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AI 藝術作品有沒有靈魂?

2019-11-19 15:50:35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9-05/img-1559015536-51111@900.jpg
去年佳士得(Christie's)出乎意料,以 432500 美元拍賣了一幅叫「Edmond de Belamy」的畫作,是由 AI 透過 15000 幅 14 至 20 世紀的肖像畫所「生成」的作品,署名是 AI 的一個演算公式。

去年佳士得(Christie's)出乎意料,以 432500 美元拍賣了一幅叫「Edmond de Belamy」的畫作,是由 AI 透過 15000 幅 14 至 20 世紀的肖像畫所「生成」的作品,署名是 AI 的一個演算公式。

能「作出」這樣的畫,對繪畫的元素、色彩、線條、光影、構圖、背景的選擇與調和等,需要整合多少繪畫藝術的基本功夫?這些繪畫的程式及演算法是「誰」教出來或「創造」出來的?著作權屬於誰?就像西洋棋或圍棋,打敗棋王的「機器學習」或「深度學習」,背後的「教練」是誰?據我所知圍棋有王銘琬的參與;AI 會計、AI 法官、AI 記者、AI 醫學診斷,背後都有該行的高手參與指導;他們參與的動機是什麼?實現自我?超越同行?

去年佳士得以 432500 美元拍賣「Edmond de Belamy」畫作,是由 AI 透過 15000 幅 14~20 世紀的肖像畫所「生成」的作品。

而且這些實驗、研發背後都需要極大資本支持,起心動念是「誰」的興趣?只是滿足好奇心?還是有人嗅到重大商機的誘因?極端的例子如 Elon Musk 的火星計畫、Bezos 的登月計畫、Google 無人車,有人願意贊助(非納稅人公帑)這麼多錢去完成「某人」的夢想?進行這些技術的突破?

話說回來,傳統藝術家苦學多年也需要顏料、畫布、師傅的指導、臨摹的學費,但多半會認為那是「個人」努力、創造力的發揮;而現代 AI 是以財團團隊作戰來和他們「單兵」競爭未來的「藝術」市場,不太甘心。AI 藝術作品有人願意高價收購,「市場」也是要「經營」出來的,從藝評家的論述解析、說故事,到拍賣會吸引更多人願意收藏、投資這些「新型態」的創作,集體建構、創造出另一個生態圈,當中不知會有多少和「傳統藝術市場」產生重疊與排擠?

有些人較樂觀看待,將 AI 當成新工具,鼓勵畫家和其合作,結合自身的創意,開發出「新藝術」的可能性;或大提琴演奏者可以用「自行發聲的樂器」,配合優化其演奏的樂聲;就像用 CAD、CAM 替代圖尺一樣,更有效率畫出更有創意的設計圖。AR、VR 也促進了創新的藝術表現,繪畫不再只是一幅「靜止」的畫面,可以是隨需要不斷運算、再創作的「動畫」,再從中「擷取」你想要的畫面。學院派的藝術科系師生要先接受這樣的想法,用不同的方式來思考如何使用畫筆或樂器,以及創作和科技的關係。

仔細回想,傳統藝術家一樣要有贊助者,如「孟嘗君」、「梅迪奇」這類的豢養(Patronage)。現代藝術家拜網路小額贊助平台 「Patreon」 之賜,可以不仰賴貴族(可能要求你畫他想要的主題),小額贊助者比較不會干預你的創作。全球只要有一千個粉絲,每人每年贊助你 100 美金,畫家就能自在地作畫、過生活,包括參觀美術館、甚至養寵物。台灣眾籌市場較小,但台灣創作者有沒有能力或企圖到 Patreon 平台去尋求國際贊助? 最近通過的「文化基本法」也有補助創作者的條款,但比較還是 1.0 時代,通過專家評審再由政府補貼的守門概念,而不是透過市場機制,由全球認同的粉絲來贊助。

藝術家小額贊助平台「Patreon」。

「美學」及「體驗」都需要敏銳的五感,但每個人的五官敏感度天生不一樣。前幾年的冰桶挑戰、或「用聽來認識顏色」 都是「科技和人文」結合的好範例。

冰桶挑戰後續的「Project Revoice」,用自己過去的聲音來協助漸凍人發聲。透過科技協助有「五感障礙」的人去感應,會讓我們「平常人」更有同理心、平等心,發願去幫助他們。

類似的技術也有應用在緬懷親人,透過網路上保留下來的聲音、影像、文字檔,可以訓練一個聊天機器人,「扮演」你的父親、母親等,讓你繼續和他們對話;透過這些互動,讓你們有機會更親近、更「相互」瞭解(類似美劇「黑鏡」的劇情)。

這方面的善意及科技都還持續在發展,AI、AR、VR、MR(Mixed Reality)的運用可以「延伸彌補」(Augmented)我們的五官五感,吸收、學習更多的「體驗」,運用在教育上,增強人類的「深度學習」;這些增進我們「真善美」的正向力量,是否能縮短「我們與惡的距離」?從組織、團體到個人,從中美貿易大戰、兩岸或兩黨,同黨內可以鬥爭成這個樣子;藉助 AI 科技有沒有辦法撥亂反正,創造更合理、公平的初選制度、或更和諧的社會?這是我們「人性」的需求嗎?假新聞、網軍霸凌、網路詐騙充斥,你還會相信「科技始終來自人性」嗎?仍然深信「科技是中立的」嗎?科技只是被「壞人」誤用、惡用,本身是沒有靈魂的?

如果 AI 當考官、評審、法官、醫療診斷會比較不容易誤判嗎?如微軟、亞馬遜試過讓 AI 來做人才甄選的面試官或人事考核,這樣會比較客觀嗎?因為它們不帶情感,比較全觀、即時?也不會有「恐龍 XX」?但是我們要如何檢驗在背後設計演算法的這些團隊沒有「偏差」(Bias),這些都是很重要且迫在眉睫的議題。

MIT 投資十億美元成立跨全校學科的運算學院(MIT Schwarzman College of Computing)特別注重人工智慧的倫理問題,史丹佛大學成立「以人為本人工智慧研究院 Stanford Human-Centered AI Institute, HAI 」。廣達林百里董事長除了宣示未來是 AI、AI、AI 的領域(特別重要所以說三次),廣達要招募更多非理工、人文社會科學背景的年輕人加入 AI 研究團隊,讓 AI 更能兼顧情、理、法,有益於「社會」?「潘朵拉的盒子」一旦開啟,人類就失去了控制權,或者「浮士德出賣靈魂」的故事,都是大家熟悉的寓言,你說呢?

史丹佛大學成立「以人為本人工智慧研究院 Stanford Human-Centered AI Institute, HA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