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溫肇東專欄】從國際名廚交流,談台灣年輕人的「國際移動力」

2019-11-23 04:09:44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7-07/img-1501230728-78924@900.jpg
「國際移動」是一種能力,也是一種態度,指的會是隨時可以起身到全球各地出差、工作,沒有排斥、不皺眉頭。這逐漸成為一種新世代的工作型態,也影響了他們的家庭生活方式及親子相處時間。

米其林即將為台灣的餐廳進行評鑑,很多業者摩拳擦掌,對台灣的餐飲市場將有一番衝擊;對業者、消費者、甚至「逐星」的觀光客,應有正向提升的力量。業者會更用心精進自己的品質、服務、衛生及提供的價值;消費者有機會品嚐更多、更好的料理,亞洲的饕客會定期來台尋鮮。

台灣的美食、小吃、夜市早已名馳四海,在「國際地球村」的年代,這個以西餐出發的評比能帶來什麼效果?亞洲一些星級餐廳早已逐步在台北開店,也不全是西餐,大家開始有一些標竿可以判準。

國際名廚的交流最近日益頻繁,年輕一代的廚師很多有跨國的養成經驗,除了他們的菜單在跨國的食材及烹調手法有更多元、多層次的融合(Fusion),也因在各地都有朋友,且網路上社群聯絡很方便,互相去當客座主廚,交換廚藝及對當地食材的認識與應用,豐富了彼此料理製作的創意。

例如,比利時餐廳HERTOG JAN以最年輕(26歲)之姿取得米其林一星認證、三年後再取得三星肯定的主廚,上個月就來到台北MUME餐廳客座三天。

廚藝界的交流不亞於其他專業,幾年前在日本吃過Araki的壽司,他是以鮪魚為主,壽司之神次郎則是全魚種,尤以牡丹蝦出名。當場和Araki以英文聊天,他提到因女兒在英國讀書,所以想去倫敦開店;倫敦的日本人夠多,食材及各種佐料供應大致不成問題。果真當年末就到倫敦去了,台灣的廚師有志向到國外去的有多少?會在什麼樣的舞台發揮什麼樣的廚藝?

日本「和食」自從2013年底拿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的世界無形文化遺產,隨後也開放廚師的學徒簽證,使傳統較保守的日本廚藝對外國人開放門戶,讓更多有心的各國年輕人來日本實地研修,好將日本和食的正統道地擴散到世界各地,爭取腸胃的市場佔有率。

地球村所影響的不只是餐飲而已,許多其他更多的領域有更早的交流歷史,像是職業棒球、籃球,本來就有洋將的配額,增加球賽的可看性;台灣的選手也到美國、日本甚至中國去發展,年輕人的舞台本來就不限於台灣,人才流進流出本是正常自然的現象,其中薪資結構也是一重要因素。

常被提及的學術界人才這幾年有被鄰近國家挖角的現象,台灣薪資完全不具競爭力,但台灣畢業的博士在海外市場尋求發展的人卻很有限。一段時間後,我們的高等教育會不會「溫水煮青蛙」,完全沒有回頭的優勢?

產業界隨著年代的發展,人才在不同領域的產業及企業輪流轉,以我們碩士生的畢業出路來看,十分顯著。最近一個明顯的現象是工作場所逐漸不以台灣為限,從同學的臉書來看,在兩岸三地出差的頻率更為頻繁;即使是台商,因全球佈局而需經常旅行的人也逐漸增多。任何時刻都有科智所同學在世界的不同角落活動,也因此有「日不落所」的說法。

現在的碩士班,入學以前多半就有國外交流的經驗,加上在學期間也積極申請到國外的交換計畫,在不同文化間打滾,比較不會畏懼。有些同學在畢業後選擇的不是產業而是「地域」,金融危機前後,有人畢業後就立志要去東南亞,印尼、越南、泰國都有;有人則直接選擇到中國(上海、北京、深圳)蹲點,在自己的專業之外,累積不同區域的經驗,形成個人差異化的優勢。最近也有人到以色列的獨角獸公司去上班,有人則積極在日本市場建立產、學、研關係。

「國際移動」是一種能力,也是一種態度,指的會是隨時可以起身到全球各地出差、工作,沒有排斥、不皺眉頭。這逐漸成為一種新世代的工作型態,也影響了他們的家庭生活方式及親子相處時間。30歲前後的上班族可能在不同類型公司、不同職務工作,但他們在飛機上、在外地出差及任務的時間有相當的比率,空中飛人已是新常態。

年輕人有二種以上語言的能力,可以豐富其跨界(跨文化)思考的面向;能跨語言溝通、身心調適不同地區的生活經驗,在世界地球村已成為未來人才的基本條件。這種現象不只發生在跨國企業、台商,有許多NGO、社會企業也有海外志工的機會,年輕人透過與異域的互動去認識這個世界,發展出自己的格局。

延伸閱讀/

教「創新」最有效的辦法:從無到有,做完一件事

明天已來臨,台灣的昨天還沒過去!培養未來人才,日本東洋大學的經驗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