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溫肇東專欄】建造者的靈魂與手足

2019-10-17 01:01:21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7-10/img-1508902715-39657@900.jpg
臉書的快速崛起、饒富趣味有很多原因:第一,它是以最快速度成為市值最高的企業之一;其次,它恰逢其時,結合智慧型手機,創造「移動社群媒體」

臉書這家改寫人類行為、與我們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的公司,如何在短短的7年內被「打造」出來?《成為臉書 Becoming Facebook》作者Mike Hoeffilinger在矽谷待了25年(包括Intel inside的經歷,也是臉書「建造者」(Builder)團隊之一),透過觀察其他「建造者」的視角,特別引起我的興趣。這些年我也去過矽谷不少次,在台北生活、工作也常接觸許多新創團隊,但很少有像馬克˙祖克柏(Mark Elliot Zuckerberg)及雪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領導的故事這麼傳奇、精彩。

臉書的快速崛起、饒富趣味有很多原因:第一,它是以最快速度成為市值最高的企業之一(比Google、Amazon都快);其次,它恰逢其時,結合智慧型手機,創造「移動社群媒體」,改變了人類接觸資訊的來源及方式,很多人幾乎隨時都需要滑一下手機,看看「最新動態」中那些臉友在分享些什麼。

臉書為我在網路上多創造了「另一個人生」。除了在「實體世界」生活、接觸工作上、家族上的夥伴與親友,在虛擬的國度,我每天也和全球各地的朋友透過按讚、表達心情、留言、或轉載分享,維持不同層次的互動。

“Maker” 運動強調的是「手創」,親手做一件作品;但「建造者」(Builder)指的不是砌磚的泥水匠,也不是蓋房子的建築工人,而應是「蓋教堂的使徒」。記得2012年我在曼谷的「亞洲創業教育圓桌會議 REE Asia」時,有一位菲律賓的同行,他自稱是 “National Builder” ,把自己在菲律賓大學教「創業」的作為,視為在培育建造國家的「新棟梁」,那個氣勢和使命感讓我印象深刻,在台灣很少教師會如此自詡。

對寫軟體程式的人(coder)而言,從完善一項功能、創造一件產品、建造一家企業、到完成一個使命,需要不同的時間,從月、年、年到數十年,產品的價值也從幾百萬元到數千億元不等。當然越大的範疇所需要的團隊和人才也不同,《成為臉書》對早期加入的同事,以及後來一些購併的機緣都有很深刻之描述,很多成員都和創辦人祖克柏一樣年輕,卻有多元的成長背景和先前的工作歷練。事後諸葛來看,這個人生歷練有限的夢幻團隊,在前無古人、沒有航海圖的指引之下,能為「移動社群媒體」開創出今天的格局、改寫人類歷史,其過程確實值得大家去理解。

這些建造者在祖克柏和桑德伯格的領導下,一秉初衷,用洪荒之力找對其「北極星矩陣」,隨時在優化搜尋引擎,增加用戶的參與、涉入的程度、及使用時間;他們摸索出「成長引擎」的方程式及量化的指標,找到及辨識「神奇時刻」的方法;讓用戶透過服務而感受到彼此緊密的連結,只因為他們比別人「更在乎連結人們」這件事的價值。

從軟體到AI還有一個相關用語是「開發者」(Developer),開發者在新創事業領域也是耳熟能詳,新產品開發(New Product Development)、新事業發展(New Business Development)。學校較常教的是軟、硬體的新產品開發,但很少有人在學校學過「事業發展」。事業發展不是「業務」(Sales),也不是「行銷」(Marketing),而是從無到有,說服潛在客戶試用你的產品或服務,到願意重複購買、變成一項生意的整個過程,這是每一個創業團隊「從0到1」、由小而大、一步一腳印必須經歷過的篳路藍縷。

一般商管課程教的都是「從1到N」,很少教師有「從0到1」的實務經驗。而臉書「從0到1」和「從1到N」在短短的幾年內一氣呵成。這當中當然有很多考驗與試煉,經歷2006年拒絕雅虎10億美元的併購;2011年迎戰Google+在社群媒體上的反撲;2012年順利用高價整合Instagram…等重要里程碑,每次的判斷及決策思維過程,都很生動地被還原,且有具體數據為證,這是商學院很難得的教案。

隨著規模的擴大,他們需要建構的軟、硬體基礎設施,如何規劃與執行才能及時到位?相關任務所需人才的徵選、任命、留用,在矽谷這個人才必爭之地,如何才能做到有足夠的板凳深度,讓他們在組織的企業文化之下工作愉快、發揮所長,維持無縫的升級與越來越貼心的服務,作者大致沒有太多保留的分享,這也是《成為臉書》讀來有趣的地方。

2010年啟用首個自營的數據中心,並陸續在奧勒岡州、北加州、瑞典、愛荷華州、德州、冰島、新墨西哥州等地擴充,到2018年會有7個數據中心。每個中心佔地30萬平方英尺(約1萬坪),內含100萬台伺服器、3千萬台CPU。一個中心造價超過10億美元,需要5千萬瓦電力,這些據點需考量最低土地成本、可靠的再生能源,以及有效的散熱技術,並且離高速網路的節點不遠。

臉書故事的運轉及系統主要是在我們「看不見」的地方—「雲端」發生,對於非「數位原住民」、成長在類比時代的我,更具啟發性。他們必須同時兼顧網路效能、伺服器效能、程式效能的平衡發展。這個故事很真切地讓我們「一窺」現今網路企業「鍋爐室」、「引擎房」的數位容貌。雖然虛擬的網路世界是沒有國界的,但並不是每個國家都對臉書舉雙手歡迎,在地理疆域的擴展上也有不順之處,但他們能很務實地緊守住核心、持續深化,同時對其他地方「放長線」有耐心地等待。

之前引領風騷的每一家企業都有到頂及退場的一天。就像「樹長不上天」,這樣一家目前各方面看來都很成功的公司何時才會達到其頂峰?臉書何時才會變成一家「平庸」的公司?以臉書過去「建造與發展」的實績來看,短期內應該不會發生。但最後幾章作者也反思了他們一路走來的成功或失敗經驗,對高處不勝寒,及組織內、外各種科技平台的競爭、及人為的威脅也多少了然於心,算是還公允的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