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全球第一人!他靠 2 策略打造縮時攝影機,故宮、日本警視廳都是客戶

2019-11-13 10:44:53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9-10/img-1571298038-28477@900.jpg
過往製作縮時影片,需仰賴人力長時間守候、捕捉鏡頭變化,再剪輯重點,邑錡用一台攝影機就能做到。

2015 年 台北市政府拆除了忠孝橋引道,推出一支 6 分鐘的紀錄片,濃縮 6 天工作情形,靠的是邑錡的「縮時攝影機」。

過往製作縮時影片,需仰賴人力長時間守候、捕捉鏡頭變化,再剪輯重點,邑錡用一台攝影機就能做到。他們的機體有特殊省電設計,加上電池續航力強,單機(使用兩顆 1 號電池)最多可連續供電一年,和坊間競品大多只能維持 2~3 周相比,節省了人力、作業時間。

這項核心技術,是邑錡董事長陳世哲在 10 年前的創新突破,可以說,他是全球做縮時攝影單體機的第一人

近年來企業(如記錄建築工程)、一般消費者(如拍攝雲海變化),愈來愈常接觸縮時攝影,使邑錡業績近 5 年來穩定成長。攤開他們的財報,今年前 8 個月營收 4 億 3700 萬元,較去年同期成長 39.3%,創歷年新高。

起初陳世哲發現美國家庭都有花園,人們喜歡觀察植物的生長過程,開發了第一代產品 Garden Watch Cam;後來,許多企業拿這台縮時攝影機,記錄蓋房子歷程,他們加以改良,設計防水、防塵功能,並加上支架固定,便於在工地使用。

甚至,也有畫家拍攝油畫的創作過程、茶農記錄茶葉製程,滿足做「生產履歷」的市場需求。如今,他們已取得 20 項專利,去年銷售近 60 萬台縮時攝影機,故宮、氣象局、日本警視廳、英國倫敦交通局都是他們的客戶,也讓品牌營收比重,攀升到 4 成。

不過,創業之初,除了技術領先,更困難的問題是,國內外都沒有人做縮時攝影機單體機,作為一名先驅者,如何確保市場夠大、建立可行的商業模式

維持代工事業,慢慢養品牌

「坦白講,我不知道市場大不大。」話雖這麼說,陳世哲卻敢闖蕩,是因為背後有兩個策略

首先,他非常確定要經營自有品牌,2009 年推出了縮時攝影機品牌「Brinno」,讓邑錡從原本的隨身碟、筆電、相機的外型設計和結構設計代工,跨足研發、生產縮時攝影機。

然而,研發一項新產品,掛上沒人聽過的品牌名,無法推估市場接受度。因此,陳世哲的第二步是,維持設計代工(ODM)的既有業務,確保有充足資金養品牌

他指出,早期從事工業設計,專替微軟、華碩代工,但這些大廠都擁有設計團隊與生產線,他們只能承接零星訂單。例如,某品牌要設計筆電外型,委託他們畫圖,完工後只會拿到一筆設計費,卻不保證下一張訂單。同理,即使研發縮時攝影技術,用貼牌方式(小公司開發設計,最後貼上大品牌商標)與大企業合作,仍是寄人籬下。

於是從一開始,邑錡就決定走 ODM 和品牌並進的「雙軌制」模式,保持團隊的設計專長,同時請新的研發人員,慢慢培養 Brinno 品牌知名度。如果自有品牌做了一年、兩年沒有成績,還有 ODM 的營收支撐,「讓我不用兵荒馬亂,老想著要不要收掉。」陳世哲說。

幫客戶改善產品,創造持續性營收

針對 ODM 業務,陳世哲下了苦功改良,打破單次合作生意的模式。他觀察,台灣的代工產業多為一條龍式,國外則是專業分工導向,因此他找的客戶,90% 都是歐美企業,「除了幫他設計,還說服對方,讓我接生產、製造的單。」

以手機為例,邑錡設計外觀、結構,還處理開模、生產等環節,一張訂單就可以循環兩年。接著,他們聘請有生產製造經驗的設計工程師,能理解品牌設計需求,又懂下游製造商語言,成為雙方的溝通橋樑,「別小看這點,國外很多設計品都是藝術品,成本高、品質差,沒辦法量產。」

舉例來說,美國品牌 IronKey 生產隨身碟,但良率太低。邑錡向對方點出,原工廠採用「深抽」(將材料拉入沖模內)技術,導致隨身碟外殼的兩側厚薄容易不均勻,他們建議改用開模、鑄造方式,效果較佳。說服品牌端後,再把訂單生產、製造的訂單委託給國內工廠,邑錡負責品管、監督。

做到這一步的加值服務,營收也顯著上升。陳世哲說,在台灣設計隨身碟,設計費約 2 萬台幣,IronKey 當時給他們 2 萬美元(約新台幣 60 萬元)。更重要的是,由於接了一條龍服務,在隨身碟的全盛期,光一整個案子,一年營收最多就有 86 萬美元(約新台幣 2600 萬元)。

穩固非傳統式的 ODM 業務後,邑錡讓自有品牌無後顧之憂。除了研發續電力的關鍵技術,Brinno 更能專注研發新功能,因應各種需求,打造不同種類的縮時攝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