200 倍。 「執行長憑什麼領這麼多?」關於這個疑問,經濟學家泰勒.柯文(Tyler Cowen)在《企業的惡與善》提供一個分析角度: 執行長領的薪酬真的帶來對應的價值嗎? 40 年間,執行長薪水漲 9 倍!薪酬漲幅真的帶來對應的價值? 美國經濟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指出,從 1978 至 2018 年,執行長的薪資成長 了 940%,一般員工的薪資漲幅僅 12%。為什麼差距這麼大? 首先,執行長的工作既困難又多元。激勵員工、傳播企業文化,規劃未來策略,這些我們認為很困難的任務,只是執行長的標準配備。他們還必須「博學多聞」,可能一個人就要幹 3 個人以上、不同職能的活。 這個情況到了 21 世紀更為嚴峻,柯文表示,執行長的「技能包」長大了許多。以前只要懂得營運核心業務,像是設置鑽油平台或製造家具,就可以讓公司順暢運轉;現在,執行長還要同步了解金融市場,避免投機客大幅收購公司股票、搶占董事會席次,進而影響公司決策等情況。 同時,也要具備傑出的公關手段,靈活應對社群媒體、記者或政府官員。最重要的是,現在美國的頂尖公司,不論是食衣住行育樂,都成為了科技公司,比方說,零售業無人商店、金融業推動行動支付,科技素養早就變成了 CEO 的必修課。 那麼執行長的薪資漲幅,有為公司提供更大的價值嗎?根據一則哈佛大學的研究〈為什麼執行長薪水增加這麼多〉(暫譯,英文為 why has ceo pay increased so much),在 1980 至 2003 年間,世界前 50 大公司的 CEO 薪資平均增加了 6 倍,資本市場大約也增加了 6 倍,表示執行長薪資漲幅,確實帶動對應的公司市值上漲。 執行長的「代理問題」:為了衝高短期股價,會不會犧牲公司長期利益? 許多公司設定的執行長薪資條件,是以股權和選擇權為主,但執行長畢竟不是公司負責人、任期有限,會不會為了拉抬眼前的股價、提升自己的收益,犧牲公司的長期潛力? 柯文認為,這樣的指責言過其實,因為多數領導者都看不清未來策略。像是網飛(Netflix)削弱了百視達的生意,或許並非百視達的高層短視近利,而是確實無法肯定提供串流內容的策略能夠勝出。 執行長能根據數據資料,掌握產品和服務的平均壽命,比如健康照顧領域的產品生命周期約 11 年,但即便知道期限一到將面臨技術變革,事前仍然難以預測下一代的產品及服務的樣貌。因此與其說執行長只重視短期績效,不如說他們習慣聚焦處理癱在面前的問題,並且確認問題被根除。 執行長搞砸後下台,為什麼能得到高額資遣費? 企業不只提供執行長高薪,還在執行長決策失敗之後,給予黃金降落傘(golden parachute)保護,讓公司高層主動或被迫離開公司時,還能得到一筆豐厚的資遣費作為補償,經常引起大眾撻伐。 柯文解釋背後原因。其一,是為了防止執行長不願意離開,或離職前報復公司。遣散金能確保執行長「積極走人」,不會想保全在公司的地位;第二,如果少了此報酬,就沒有執行長願意承擔可能失敗、丟掉職位的風險,做出獨樹一幟、對公司有益的決策。董事會知道,保守的作為不會讓公司成長,執行長必須敢於冒險,所以才提供黃金降落傘,讓執行長勇於抓住成長機會。 從市場整體表現來看,執行長之所以能拿到高薪和高額遣散費,正是因為這樣的合約通常都管用。柯文提醒,不要採用逐案檢視證據的評論方法衡量執行長的薪水,而應該檢視遊戲規則是否能夠產出良好的實行結果。 資料來源 / Bloomberg、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企業的善與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