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你有「人脈存摺」嗎?懂得運用兩種人際關係,能讓組織績效更高

2019-11-14 04:24:04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9-04/img-1555664135-76481@900.jpg
管理社會學的核心思維,不是偏重經濟學或社會學,而是強調人的決策無論是否基於理性的經濟動機,在決策或執行過程中多少會受到一些社會因素及過程的影響。

在 2001 年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約瑟夫.史蒂格里茲(Joseph Stiglitz)曾認為,經濟學是用來分析人類的理性行為,而社會學則是分析不理性的部分。

絕大多數的社會學家都認為這其實是一種誤解,我認為比較持平而貼切的看法應該是,社會學並非否認人的理性,而是強調決策無論是否基於理性的動機,在決策或執行過程中多少會受到一些社會因素及過程的影響。這個看法,稱為 經濟行為的社會鑲嵌 ,是管理社會學的核心思維。

因此,本期開始推出的管理社會學專欄,我也會從經濟學與社會學角度,來探討管理上的種種問題。

決策動機不完全理性,也關乎社會關係

美國社會學大師馬克.格蘭諾培特( Mark Granovette r)在他的著作《找工作》(Finding a job)一書中指出,除了向企業投遞履歷,很多人會透過社會網絡找工作,其概念接近我們一般所謂的 「人脈存摺」

舉例來說,一個人的親戚好友圈,由於頻繁互動,屬於社會網絡中的強連結,而互動不是那麼頻繁,像是只有數面之緣的朋友、小學老師、高中同學等則屬於弱連結。

雖然親友比較願意幫忙找工作,然而從他們身上獲得的資訊常與我們已知的重疊,反而不容易提供新消息;相對地,弱連結生活圈子與我們差別較大,比強連結更容易帶來新資訊,也比較可能幫我們找到工作。

從這個例子,我們就可以看到,經濟行為(找工作)如何鑲嵌在現行的社會關係(例如人脈存摺)中。格蘭諾培特的結論是,雖然親友可能較願意幫忙(動機較強),但是透過弱連結(社會成員之間連結程度)比較容易獲得特別的機會,顯示社會結構的影響力可能勝過動機。

再舉一個例子,美國西北大學教授布萊恩.烏吉(Brian Uzzi)曾研究紐約成衣業,他發現紐約成衣業市場基本上有兩種交易關係:

  • 純粹商業交易關係 ,特性是短期交易、只談成本、只在乎錢
  • 鑲嵌關係 ,特性則是長期合作、密切而重關係

兩種不同的關係形成不同的結構,純粹交易關係形成市場結構,而鑲嵌關係則形成網絡。

純交易關係有助於接觸新訊息,鑲嵌關係則能形成策略聯盟

烏吉發現,在鑲嵌網絡中的組織,比起純粹市場中的組織,因為彼此有信任關係,比較容易形成策略聯盟,也比較願意向對方傳遞內線消息,因此更容易接觸到獲利的機會。

然而這種關係只能 「有點黏,但不能太黏」 ,因為在高度鑲嵌的網絡結構中,使得資訊在既定的網絡流通(就如同前述人脈網路的強連結般,資訊重複性較高),組織失去接觸新資訊的管道,減少資訊多樣性,增加組織慣性。

這時候市場關係就可以派上用場,因為市場交易關係提供了更多接觸訊息的管道,使組織有機會尋找新的合作夥伴。

所以當組織與外界交易時,同時利用鑲嵌網絡與市場結構兩種管道時,組織績效會上升。當組織太依賴某一種方式與外界交易時,組織績效會降低。

我們前面舉了兩個例子,一是個人找工作時,受到社會關係影響,另一是企業在交易時,也會形成純粹交易關係或鑲嵌關係。最後我們要談的是包括法律在內的種種社會制度,也是社會緩慢創造的結果,當制度終於形成,人們便會調整自己的行為來符合制度。然而,制度的背後也可能隱含著成員之間的利益衝突,導致制度再次調整。

制度的形成,也需要種種社會對話

舉例來說,勞動基準法就是勞資政三方權衡,慢慢建構起來的,一旦實施,人們便會開始調整他們的行為來符合法律。勞基法從 1984 年開始實施以來,經歷了一連串的調整、修法,也不斷影響後續勞動市場的運作方式。

2017 至 2018 年勞動基準法修正(又稱一例一休再修法)爭議,起因於從 2017 年就開始推動的修法,不到一年間再度修法,其中涉及了如何落實周休二日的立法目的?是否該將工作安排如輪班、加班,及周休改為高度彈性化或訴諸勞資協商?其間立法、討論、修法的過程,代表勞資成員的利益衝突與協調,也是一種社會建構,需要種種社會對話,及勞資政三方的調整。

總歸而言,經濟行為並不只是由自利心(追求利潤最大)所決定, 信任、規範、關係、權力都會影響經濟行為 ,有些要看彼此是否互信,有些是為了尋求社會認可,有時著眼點在於追求權力,或是在權力關係底下不得不然等因素。了解決策時的動機及決策背後的社會情境,有助於我們了解管理者如何決策,甚至預測其未來可能的動向。

柯志哲

台灣大學社會學系教授,紐約州立大學經濟學碩士、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社會學博士畢業。曾任中山大學人力資源管理所助理教授、台灣大學社會學系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