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導帶人 經營管理 行銷業務 工作術 自我管理 專題 近期活動
追蹤我們
自我管理

金曲歌王變身「電競教父」!施文彬如何靠打遊戲,長出第二事業?

mdi-eye-outline 1,306
重點摘要
  • 歌手施文彬除了音樂事業,工作之餘也是電競玩家。
  • 在傳統唱片業衰微之際,他轉而投入電玩、積極改善電競產業大環境,成功開發事業第二春。

「暗淡酒店內,悲傷誰人知,痛苦吞腹內。」這是 1993 年《傷心酒店》的歌詞,旋律到現在還印在許多人的腦中,也是歌手施文彬最為人熟知的作品,他在 MV 中梳著烏黑整齊的馬尾,身材纖瘦。

28 年過去,施文彬放下馬尾、長出白髮,年輕世代或許更熟悉他的另一個身分:電競教父。

比唱歌更早「出道」,玩到世界第一

檢視施文彬的人生軌跡,會發現他在遊戲上的「出道」時間,不比他的歌唱事業晚。施文彬說,他是遺腹子、母親工作忙碌,是音樂和遊戲陪伴他長大,遊戲資歷超過 40 年。

施文彬在演藝圈出道時,正值 90 年代台灣唱片黃金期,熱銷唱片可達百萬銷量。與台語歌后江蕙合唱《傷心酒店》,讓施文彬迅速走紅,首張專輯《愛越深心越凝》銷量即突破 70 萬張。2007 年施文彬迎來歌唱事業最高成就,以專輯《真情味》榮獲金曲獎最佳台語男歌手獎。

風光背後,施文彬也像同時期多數音樂人,遭遇音樂數位化、實體唱片銷量下滑的危機。施文彬回想,他走過唱片全盛時期,「知道台灣流行音樂可蓬勃到什麼狀況」,2000 年後唱片業一直沒有好轉,銷售最好的唱片頂多賣 30 多萬張,以前趕通告的時間沒事做就玩遊戲。

施文彬表示,他私下一直是遊戲玩家,過去工作空窗期時,除了創作、練習與找唱片公司,一天可花 10 多小時玩電玩,還被老婆笑稱「別人家是爸爸陪兒子玩遊戲,我們家是兒子陪爸爸玩遊戲」。這段期間締造的遊戲成績,成為開啟施文彬人生第二條曲線的契機。

獲金曲獎隔年進入遊戲公司,成立電競協會推動修法

2001 年,施文彬在《暗黑破壞神 2》人數最多的伺服器排名第一、2003 年受網友推戴為《天堂》城主,每兩日就要號召數百位網友一起守城,「我玩很多遊戲玩到世界第一,與很多遊戲公司產生連結」,施文彬說。獲金曲獎隔年,因思銳遊戲公司看上施文彬的遊戲資歷,邀請施文彬任職。

從單純的玩家到進入遊戲產業,施文彬看到電競產業兩大難題,一是社會對電競的不理解,二是產業沒有歸類,衍生場地、經費、選手身分種種問題。

施文彬眼看台灣許多優秀選手,受限於法律與社會觀感,無法獲得相應的資源,令他感到十分可惜。憑著一股使命感,施文彬在 2013 年成立台灣電競協會,運用公眾聲量,促成 2016 年立法院舉辦「電子競技未來產業方向與歸類」公聽會,立法院也於 2017 年通過修正案,將電競納入運動產業。

回顧那段歷程,施文彬感性地說,「成立協會時沒有人看好,但我自認為是藝術工作者,想讓自己喜愛的環境更完善。」

這股堅持做喜愛事物的傻勁,也讓施文彬至今創作不歇,每年發表一張新專輯。音樂工作室都是合作 20 多年老夥伴,工作很有默契,只要一句話,就知道對方想做什麼,每張專輯也會事先設定路線,精準定位不同類型的歌曲內容,從情歌一路唱到電競、社會關懷。

施文彬坦言,早期決定走創作時,就推掉很多不喜歡的演藝工作,好讓自己有空閒可以思考作品。對他來說,唱片是與歌迷的約定,當他遇到白髮蒼蒼的歌迷帶著孫子來聽演唱會,「那是錢買不來的感動」。

今年,台灣電競協會剛舉行全台最大業餘賽事,吸引超過 2000 人參賽,同時間施文彬也正展開新專輯的宣傳,但他每天還是花 3 至 4 小時開遊戲實況,因為音樂與遊戲是他最熱愛的兩件事情。

mdi-tag-outline 職涯規畫
延伸閱讀
加入經理人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