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導帶人 經營管理 行銷業務 工作術 自我管理 專題 近期活動
追蹤我們
觀點 自我管理

看電影學管理!《薩利機長》:領導者是否一流,取決於「心理素質」

上海CDF集團品牌官

曾任臺灣知名文創設計旅店「承億文旅集團」品牌長,北京奧倫達集團經管處運營策劃總經理。著有暢銷書《張力中的孤獨力》。

Facebook粉絲專頁:張力中/Kris J。

看更多文章

《薩利機長:哈德遜奇蹟》改編自真實事件「全美航空 1549 號班機事故」。2009 年 1 月 15 日一架全美航空班機,原計畫從紐約拉瓜迪亞機場啟程,沒想到起飛後沒多久遭雁鳥捲入渦輪,導致雙引擎熄火,飛機瞬間失去飛行動力。

機長薩利與副駕駛在驚心動魄的 208 秒間,確認無法航返原機場或鄰近機場,做出讓飛機緊急在哈德遜河河面降落的驚險決定。最終機上乘客 155 人全數生還,此事件也被媒體稱為「哈德遜奇蹟」。薩利所到之處,全美民眾都擁讚他是心目中的英雄。

延伸閱讀 / 你沒看見的職場細節!我從《高年級實習生》學到的 4 件事

然而同時,薩利仍須接受國家運輸安全委員會(NTSB)調查:針對他迫降哈德遜河面的決策,是否有危機處理失當的可能性進行究責。NTSB 主觀假設機長有更兩全其美的解決辦法,航返原機場或迫降鄰近機場,拯救全機旅客,同時保全造價高昂的飛機。

成功救了 155 人的性命,卻被停職調查

為此,NTSB 召開聽證會進行飛行航空模擬,在過程中依照教科書的緊急應對手冊操作,理論上可以安全航返機場,但卻忽略危機處理時需要的人為反應時間。當飛行航空模擬加上 30 秒的人為反應時間後,劇情大逆轉,飛機最終皆以墜降收場,無論試了一次、兩次結果都一樣。

結果證實了薩利與其飛行團隊以強大的心理素質與優越的經驗判斷能力,當下做出在哈德遜河的水面降落決策是正確的,成功化解危難。

停職接受調查期間,薩利午夜不斷在夢境裡一再檢視那失事前的 208 秒,不斷往內心探索。受人愛戴的英雄是他,遭受調查失職者也是他,面對各方壓力與揣測,他始終內心交戰,自我質疑。在電影中,薩利面臨墜機前的巨大恐懼、深夜裡創傷不斷回放的恐懼、家庭生計斷炊的恐懼、媒體渲染質疑的恐懼、聽證會質詢的恐懼。

這一串精神歷程的演繹,動魄、鮮明而真實。我們都想知道:他怎麼度過這一切?

職場中危機四伏,如何不讓恐懼和不安壓垮自己?

身處在交織於人事物的職場中,各種壓力從四面八方而來,也許是上司、也許是同事,也可能是部屬,幾乎無從閃避,我們只能日日在毀譽之間前進,小心翼翼。面臨無法掌握的未知時,不安與恐懼也會伴隨而現。

不過你可以先問自己:為何要恐懼?面對恐懼,除了領受之外,我們能做的:是「馴馭」。

心理素質愈強大,愈能有本錢,與恐懼直球對決。「視恐懼於無物」,它就將不會影響你對於事物應有的判斷,一如薩利一樣。

也許你正遭遇職場上某種挫折與恐懼,心理壓力大到不行,不妨先自問:「我為何一定要接受這套劇本走?」。答案只有一個:所有的恐懼,都是害怕失去。你愈是害怕失去而虛應委實,所有事情的發展,將愈來愈事與願違。更甚者,心理素質是一種恐怖平衡,比的是看你與對方對峙時,誰先撐不住。

想訓練起強大的心理素質,「先學習與恐懼共處,再視恐懼於無物」是唯一解方。我知道這很難,但你必須有個開始。現在,讓我們跟隨著薩利的心路,看他如何與恐懼共處、對峙並跨越。

1. 被巨大的恐懼壟罩,應該害怕地閉上眼,還是清醒地望著?

活在世上,我們必須接受所有客觀事實的存在,恐懼如是。接受停職調查期間,薩利沒有選擇自我設限或坐困愁城。為了不讓自己過度負面,薩利選擇拉動其他狀態來平衡。

當鎂光燈需要全民英雄時,薩利一派談笑風生;當家庭需要支持時,薩利一肩承擔起安撫責任;當面對困境時,薩利選擇與部屬相互鼓勵支持。回到一個人的獨處時刻,他把恐懼留給自己消化,或在車水馬龍美麗迷離的紐約都會夜跑,或與年輕時的自己對話。

恐懼是既定事實,但他並未用唯一一種負面情緒去面對所有狀況,而是選擇在不同場景,恰如其分適當表達情緒,撐起生活的厚度。 就像年輕時飛行教官告訴他的:「無論遇到任何情況 都要努力操縱飛機。」積極維持生活的常態,就算不能飛的出色,至少飛的平穩,總是面對恐懼的至上法則。

就眼睜睜地清醒望著,去面對,去看這一切在眼前流轉。萬般之中,將愈來愈明晰。切記,若無其事,清醒直面。就算恐懼不會消失,也別讓它有機會威脅到你。

2. 恐懼與困境當下,怎麼與上司、同事、部屬相處?

當面臨恐懼時,那些來自四面八方的壓力夾雜著對你發出的情緒,同一時間向你襲來,如何做好自身心身狀態的平衡,給予正確的應對,絕對是首要把持的。

職場中,身邊的人際關係都是干擾變因:上司、同事、部屬、其他非直接關係的職場關係人。在面對與上司的對峙,可以學習薩利面對聽證會質詢時狀態不卑不亢,情緒穩定,就專業本位論事。沉著冷靜、條條敘述,直到達成溝通目的,去情緒化,這是你在職場中必須直面的挑戰,完全沒有迴避的空間與機會,唯有用專注且低濃度的情緒去面對與解決。

當面臨那些媒體或民眾的盛讚美譽,薩利接收了,卻沒過度倚賴。 當人遭遇恐懼時,心理狀態易於向感到溫情奧援的那端傾斜,就像你在職場遇到困境,渴求比鄰的同事提供心理支持,但再多的安慰,坦言之,都無濟於困境。 獲得支持有時不是壞事,但有時過度接受同事提出毫無根據的臆測,反而會干擾你的判斷。所以那些聽聽就好,不聽最好。

而當遇到困境在面對下屬時,心態上你唯有一肩扛起,無從膽怯也無法逃避。此刻你的心理狀態,將是團隊士氣鼓舞與否的重要依據。劇中一路陪著薩利的副機長,展現了高度穩定的心理狀態,無論是在情緒上或行動上,始終追隨與支持著薩利。

然而面對困境,薩利對外所表現出來的精神狀態,更是要宏觀與高大,這就是做為一個團隊主官的氣度:絕對得要凌越團隊所有人,就算是心有恐懼,裝,也要裝出來。若非於此,如果團隊成員看到主官遇到困難卻展現手足無措驚慌的樣子,局面就玩不下去了,成員心理支持將頓失所依。這樣的狀態絕非虛張聲勢,而是持續挑戰、擴張、壯大自身膽識的限界。

好好把持自身的心理素質,再有效地對職場運籌,就算客觀事實無法改變,但是在主觀意識上你能役於所有狀況之上,將有效降低你的不安與恐懼。更重要的是:恐懼會無端放大自身不安的處境,其實有時他人根本沒時間搭理你,沒這麼多被害妄想。

3. 我要讓自己在這痛苦的過程中獲得什麼?

職場中,常常見到有些人一遭遇困難,便嚷著想要放棄,或覺得自己已撐夠久了,著急於將自己的辛勞「變現」。想法沒錯,但想得太美。職業生涯就像挖礦一樣,當還沒挖到礦脈時,那些清土工作的辛苦,換不了幾個錢,還會搞得自己灰頭土臉,但而沒有這些歷程的累積,你絕對無法觸及到最有價值的部分,而過程中一定是多有痛苦,必須經歷。

職場勝負有時不是看當下,而是職業生涯中長期下來,最終脈絡成什麼樣的軌跡,而它的基調是砥礪。如果職場中的恐懼或痛苦是常態,想來,也就不足為奇,當該怎麼發生或是無論它想不想發生,你都僅是若無其事地去面對,都不會對你的情緒產生撞擊。

劇中薩利面對問題的過程當中,他想的永遠不是「下一步的結果會如何」,而是「如何把當下做好」,敦敦實實的。有膽怯,有恐懼,但沒有其他情緒。此刻唯一能掌握的,就是當下與付諸行動。他知道:這些過程一定會發生。就像劇中薩利曾經憶起年輕時還是飛行學校的學生時,老師告訴他:「無論任何情況之下,一定要把飛機開好」。同時,薩利也說:「我不喜歡無法控制的感覺:我想找回原來的我」。這一切都是力求爭取把持自我,最好的表述。

當面臨職場困境時或某個棘手或無理的工作任務,我想告訴你的是:長期來看,以「延遲滿足」為基礎,當下「視恐懼於無物」,耐心而全力以赴,最後再習得「得失不由我」 。職場中發生的恐懼,多有時泰半是害怕失去。但這次,就當做先別管失去了,這次重點,我們放在可以想著怎麼「跨越」。當如果能學會跨越,結果都已不再重要,因為過程已讓你充分成長。

所謂「跨越」的最大意義是:少輸就是贏,得幸的話,我們下次全拿。職場中心態必須義無反顧,但行為上可別孤注一擲,過了這關,才會有下一次。這次如果失敗了,對心理素質毫無減損,就繼續前進,無論是在現在這個職場,或是下一個。讓自己在痛苦之中不躁進,那就是淬鍊,而淬鍊必得成長。

那麼,究竟要讓自己在這痛苦的挖礦過程中獲得什麼?答案很簡單,就是希望能觸及到含金量超高的礦脈。當那個時刻到來,不會是轟轟烈烈,而是平靜的水到渠成。

4. 這世上英雄到底存不存在?有沒有奇蹟?

最後當危機度過,薩利毫無自滿,僅是謙虛地說:「這一切不只我的功勞,還包括我的副機長、客艙的機組人員、以及紐約市許多優秀的救援團隊在能夠成就這件事情。」薩利是大家的英雄。

這世上英雄到底存不存在?這問題乍聽之下很通俗,但放到實際生活當中,卻演繹出深刻寓意。對我而言,英雄是在每一次持續的危機面對過程,不斷放大自己的膽識之中形塑而成的。 薩利從不是要以「為了成為他人的英雄」為目標而行事,而是當他遭遇各種問題,持續無懼面對,持續放大格局,形成別人口中的英雄。但他依舊是他。

也許我們都曾想像過:當職場中的成功來臨時,可能會像彩券開獎一樣,號碼全中歡欣雀躍,生命就此有所轉折,那是偶發的奇蹟。然而當在職場中一路經歷後,思緒益發清晰,你便會明白:職場中所謂的奇蹟,是因為你發動了行為,付諸了行動過程中產生的共伴。我想告訴你:職場中有沒有奇蹟,有的。只要相信當下行動的自己,就會發生。奇蹟來的無形又平淡,只待你日後過境千帆追悟,方能意會。

mdi-tag-outline 危機管理
延伸閱讀
加入經理人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