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被欺負,忍氣吞聲不會更好過!老闆教會我的職場溝通之道

2019-11-15 20:12:35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8-09/img-1537926054-21181@900.jpg
與我共事過的人,不論是我的老闆、同事或部屬,大概都會認為我很願意溝通,同時還很不害怕衝突(confrontational)。因為在我第一份工作時,就有幸見證到健康衝撞(constructive conflict)的力量。

與我共事過的人,不論是我的老闆、同事或部屬,大概都會認為我很願意溝通,同時還很不害怕衝突(confrontational)。因為在我第一份工作時,就有幸見證到健康衝撞(constructive conflict) 的力量。

那時我是個小秘書,台灣還沒有宣布周休二日,但外商福利不錯,周末沒什麼事的話,只要秘書輪班即可。我是全部門最菜的人,而我的同事是資深大頭的秘書,總是仗勢欺人,畢竟她老闆是我老闆的老闆,當她要跟我「調班」或請我「代班」, 我自然不敢也不該廢話太多。

只是,連續多個周末她都「剛好」有事,全交給我值班,我終於忍不住帶著滿臉笑意的面具去問她,怎麼周末那麼精彩豐富?她才說:「我一趟來要快兩個小時,才來上 3 小時的班,很划不來耶。」我整個怒火中燒,所以每天要來回通勤 3 個小時的我,時間就不寶貴是嗎?但說來慚愧,當時的我還真不知道怎麼處理,就繼續乖乖來上班,然後回家嫌東嫌西地遷怒家人。

幾次她的老闆問起,怎麼周末都是我來值班時, 她也總能搶先一步快速回覆,「她自願的,人真好, 這個年輕人有前途。」我跟她並排坐著,日復一日,忙得需要小跑步,卻眼見她一整天中總是有半天在聊天或揪團購,她的老闆看起來也很喜歡她。我覺得不太對勁,但也覺得自己根本無能為力改變現狀。

直到我滿肚子大便到很少笑容,終於引起我老闆的注意。他逐項了解我的工作內容後,發現我有一半時間在做不是他要我做的事。

他問我:「妳的老闆是誰?」

我說:「你。」

他問:「那妳為何在做別人的秘書要妳做的事?」

我答:「我想這也是我們部門的事,總是要如期做完比較好。」

這時候他站起來,帶我去找資深秘書,直接說:「這個人報告給我,她的時間由我來分配,這些屬於妳的工作還給妳,如果妳覺得妳的工作負擔太大,請與妳老闆溝通。」

我當時心裡的感覺錯綜複雜:一方面擔心,老闆是要讓我的日子更難過嗎?資深秘書一定會用別的方式找我麻煩的!一方面驚喜,原來被老闆罩感覺這麼爽!我永遠忘不了我老闆的氣定神閒和處理方式,真是帥翻了。同時又有一方面感到羞愧, 這樣一個秘書間的小事我都搞不定,還能期待被賦予什麼大事呢?我一輩子只能靠別人來處理我的狗屎嗎?

從此,我決定學習老闆「健康衝撞」的溝通方式,自己處理那些職場內麻煩的事,而不是被動等待救援。在一次次的實戰中,我總結出 3 個心得,可以供你參考:

1. 直接不代表失禮,鄉愿反而無助工作

職場上,免不了有喜歡一點一點測試別人底線,或挑軟柿子吃的人,不過更關鍵的是,「時間」是公司內所有人都共同擁有與受限的不可逆資源,每個人都希望在有限資源裡,完成需要或想要完成的事。

直接表達不必然代表得不禮貌, 但我個人認為職場上一味鄉愿或討好是很無效的做法。

「健康衝撞」的目的,不是刻意找人吵架、找麻煩,而是期待能夠在團隊內找到工作的共識,即便過程再針鋒相對,事後通常還是能一起喝酒吃飯。

2. 站在對方的立場提供建議,鍛鍊換位思考

上班有一件事情很有趣,就是不論職位高低,工作永遠做不完。所以當你嘗試運用溝通解決自己的問題,通常會有意無意增加別人待辦清單上的工作項目,很難避免對方的反彈抗拒。

在已經取得工作共識的前提下, 我會進一步提供 1~3 個對方可能需要或可以進行的做法,對方收不收是他 / 她的自由,但鍛鍊自己的同理心與解決問題的能力是我的選擇

3. 溝通和決策的字詞,別被情緒左右

一顆著火的糖果朝你丟過來,你的第一反應是什麼?一定是閃。一個再有能力的主管,或再好的建議,帶著負面情緒講出來,就像包著火衣的糖果,即便知道糖果很甜美,還是沒人想接住。

我常認為工作的場域是神聖、專業的,沒有人應該承受另一個人的情緒,所以我會特別關注自己的決策與溝通,是不是有被情緒左右。但畢竟是人不是神,遇到火氣上來時,練習深呼吸、離開場域 10 分鐘買個飲料,或刻意做件別的事,這是尊重別人,更是尊重自己的一個態度。否則你發洩10分鐘,接下來可能要花百倍千倍的時間去修補、討好、溝通,CP 值實在太低了。

不主動製造衝突,但不害怕面對衝突,就能處理一般人不願意處理的時刻與事件, 自然能比一般人承受更大的責任,享受更大的果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