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做大事和立大志

2019-11-13 03:44:01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8-05/img-1527150708-98513@900.jpg
過去半個世紀在台灣有哪些人、哪些企業曾做到影響世界的事?我想除了台積電和鴻海之外並不多。很多人在抱怨台灣的年輕人只追求小確幸,我們的社會要給年輕人什麼樣的啟發和教育,才能期待會有更好的明天?

在半個世紀前、美蘇爭霸的冷戰時代,1957年10月,蘇聯先發射第一枚人造衛星史普尼克1號,刺激了美國登陸月球的阿波羅計畫,1969年7月,人類果真登上月球!登月的太空人阿姆斯壯那句「我的一小步,是人類的一大步」,以及從太空拍回來的地球、月球照片,確實對人類來說是一件大事。

那年我剛上大學,50年過去,整個人類在探索地球以外星球這類的大計劃並不算活躍,也沒有太突出的進展。這個冷戰對峙下、科技與國防軍備下的燒錢產物,因對實際民生應用或社會福祉的貢獻不明顯,所以預算逐年縮減。

但在其他方面,科技的投資與進步仍然在進行,也有一些「改變世界」的科技產出,如個人電腦、網際網路、智慧型手機等等,這些科技發生在不同的世代,各有其脈絡和背景,但各領域創新領導者的思維及信念是其中關鍵的因素。「做大事」需動員很多資源,有少數人立大志也是重要的推動力。

1970年末,在矽谷從微處理器啟動的個人電腦意外王國,是由不同於東岸非主流文化(counter culture)的年輕人,為了和同儕炫耀自己透過程式,可以顛覆大型主機或駭入電話系統開始。賈伯斯在1984年推出麥金塔,於當年超級盃美式足球中場廣告「讓1984不再是1984」,最能反映打倒老大哥IBM的意向。雖然蘋果公司後來「定義並改變世界」的數位音樂、智慧型手機都是他被逐出蘋果,1997年再回歸後的傑作。這些融合科技、網路、生活、「設計簡潔」的源頭,有一大部分是根植於賈伯斯年輕歲月,在嬉皮年代一些「讓世界更美好」的理念及日後禪修的結果。

在物聯網、人工智慧的年代,這種殺手級的裝置會來自什麼樣的背景和世代?最近Netflix有部「火星世代 Mars Generation」,講述一群介於 15 到 18歲的美國太空和火箭中心見習生為成為明日的工程師、天體物理學家、和太空人在做準備,目標2030年登陸火星。觀眾見證了他們的成長,並透過公、私部門的觀點深入了解現代太空競賽的體系結構,且感受到「火星比我們猜想的還要近」。這是千禧年世代的夢想、想推動的大事。

Elon Mask於2002年6月創辦的 SpaceX 則是一家私人太空發射公司,目標包括月球和火星,並獲得NASA16億美元的合約,承擔了12次太空發射任務。2012年5月25日,SpaceX 將一艘名為「龍飛船」的太空飛船送往國際太空站,開啟了「太空私營化」的時代。接著成功發射可以重複使用的火箭「獵鷹九號」,大幅降低了成本。這已不是天馬行空,而是有前瞻的先行者,實際將之推進到「商業化」。市值曾上推到千億美元,最少也是幾十億、百億起跳。

馬雲除了創立了阿里巴巴整個事業集團,也很會演說,2017年他提出「關注3個30」的忠告:「關注未來30年、關注30人以下的公司、關注30歲左右的年輕人」。和這個概念異曲同工的有奇點大學(Singularity University),召集一群有創意的年輕人,利用10週的時間去設想、規劃一個在10年內會影響10億人的計畫。台灣比較少這種「立大志、做大事」的機構或創新領導。但是在馬雲「關注3個30」概念下,台灣是否有機會不被邊緣化?

過去半個世紀在台灣有哪些人、哪些企業曾做到影響世界的事?我想除了台積電和鴻海之外並不多。張忠謀以晶圓代工開創了無晶圓廠的IC設計產業,郭台銘在全球代工之業務上,做到空前的規模,雇用員工超過100萬人,也讓他有機會併購夏普,成為世界級的企業。張忠謀曾說過,台積電不只是世界級(World Class)的公司,他期許是「世界的典範」(Class of the world)。

但大部分的人不是這麼創新的領導者及追隨者,陳義過高的理念宣示有沒有用?因12年課綱修訂,讓「實驗學校」浮上檯面,反而大學的創新、實驗幅度相形失色。過去幾年看到在大學體制內實驗性程度較大的,要屬台大機械系鄭榮和教授,透過10年的努力,在2005年帶領「太陽能車團隊」從無到有,太陽能板、車體架構設計、控制軟體,全由團隊自行打造、測試,並實際移地到澳洲去參加國際比賽,挑戰全程3,000公里、縱貫澳洲南北的考驗。

當時剛創業的佳映電影公司曾拍了「夢想無限For More Sun」紀錄這段過程;2016年、競賽後10年,佳映再拍了「夢想續航」追蹤了當年的團隊,現在有三位在Gogoro、二位在華創車電、一位在巨大自行車Giant,有人在Tesla、在德國Porsche,也有人在MIT擔任博士後研究員,另有人在研發機械人手指、自動倉儲部門設計等,都在創新相關領域的核心位置。

台灣教育出來的人需不需要有「改變世界」的情懷?台大葉丙成教授順應年輕人喜歡遊戲、愛現、不服輸的實驗性創意教學也培養出「不一樣」的學生。很多人在抱怨台灣的年輕人只追求小確幸,我們的社會要給年輕人什麼樣的啟發和教育,才能期待會有更好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