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O 的重點工作是「看履歷」?Google、GE 前執行長給我的領導啟發

CEO 的重點工作是「看履歷」?Google、GE 前執行長給我的領導啟發

經理人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20-04/img-1587707114-80743@900.jpg
威爾許認為:最重要的是人,所以他的管理重點是花 60% 的時間在「發掘、考核、培養人才」,他信仰「人對了,組織就會對」。
我碰過最難纏的受訪對象是誰?不需思索,馬上可以回覆:「前奇異集團執行長傑克.威爾許。」他的外號是「中子傑克(Neutron Jack)」。 他因何能被《財經雜誌》推舉為「二十世紀最傑出的經理人」?在他執行長任內,獲利成長 8 倍,由 15 億美金到 127 億美金。他如何經營如此龐大而又複雜的集團?老天很公平,給予每個人每天都是 24 小時。因此,在時間安排上,如何挑出重點工作考驗判斷力。威爾許認為: 最重要的是人,所以他的管理重點是花 60% 的時間在「發掘、考核、培養人才」,他信仰「人對了,組織就會對」。人才是策略的第一個重要步驟,優先於組織架構、策略。 他以兩個原則貫穿行事:「第一:管理者要關心人;第二,獎勵最好的員工。」他的部署跟他報告時,他總會問:「你有沒有獎勵表現好的人?那些表現最差的有沒有趕快讓他們走?管理者照顧員工不該一視同仁,而是要把重心放在最優秀的人才身上。」優秀管理者的成功都是因為有一群好的員工將榮耀「反射」到他們身上,而不是靠己身能力去發光的主管。 延伸閱讀 好的領導者要具備什麼條件?40 多年來,我從「領導」中學到的 5 個課題 主管的兩大迷思 多年的領導經驗,他看到主管們的兩大迷思── 迷思一:有些年輕的主管從學生時代就一直爭取自己的表現,等到進入職場,因為表現好被晉升為管理階級,心態卻沒有轉變為「因為屬下好,才讓我變好」,而樂於看到屬下鴻圖大展。 迷思二:有些高階管理者的管理重點在產品、價格、設計,忽略建立團隊才是重點,而沒在眾多人裡面「找到對的人,來管理人」。因此,績效需清楚,第一,所有人都要知道自己的績效表現位置在哪?第二,他們跟公司其他人的表現,比較起來又是如何? 威爾許的領導風格,顯然很不同於蘋果電腦創辦人賈伯斯,從不親力親為。 他認為,執行長就是頭號的人資長(Chief of Human Resources),領軍找好人才:「絕對是!(Absolutely!)」 威爾許剛當執行長時,找對人的成功機率是 50%,後來是 75%。為什麼做不到 100%?他認為,即便有再豐富的經驗,還是會犯錯。也因此,他常跟人說:「你看,連我都只能做到 75% 的成功率,你們有什麼好擔心的呢?」有的人怕丟臉,所以找錯人也不願承認,即便那個人表現並不好,留下這個人的原因只是因為不要喪失顏面。現實是,有些人是會跟著組織成長,可是有些人就是沒辦法。 他識人的成功率能從 50% 提升到 75%,是因為經驗。他透過反覆檢視,找到一個有效的發掘人才模式,後來變成自然反應。 延伸閱讀 管理者要懂取捨!有兩種員工,不值得主管「花時間」 這是威爾許獨有的天賦,還是所有的管理者都能如此?他說:「這就是你的任務啊!你就是要為公司各階層找到好的領導者,如果你知道找到對的人才就能改變公司,你幹嘛還要把時間浪費到別的地方去?」對威爾許而言,這已經變成一種生活方式。「想要看到最好的球員組成最好的隊伍,並且贏得勝利。你必須要想每天上班都是和最好的團隊工作。當你相信這些,你就會覺得整天這樣做是好的。」 「你給他們最好的工作、好的薪資、告訴他們做什麼,給他們自由,讓他們擁有全世界。你的工作就像撒下種子,你要給他們好的養分、水分,就能長出好的花朵,給得不好就長不出好的花了。人才就像種子。」 無獨有偶,Google 前執行長艾瑞克.施密特(Eric Schmidt)也是以類似理念在管理。你認為,他在 Google 的重點工作是什麼?答案是「看履歷」,這是幾年前我在香港訪問他時的回答。他是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電機資訊博士,改革過知名的軟體公司威網(Novell)。 他到 Google 很重要的任務是,確保事情的源頭是對的:網羅全世界最聰明的腦袋進入。 為了把這事做好,他們在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聘用的工程師,即便只是基層,都要經過他與兩位創辦人點頭。 有一天, Google 創辦人之一賴瑞‧佩吉(Larry Page)告訴施密特:「 要預測公司成長最簡單的指標,就是看我們每個星期招募到什麼樣的人。 」Google 的成功方程式無他,就是贏在:「第一、找到全世界最聰明的人,第二、從這群最聰明的腦袋裡擠出智慧。」 在威爾許與施密特的眼中,管理就是這麼簡單,找到施力的槓桿點。什麼才是管理的槓桿點?威爾許、施密特認識戰國時代的思想家韓非嗎?真有意思,對照 2800 年前的中國歷史,韓非講的治國之道:「下君盡己之能,中君盡人之力,上君盡人之智。」下君,等而下之的管理者,事必躬親,自己累得半死,部屬也怨聲載道;反之,有智慧的領導者,從源頭做對事,找來千里馬,授權信任,讓他們發揮,共享成果。 「盡己之能」,不正是威爾許所述,是年輕管理者的第一個迷思。他與「盡人之智」的上君,其差異在於:你是能適任的主管嗎?我所使用的動詞是「在乎人」。在乎,不是要當好好先生,不只是當一個關心、溫暖、像兄弟般的領導者,而是想要人們成長、成功的領導者。部署可以感受到有一個關心他們的領導者,會知道他們的領導者不只希望生意成長,也希望他們成長。 領導說到底,就是 4 個字:「怎麼帶人?」韓非短短的 18 字,道盡領導者的格局,無怪乎,秦王嬴政初讀韓非論述時,佩服地說,能見此人一面,此生無憾。兩千多年後,運用到現代管理都雋永。更有意思的是,2800 年後,當東方遇到西方,兩位傑出西方企業家的看法與其相輝映。 (本文出自《沒有大學文憑的日子,我說故事》,三采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