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心態像「士兵」還是「偵察兵」?決定你判斷事情的格局

你的心態像「士兵」還是「偵察兵」?決定你判斷事情的格局

經理人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21-11/img-1637202278-75351@900.jpg
當我們希望一件事為真時,會自問「我能相信它嗎」,以尋找一個接受它的理由;當我們不希望一件事為真時,則會問「我必須相信它嗎」,同時尋找一個拒絕它的理由。
一位法國間諜喬裝成清潔女工,在德國駐法國大使館裡發現一份被撕毀的備忘錄,寫滿了出售給德國的軍事機密。負責調查的法國官員認為,軍官阿爾佛雷德.德雷福斯(Alfred Dreyfus)就是兇手,因為他是猶太人,字跡又與備忘錄相似,所以很快判定「叛國罪」。然而,德雷福斯是無辜的。 《零盲點思維》作者茱莉亞.蓋勒芙(Julia Galef)指出,「人經常認為自己是對的,儘管自己是錯的。」德雷福斯事件就是一個典型,當時法國軍方反猶太主義盛行,德雷福斯恰好是高階軍官中唯一的猶太人,即使證據不充分(字跡沒有完全吻合),法國軍官也找了各種理由支持判決合理。 蓋勒芙解釋,法國軍官會欺騙自己,是因為人傾向「定向動機推論」(directionally motivated reasoning),指無意識的動機會影響我們得出的結論。比如說,當我們希望一件事為真時,會自問「我能相信它嗎」,以尋找一個接受它的理由;當我們不希望一件事為真時,則會問「我必須相信它嗎」,同時尋找一個拒絕它的理由。 延伸閱讀 CEO 眼中的「大將之才」是怎樣?3 個方法,鍛鍊自己的思考格局 她比喻,一個人的信念、價值觀或觀點,就像一座城堡,定向動機推論就是「士兵」,任何違背自己論點的證據,都會被「抵抗」,禁止入城;只有自己認同的資訊,才會「放行」。蓋勒芙將此機制稱為士兵心態(soldier mindset)。 士兵心態的好處是滿足情感和社會利益。其中一個例子是「讓自我感覺良好」。比如說,詢問 10 位駕駛「開車技術如何?」答覆多半是:自己優於平均。但不可能所有人都優於平均,所以多數人只是透過騙自己來感覺良好。 然而,士兵心態讓我們暫時滿足,不代表它是一個好策略。例如與其為求職不順找藉口,不如改進面試技巧。而這個正視真相、改變行為的心態,叫做偵察心態(scout mindset),亦即渴望看到事物的本來面目,就像偵察兵繪製戰略地圖,重點是「我的眼睛有沒有看錯?(這是真的嗎?)」 德雷福斯事件後來翻案,因為更多備忘錄出現,其中一些還是新寫的。一些法國軍官辯稱「新間諜被訓練模仿德雷福斯字跡」,但反間諜部門負責人喬治.皮夸特(Georges Picquart)開始懷疑「自己可能判了一個無辜者有罪」。他檢視當初所謂的「證據」,發現大多只是「推論」,最後花了 10 年幫德雷福斯平反。 蓋勒芙總結,在現實中,沒有人是絕對的偵察兵,正如沒有人是絕對的士兵。我們的思維方式會隨著時間和環境改變。 舉例來說,交易員工作時可能是偵察兵,樂於測試自己的假設,然後發現對市場的看法是錯誤的;但回到家,在生活中又變回士兵,不願承認婚姻中的問題,或不願承認自己可能出錯。 關鍵在於, 偏見會使我們過度重視士兵心態,同時低估了偵察心態。 換句話說,我們的判斷力受到態度的限制,遠大於受到知識的限制。唯有正視現實,判斷才會變好。 經理人月刊第204期 經理人月刊第204期 資料來源/《零盲點思維》,天下雜誌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