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巔峰期自願請調、當董座還帶隊比稿!莊淑芬:我喜歡為自己開闢戰場

2019-11-22 18:39:55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9-10/img-1569984314-17438@900.jpg
期間經歷過知名廣告人孫大偉與同仁出走奧美的「危機」,算是她工作上第一次、也是最大的挫敗,「那時候要哭晚上自己哭,上班還是要趕快做事。」

採訪的緣起是,今年 9 月初,一本叫做《數位時代的奧格威談廣告》的新書,譯者之一居然是資深廣告人、現任 WPP 集團台灣區董事長兼奧美集團大中華區副董事長莊淑芬。

這麼忙還有空譯書?「過去幾個月都在做這件事,翻譯時晚上都睡不好。」為什麼還要做?「我想說數位的東西台灣也少,作者花很多心思,書裡也不全是奧美的例子,是有意義的,我就做。」

「我比較『折騰』自己,」莊淑芬用了中國人的用語,形容自己不怕苦,只要想做的事,就會想辦法盡力而為。1985 年加入奧美,莊淑芬的職涯走得順遂:1991 年出任台灣奧美總經理;2000 年升任台灣奧美董事長。期間經歷過知名廣告人孫大偉與同仁出走奧美的「危機」,算是她工作上第一次、也是最大的挫敗,「那時候要哭晚上自己哭,上班還是要趕快做事。」

莊淑芬不怕難的性格,可能要追溯到 18、19 歲時,家裡遇到財務危機,爸爸要她退學。「那是我人生最大的挫折,」但憑自己努力、拿獎學金畢業後,「過了那關,真的覺得沒什麼好怕的。」

2003 年,處在事業頂峰的莊淑芬,自動請調北京奧美,通過了 SARS、金融風暴的考驗,將中國奧美打造成集團全球第三大辦公室。跳出舒適圈,空降異地,不會很難嗎?答案依舊很有莊淑芬的風格,「這是我自己要去的,不是公司要我去的,nothing to lose,頂多沒面子,就打包回家。」

13 年後,莊淑芬真的打包回家了。她發了一封題為「回家 Go Home」的郵件給全體員工,決定回台灣,出任 WPP 集團台灣區董事長。對於這個又是她主動爭取、創造的職務,「我做任何事都是第一個,我喜歡做比較開創性的事。」

協助企業打造品牌多年,問她如何定位自己的個人品牌,「Unstoppable,要翻譯成『永』往直前。我是一個不斷在往前走的人,不會被過去發生的事牽絆,我會一直把路走得更寬。」

打造集團內合作平台,資源、客戶更有效流通

Q:2016 年決定離開北京、回台灣,不會戀棧嗎?

A:還好吧,就轉身,覺得差不多該回家了,就回來了。就是個性吧,離開一個地方到新地方,我從來不會戀棧,跟人家分手也不會(笑),就 move on。

可能我比較「折騰」自己,2003 年去北京,也是我自己要去的,不是公司要我去的。人家做好,你錦上添花沒意思,如果是雪中送炭,意義性比較大。去之前,我只是覺得自己有幾年一直在重複相同的事,做的東西也差不多。

選在台灣奧美黃金時期離開,也沒想自己去北京會不會成功。只能說,我在那邊做的事情更多,對公司有幫助,覺得自己有學習也很好,了不起不成功,也不會怎樣。

Q:出任 WPP 集團台灣區董事長,這個集團內全新的職位,是自己爭取的?

A:我做任何事都必須要第一個採取行動,喜歡嘗試開創性的事。早期廣告業「陽盛陰衰」,我不是那種保持沉默的人,有意見一定說出來,可以「挺身而進」(lean in)的事就會爭取

我那時候想法很簡單,趁自己腦筋還清楚,想回台灣做些事。原本 WPP 集團台灣區沒有設立總負責人,於是我就透過當時的大老闆楊名皓(Miles Young),由他寫信給 Martin(WPP 集團創辦人 Martin Sorrell),推薦我擔任 WPP 集團的台灣區負責人。隨後,我主動提出工作項目,並告訴創辦人,以我過往的經驗,如何在台灣執行當時他提倡的橫向協作(Horizontality)策略

WPP 集團是控股公司,旗下有多家廣告傳媒公司,每間公司的文化和領導人也各有風格。以前,他們都是各做各的事,即使拿(不)下一些案子,也不會想到能夠和集團內部的公司合作,像是市場調查需求可以請益凱度(Kantar),有公關需求可以找奧美。

我的工作就是凝聚大集團的意識,醞釀團隊的「合作氣氛」。我們從事的是人的行業,所以我自己的第一個 KPI(關鍵績效指標)是,讓彼此先認識,後續資源才可能互通有無。活動都是我自己策畫,有比較知識性的聚餐,也辦過娛樂性的卡拉 OK。

Q:橫向協作的成效如何?

A:專業經理人都很務實,從聚會上吸收新知以外,還要對業務有實質幫助,像是生意機會或拓展人脈,所以也能說我是在打造一個合作平台

3 年下來,我確實看到了一些實際效益。舉例來說,當某間公司提到有個客戶很危險,比稿可能不成功,就可以借助集團內其他公司的力量,讓客戶有機會留下來。

又或是有新客戶上門,但奧美正在服務它的競爭對手,就可以轉介紹給其他夥伴。我每個月都會請他們回報新生意的狀況,避免集團內不同公司同時比稿、削價競爭;也可以提前溝通彼此合作上碰到什麼問題,互相協調

領導者要能發揮影響力,賦予團隊工作意義

Q:要「動員」那麼多高階主管不容易,領導者需具備什麼特質?

A:一句話,就是影響力。每個領導者的特質、風格都不同,最終都應該要能夠向團隊發揮影響力。很多人誤以為影響力就是權力,但權力可以分享,影響力不行,如果你有權力而不分享,叫做暴殄天物。

對我個人來講,影響力比較重要,而且這個影響力一定要能產生正面、積極的效果。領導者的個性是低調、外顯或張揚都沒關係,最重要的是能鼓舞、激勵下屬,他們與你共事的時候,可以感受到未來與希望,並認為自己在做的工作確實有意義

Q:身為女性領導人,長期也在提倡「女力」,女性有獨有的領導力?

A:我的想法是,我是人,我是個 leader,然後我是女性,未必是男性、女性就有特定的領導風格。不過,我多年來的觀察是,男性比較追求競爭性,女性的 ego(自我)比較沒有男性那麼強,我們從小到大都是「斜槓」,要扮演女兒、妻子、媳婦、媽媽很多種角色,包容性與多樣性是被訓練出來的

職場愈來愈重視多樣性(diversity),女性可以善用自身的特質,在比較多元的生態環境裡,展現出自己的風格與能力。而愈資深的人,愈要注意不要錯誤示範,damage(損害)太大,你的品行不好、行為不對,影響的漣漪是很大的。

Q:你希望自己示範出什麼樣的領導風格?

A我想當一個有用的(useful)人,喜歡做事,不管事大事小,就是做中學,看你有怎樣的平台,把握機會。先做了,之後要講多、講少,決定權在你。沒有把事情做好的基礎,一切就會破滅。

像我現在依然喜歡看書、研讀數據資料,也會帶隊比稿,加上我們做的是創意產業,必須和市場 stay relevant(維持關聯性)、和客戶頻繁接觸,假設高高在上或者不帶隊比稿了,那就不用做了。這也會讓同事覺得受到啟發(inspiring),他們會感受到資深未必要老化。

做完之後也要懂得講故事,外國人常說,你們太謙遜(modest)了。2014 年,我接受 CNN《Leading Women》節目專訪,我印象很深刻,當時 CNN 沒有事先給訪綱,公司的公關團隊就先猜題,讓我模擬演練;最後由公關負責人親自和我彩排,過程中還突襲問問題。經理人不應該只有懂得做,也要會講、會分享,團隊才知道跟隨的主管是什麼樣的人

另外,我認為領導者還有一個很重要的能力,就是文字。我寫東西,不管是文件、email、備忘錄、小紙條都很用心,因為文字會讓人家思考,它的力量有時候甚至是大於你用說的。

Q:2003 年空降北京時,如何帶領團隊?

A:我主要做了 3 件事,包括系統與資源的整合,還有建立文化,其中最重要的是重新建立當地團隊的信心,親自帶隊比稿。當年總共比了 9 次稿,我們都贏喔!還拿下開發已久的中國移動等客戶,團隊才漸漸恢復信心,陸續拿下其他大客戶。

比稿要贏的關鍵,就是把客戶的事當我們自己的事,不只解決客戶的問題,還必須要相信「非我不可」,讓客戶感受到我們的熱誠,而且這樣的誠懇都是為了他們

我記得第一個比稿的客戶是樂金(LG),當時完全沒想法,又只剩 3 天。我臨時組了 3 個團隊、出了 3 套稿,直接向客戶展現奧美的創造力和 resourseful(資源充裕、應變力強),你們未來的需求我們都可以辦到,最後成功拿下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