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導帶人 經營管理 行銷業務 工作術 自我管理 專題 近期活動
追蹤我們
觀點 自我管理

我在黑心公司上班的日子:在社畜底層的深淵,我看清了職場的真實樣貌

上海CDF集團品牌官

曾任臺灣知名文創設計旅店「承億文旅集團」品牌長,北京奧倫達集團經管處運營策劃總經理。著有暢銷書《張力中的孤獨力》。

Facebook粉絲專頁:張力中/Kris J。

看更多文章

《我在黑心公司上班的日子》是一部電影,裡面滿是職場的縮影。中學輟學後,主角真男在家蹲了 8 年,被貼上尼特族(不就學或不就業的年輕人)標籤,好不容易自學程式設計、取得相關證照,決心振作重返職場,求職過程卻屢遭譏訕或拒絕,經歷重重困難,才終於進入「黑井系統股份有限公司」。

然而,真男完全沒想到:這竟是一家「黑心公司」。

主管在老闆面前滿嘴熱情,回頭臉色一變,對真男各種壓榨,每天不下百次大罵他「笨蛋」。有這樣的主管,自然伴隨著一搭一唱,為虎作倀的同事,負責諂媚奉承;與社長有染的會計大嬸,審核經費時各種刁難,當著真男的面將報銷單直接送入碎紙機,態度傲慢。

在這樣混亂惡劣的職場環境,給真男最大心理支持的,是鄰座工作專業、情商超高、處事圓滑的藤田先生。

藤田總是在真男最絕望的時刻,帶來一些小小的開解:比如為熬夜的真男帶來一份早餐,當真男與同事發生衝突時,也能巧妙化解。但整體的職場環境,依舊高壓迫人:隻手遮天的主管擅自接下期限超短的程式專案,員工不眠不休無止盡的寫程式加班,工作量一再超出負荷。

好不容易重返職場,即使面對的環境如此惡劣,不服輸的真男也決定拚搏到底,做出了一點成績,被提拔為專案負責人。但他依舊遭受到各種制肘與打擊,身心俱疲,再加上無意聞見藤田先生辭職的打擊之下,真男在辦公室情緒爆發。

這一下,像是喚醒了辦公室所有人長年麻木的良知,包含那個無用主管與諂媚同事,齊心協力將眼前原以為不可能完成的專案任務,首次展現了像是一個團隊的樣貌,如同發光的奇蹟般地完成。劇情最終並未以開心大結局收場,僅留下不置可否的伏筆。

沒有所謂的好公司、壞公司,灰色不清的地帶才是職場現狀

其實,本來就沒有所謂的好公司與壞公司,那些灰色與汙濁不清的地帶,才是真正的職場所在。劇中主角真男的處境,已是慘上加慘了:八年的與社會脫節、也沒有拿得上檯面的顯赫學歷、遭遇詭譎的辦公室氣氛、難以相處的主管與同事、有的只是無止盡的壓榨與做不完的工作,在想克服以上困境同時,同時還要考量到自己,如何才能從如深淵般的社畜底層爬出。

真男常感覺自己已到極限了,然而轉念之間,真男從未放棄的是思考「自處」。在外在環境一切都無法掌控之外,唯一能掌控的,就是自己的行動:那不問結果與意義的行動。所以,他一再燃起,一再義無反顧。

最終劇中並未指出,在一番痛苦折磨之後,必然會有甜美的果實。這未免也把職場想得太淺白,落入痛苦或甜美這樣的二元選項偏誤之中。痛苦與甜美,通常是以一種螺旋交雜的方式,在每日的職場生活中展現。它不是結果,而是必然的過程。

職場本身像是一場活劇,你知道不會有甚麼意料不到的劇情,千篇一律卻又光怪陸離。你我都可能遭遇像真男經歷過的荒誕經歷,從真男的行為經歷,或能帶給我們一些殘酷又真實的啟發。

1. 眼前的黑心公司,原來竟是可悲卻又最好的選擇?

真男的職場起步很低,沒有輕言放棄的權利:面對母親逝世、家中經濟支柱的父親還欺騙他,每天白天到公園遊蕩直到傍晚才回家,一段時日後才向真男坦承早已失業的真相。

面對這種困境,就算第一天到職就發現是黑心公司,真男不得不繼續撐下去,除非想回到過去繭居、尼特族的生活。他明白,看似毫無選擇的可悲,但終究眼前就是一個「選擇」,他把尊嚴輕放,就算被惡整、就算被輕蔑,縱有無奈,也只是理性地一一面對。事情發展至此,已經不是一份工不工作的決定了,頗有一種對人生絕地反攻的氣味。

在我看來:多數人要遇上那個好的選擇,總不這麼容易,也沒這麼快輪到自己。縱然你的人生有再多選擇,也只能拿一個。有些自己覺得好的選擇,不見得就能帶往你希望好的去發展,因為沒有任何一個選擇,沒有意料之外的變數。

只要保持轉動,一切的機會都會在過程中展現,吃苦也只是為了讓自己更明晰整個局勢,當下次的選擇或機會出現,能更明快地掌握。這次的沒有選擇的選擇,將成為下次有所選擇的依據。

簡言之,在你尚未無法替自己贏來更多選擇時,不如將心思放在短期目標上,就像真男一樣,眼前工作來一件解決一件。從每一件工作專案中當作練等,不用多想,雖然又煩又累,不也是一樁美事。聽來像不像是可悲卻又最好的選擇?

2. 看盡那些醜陋的職場嘴臉之後,要當正義糾察隊,還是順勢而為?

那些刷新職場三觀的光怪陸離,真男一件也沒有少遇到。在不經意之間,真男發現會計記載各種貪污的小冊子;誇張主管把工作甩給真男後,帶著荒唐同事夜晚花心尋歡,隔日上班還沾沾自喜地說嘴。
看透了眼下職場醜陋又真實的樣貌,真男沒有選擇揭穿,只是在眼裡望著,心裡盤算著。他無暇去摻夥或揭穿,因為來職場上班,並不是以主持正義的糾察隊而存在的。這等維護正義的事也落不到真男頭上。

事實上,公司高層並非渾然不知,只是業務能夠正常推動運作,有持續穩定的營收,這樣的景況在他們眼裡,都是可以忍受的範圍。高層有時要的是結果,太井然有序的職場狀況,他也不在意。

正如存在於組織內的藤田,工作能力好、情商高,卻無法坐得領導高位,因為高層明白:一旦藤田坐上高位,一切就會變得黑白分明,無法從灰色地帶謀利。而藤田的圓滑與正直,某種程度也能稀釋過度偏頗的亂象,帶來制衡的作用。所有存在於組織裡的每個角色,都有其「裏身分」,由得高層布局與盤算,那個渾蛋無能主管仗勢欺人,但次次都能帶著團隊將專案完成交差。對主管而言,省時省力簡單輕鬆,何樂而不為。

而在真男無法看透所有真相之前,無需過多揣測,僅得順勢而為,就像橡膠皮筏在河面漂浮一樣,不用力抗湍急的流速,過程中雖然有碰撞,有傷,但只要確保自己隨著流速在前進,等自己能拿到「槳」(工作能力被肯定或相對自主權),不僅不用隨波逐流,甚至可以順勢趕超進度。在拿到槳之前?抓好你的橡膠皮筏,盡情感受在湍急中前進與衝撞吧。

3. 在職場上抱團或傾斜,由不由得人?

雖然在過去我的著作或專欄不斷一再提及:抱團或傾斜都會讓自己失衡,立正自己,就能好好做事。然而,面對真男的複雜狀況,在同一時間發生,那些初來乍到的職場人,該如何自處?

此刻我們需要的,是一個導師(mentor)。有時這個導師,他不見得會是你的直屬主管,可能是組織裡某個神祕又資深的角色,他坐遠觀、能看清你圍困的小局,給予你一些相對的解法或行事建議。過程中他不直接對你表態,但他可能對你友善,你必須用心搜尋,但也無須全然相信。你可以做為某種理解的平衡參照。愈是跨部門,或是愈沒有業務上的利害關係,可信程度相對更高。這些都是職場維穩的權宜之計。

劇中真男在一開始就獲得藤田諸多奧援,協助他度過入職初始的許多困境,但要說藤田毫無私心,也不盡然:面對排山到海的工作,多一個能用的分擔人手,毫無壞處,藤田表現的方式溫潤精明於那個混蛋主管。

更甚,某次由於宅男工程師身體發出令人難以忍受的狐臭,那個壞心的主管與狡詐同事聯手捉弄他,在宅男工程師桌上放上一堆除臭劑譏笑他,惹得宅男工程師羞愧至想離職。這怎麼得了,藤田又站出來調解,要壞心主管與狡詐同事對宅男工程師當面道歉,而兩人歉道得言不由衷,再加上藤田的斡旋,這事也算是翻篇了。

其中沒有被說的細節,是宅男工程師可是工作主戰力,如果他憤而離職,之後工作壓給每個人更不好受,所以藤田選擇巧妙再次維持生態平衡,儒雅的外表下,可謂工於心計。

個人身處職場,保持心態正向這是必然的,也無關乎潔身自愛或抱團取暖,更重要的是看清局勢的推移與變化,像是大雁南飛一樣,試著站到有利的側翼,飛起來會稍微輕鬆一些,但重點是別光靠著一時的氣旋,奮力振翅才是令你自己持續保持飛翔高度的不二法則。

這部劇看完沒有充滿歡快的情節,只有更多的反思與細節。

無論身在台灣或是日本,職場壓力一味地與日俱增。有時你會感嘆,有時你會頹然,也許我們的心裡都曾像主角真男一樣,想像自己已經因為工作壓力不支,而絕望倒在充滿人潮的大街上。

最後,我想懇切地鼓勵讀者:保持體力,接受這些職場的各種淬鍊。學習真男,就算在最低的起點開始,也要撕掉你對自己貼上的社畜標籤,就算職場生活再如何不濟,別忘了保持一顆對他人向善的心,那將是支持你職場人生最溫潤與良善的至高秉性。

只要秉性還在,只要你心不黑,哪有什麼黑心公司。

mdi-tag-outline 職涯規畫
延伸閱讀
加入經理人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