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生堂忍痛割愛專科、UNO!94 歲的保養大廠,為何捨棄平價日用品牌?

資生堂忍痛割愛專科、UNO!94 歲的保養大廠,為何捨棄平價日用品牌?

經理人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21-07/img-1626690259-80993@900.jpg
日本保養品大廠資生堂於今年初宣佈,把日常用品事業交由專門公司經營,未來將專注於高階保養品及數位轉型,盼能成為最懂美麗的數位專家。
日本保養品資生堂(Shiseido)2021 年 2 月宣布將個人保養用品系列事業包括: UNO、TSUBAKI、專科等品牌,透過公司分立的方式新成立公司 Fine Today Shiseido,並以約 1600 億日圓讓渡給歐洲 CVC 基金(CVC Capital Partners)投資成立的 Oriental Beauty Holding(簡稱OBH)。 資生堂於同日收購 OBH 母公司 Asian Personal Care Holding 35% 的股份,未來將為 CVC 提供支援。 UNO 等相關品牌在消費者大眾的知名度高,甚至部分品牌發展歷史長達 60 年,以 2019 年估算,貢獻資生堂的營業額高達近 1056 億日圓,占整體營業額約 9%,打造一個品牌相當不易,為何資生堂放棄這些知名事業? 資生堂旗下擁有眾多知名品牌,如男性造型保養品牌UNO等。 截圖自Twitter 對此,資生堂的回答是, 雖然個人保養產品系列是資生堂已經營 60 年的產品線,但考量深耕中國等亞洲等地區,需要更多專業的市場經營技能,決定分割獨立公司營運以更聚焦 。 mdi-chevron-right-circle 延伸閱讀 化妝品要在百貨公司才會賣?資生堂稱霸市場的秘訣,竟是在「偏鄉小店」! 事實上,資生堂過去一直將資源集中於高階化妝品市場,對日用品事業的投資並不充足。 而另一個原因則是資生堂經營策略轉變, 由原先銷售額至上策略,轉為重視收益性及提高現金流等營運方向 。未來的資生堂將專注於肌膚保養美妝事業,並期望於 2030 年前能成為該領域的世界第一。 將日用品事業交由專業公司經營,特定化經營市場提高收益 Fine Today Shiseido 於今年 7 月 1 日成立,將納入資生堂個人保養產品事業的主要經營團隊,包含來自資生堂約 700 名從業人員,資生堂也表示,未來將善用原本資生堂日用品事業部門的研究開發及行銷機能。 而 Fine Today Shiseido 的社長則是曾任佳麗寶(Kanebo)社長的小森哲郎,對相關產業也是相當有經驗。小森哲郎表示 未來將強化日本國內及中國等亞洲市場,並以數年後上市為經營目標 。 Fine Today Shiseido社長小森哲郎。 Fine Today Shiseido 而過往組織以日本國內市場為中心,但海外市場的銷售額比例的巨幅成長,使得原本的日用品事業組織必須進行擴編。經過本次事業讓渡後,將日用品市場由專門的 Fine Today Shiseido 來經營,未來將明確品牌組合,並對持續成長的品牌再進行投資,此外將提升展品收益率並針對亞洲各個市場進行更特定化的經營。 專注於化妝品市場,期待透過數位轉型提高營收 成立於 1927 年的資生堂,集團年營業額約 1 兆日圓,而集團總從業員約 4 萬名,主要經營事業為化妝品及肌膚保養產品。雖然曾進入生理用品、潔牙、清潔劑等領域,但已分別讓渡給他公司或退出相關市場,若從資生堂的經營歷史來看,本次將個人保養產品事業交由 Fine Today Shiseido 經營,並非稀奇。 mdi-chevron-right-circle 延伸閱讀 虧損 130 億、大砍 2000 人!慘況迫使「雅詩蘭黛」下一步往哪走? 日前資生堂社長魚谷雅彥表示, 未來的資生堂將會善用數位資訊,將經營重點集中於顧客需求導向為基礎銷售策略,以成為世界頂級的化妝品公司 。 而為實踐美容市場數位化革新策略,資生堂於 2021 年 5 月宣布與埃森哲(Accenture)合資,7 月成立資生堂 INTERACTIVE BEAUTY 公司,期望透過數位轉型達成連結消費者日常生活、活用數據進行行銷活動與事業營運、具高生產性的工作改革的三大目標。 而具體的方向則是 將集團全體基幹的系統標準化、效率化,進化成為最懂美麗的數位、IT 專家集團 。 舉例而言,顧客於網路或於店面進行肌膚診斷,或是進行虛擬上妝後將相關資料儲存,並連同銷售履歷等資訊累積後進行分析。這些資訊除了能成為往後研究開發的資料庫基礎外,亦可為客戶提供不限時地更貼近個人需求的銷售服務。 wikimedia commons 愈來愈多日本資深企業加入數位化轉型的行列,顯見數位化轉型對未來事業經營的重要性。而多數的日本企業選擇藉由外部公司進行轉型作業,但面臨的卻是自身員工與外部公司間對數位轉型概念的落差,故如何順利的將數位轉型概念導入自身企業則是不得不處理的課題。 資料來源:國際商業Online、資生堂、Wikipedia、每日新聞、WWD、ITmedia (本文出自數位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