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就會成功,是天大的謊言!《正義》作者新作,給你關於成功的反思

努力就會成功,是天大的謊言!《正義》作者新作,給你關於成功的反思

經理人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21-02/img-1612505842-97310@900.jpg
桑德爾這次的新書《成功的反思:混亂世局中,我們必須重新學習的一堂課》,談的是更「落地」的命題:現代社會提倡的才德至上,真的合理嗎?
你可能聽過這個故事。假設你是一名火車駕駛員,車輛以時速 60 英哩行駛在軌道上,這時,你看到前方有 5 個工人正在工作。當你試圖踩剎車,卻發現煞車失靈,接著你注意到右邊有條岔路,路上有一名工人,你只要轉向就可以「一命換 5 命」,你會怎麼做? 哈佛大學政治哲學教授邁可.桑德爾(Michael Sandel)在通識課「正義」(Justice)裡,用生活化的發問,引導學生思考:什麼是「正義」?1980 年首次開課,累積修課人數超過 1 萬 5000 人,課程精華濃縮成專書《正義:一場思辨之旅》,暢銷全球。 桑德爾認為,公民透過不斷地辯證道德議題,磨練自己的判斷力,才能愈接近以理性檢驗公共政策,促成社會、國家的正向改變。 桑德爾這次的新書《成功的反思:混亂世局中,我們必須重新學習的一堂課》,談的是更「落地」的命題:現代社會提倡的才德至上,真的合理嗎? 贏家自大、輸家屈辱,社會裂痕愈拉愈大 一個人憑藉自己的才能、努力,獲得高學歷、好工作,而得到優渥的報酬(包含薪水、名聲),是理所當然的事。相比過去以階級、種族評判人的價值,這個制度似乎更「公平」。但桑德爾卻說,「才德引發文化衝突、民粹反撲,使得我們連傾聽彼此都有困難。」 才德菁英(meritocracy)的概念,最早由英國社會學家麥可.楊恩(Michael Young)提出。楊恩指出,世襲階級制雖為人詬病,但至少有一個好處,能夠抑制上層階級的自以為是,不讓勞動階級將低人一等視為個人失敗。 桑德爾解釋,過去,你如果出身在窮人家,可以埋怨自己的命不好,將所有問題怪罪給命運;即使你出身貴族,也不會認為是因為自己有什麼過人長處,是因為命運,讓你享受好處。如今, 社會依能力畫分,菁英階級不再懷疑「德不配位」,以為出人頭地都靠自己努力;底層人民自認是失敗者,滿腔的羞辱感無處宣洩 。 最後,「贏家」變得太過自以為是,對「輸家」失去同理,導致更嚴重的對立。2016 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因才德引起的不滿,點燃政治反撲苗火,候選人的當選指標並非收入,而是教育程度。唐納.川普(Donald Trump)拿下超過 2/3 大專學歷以下的白人選票,當選美國第 45 任總統。而當時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曾抨擊川普的支持者是「一群可悲的傢伙」。 才能+努力=成功?其實是運氣+才能+努力 楊恩早在 1958 年就預言,「依照才能給予工作和機會不會減少不平等,只是讓不平等改以『能力』為標準,重新洗牌的結果,會讓人認定自身的處境是『應得』,進而拉大富人與窮人的差距。」 才德至上制的支持者則反駁,一個人的出身再寒微,都能夠靠才能與努力向上流動,大家都有公平競爭的機會,貧富不均是必然。 但是,桑德爾提出另一個反思:為什麼靠才能得來的報酬,是應得的?既然大家同意出身富裕家庭並非「正當」,為何其他形式的好運,像是擁有某項才能,就不一樣了呢?你的智商 180,和生於有錢人家,不都是父母「世襲」嗎? 而你的才能也必須符合社會需求,打個比方,籃球是當代熱門的娛樂項目,美國職業籃球員勒布朗.詹姆斯(LeBron James)靠打籃球賺進大把鈔票,但生活在重視這項天賦的社會裡,並非他的功勞。如果一個人生在中世紀的義大利佛羅倫斯,受人尊崇的職業不會是籃球員,而是壁畫家。 當意識到成功還包含遺傳、巧合或天賜,「才德帶來的優勢是應得之物」的論點,就會不攻自破。 努力呢?勤奮總該算是自己的選擇,即使是有天賦的運動員,也得靠長時間練習,才能成為佼佼者。 桑德爾直指,努力很重要,但我們得承認,人們很少「只」靠努力就能成功。苦練籃球的運動員不只詹姆斯一個,卻不是大家都能像他一樣成為新星。 「成功=才能+努力」似乎已經成為社會共識,然而,現代社會誇大了勤勉、才能的重要性,忽略了才能和努力帶來的成功,也包含天賦和運氣的成分,甚至看輕缺乏這兩項優勢的人。 桑德爾並非抨擊高學歷治理,重要的是能不能夠同理勞動階級,產生休戚與共感。就像美國總統富蘭克林.羅斯福(Franklin Roosevelt)的顧問團隊,相較近年民主黨任用的團隊學歷雖遜色許多,包含沒有法學學位的律師、德州生意人、沒有受過高等教育的小鎮銀行家,卻成功推行新政,舒緩經濟大蕭條帶來的社會危機。 才德至上制使我們遺忘,要維持社會的平等、民主,在於公民是否保有謙遜(humility)的態度。唯有真正體悟到,不論我們多賣力,成功都不是全靠自己,超越才德霸權,才可能走向「共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