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三十年的機緣與化育

2019-11-18 10:40:24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9-04/img-1555995529-35886@900.jpg
前陣子參加「誠品三十周年」的活動,包括吳清友的紀錄片「之間」,未來書店展及誠品書店為籌辦三十周年的各種點滴。古人說「三十而立」,誠品三十年的努力與堅持為台灣創造出一個無法被取代的人文風景,對閱讀及生活帶來不可抹滅的深刻影響。

十年前,我寫了一篇「蘭陵 30 與誠品 20」,說明這二個組織在台灣的文化及創意地景上帶來的貢獻,其領導人的初心帶給台灣的機緣。一晃十年過去了,前陣子參加「誠品三十周年」的活動,包括吳清友的紀錄片「之間」,未來書店展及誠品書店為籌辦三十周年的各種點滴。古人說「三十而立」,誠品三十年的努力與堅持為台灣創造出一個無法被取代的人文風景,對閱讀及生活帶來不可抹滅的深刻影響。

吳清友的紀錄片「之間」在誠品劇場的首映會。
溫肇東

不久前也參加了以「咖啡紗 S.Café ®」聞名的興采公司三十周年晚會,在星級酒店席開八十桌,產、官、學、研、國外的夥伴一同參與盛會。和創辦人陳國欽認識已二十年,也是內人在輔大織品系第一屆 EMBA 的論文指導學生。興采在環保材質、機能性布料的創新與努力,為台灣的紡織業開創出另一個里程碑,也是中小企業的典範。

興采公司三十周年邀請到沙繪達人來述說咖啡渣與機能性布料的故事。
溫肇東

能走過三十年的企業確實很不容易,同一時間出發的公司多半已退出或淡出市場。他們當年的創業當然各有其脈絡與機緣,目前則是透過他們的組織,提供更多人的生計、生涯與生命的機會。

回頭看三十年前,1989 年正是天安門事件事發那年,記得我在電視上看到坦克車開進廣場的畫面,很清楚地想說「我們正在目睹人類歷史上重要的事件」。同年,世界上其他地方還發生什麼事呢?簡略提及二個重要事件,日本昭和裕仁仙逝,平成元年開始,也是從「日本第一」轉為「日本失落」的開始;另是柏林圍牆倒塌,象徵東西方長期冷戰的結束。

三十年前的台灣自身,若回顧起來也是重要的轉捩點。

一九八○年代,台灣的高成長年代已到了尾聲。台幣升值,產業被迫出走或轉型。而長榮航空、華碩電腦、台灣職棒、蔣經國基金會都因緣際會在 1989 年創立(台積電更早兩年,1987)。這些組織、機構都在過去三十年為台灣的經濟與生活編織了重要的經緯。很難想像若少了這些組織,今天的台灣會是什麼模樣?

在此我想說另一個三十年的故事。天安門事件後,大家對中國大陸改革開放的步伐採取觀望、冷卻的動作。當時徐小波和麻省理工學院史隆管理學院(MIT Sloan School of Management)院長梭羅教授(Lester C. Thurow)卻認為西方應更積極瞭解東方,尤其台灣應能扮演什麼角色,進而開始構思雙方合作的可能性與細節。二年後,二十個企業/企業家各捐了五十萬美金,共計一千萬美元,成立了「時代基金會」(EPOCH Foundation)。

時代基金會與 MIT 史隆管理學院、CSAIL(計算機科學與人工智慧實驗室)、媒體實驗室、創業發展中心、技轉辦公室等全面性的合作,雙方每年互訪,一年台灣企業去 MIT 見學,聽取最新的政經見解,參觀其實驗室的最新技術發展;另一年則由 MIT 的教授群回訪,並舉行公開的研討會。MIT 至今已經歷四位校長,台灣出資捐助的企業如廣達、台達電、永豐餘等三十年間的發展,在先端科技研發與 MIT 的互動都有密切的關係。

除了大公司和 MIT 先端科技的連結外,時代基金會從 2000 年起和 MIT 創業發展中心(Entrepreneurship Center)的合作衍生的成果是另一個重要的軸線。大部分的年輕人認識「時代基金會」多半是透過 YEF(Young Entrepreneurs of the Future)及 Gerage+,而其前身是始於 2000 年 MIT 想和台灣合作成立「亞洲創業發展中心」(Asian Entrepreneurship Development Center, AEDC),藉以協助亞洲的新創。MIT 在科技創業的成果和社群、生態圈都很豐碩,台灣剛挺過亞洲金融危機,是亞洲少數受到影響較小的國家;台灣由台、政、清、交四校參與,進行課程培訓的移轉,足以吸引鄰近國家來取經。

不過由於 MIT 要求支付五年聯名的使用權利金高達二千萬美金,我們努力了四年,編寫了七版以上的營運計畫書,也說服了部分政府單位,如中小企業處、工業局等編列(Earmarked)了部分預算,但終究因這個投資所費不貲、不財務上易回本(無形效益較難評估)而放棄。有些已編列的預算就成為 YEF 前幾年的經費來源,並啟動了年輕新創的美國訪問團,很多後來成為新創的種子。為持續育成這些團隊,也促成後來 Garage+ 的成立,近年更連結國際的新創團隊,Garage+ 成為育成加速器與共同工作空間,為台灣的新創圈點燃了重要的火種。

台灣從美國各個名校畢業的校友很多,MIT 不算是最多的,但三十年來這個深且廣的關係與成果卻是很少學校能及的,而且是由非 MIT 校友的徐小波所促成的。

本文是由回顧三十年前一些創新的人物與組織,他們啟動了一些新的契機,影響了許多人的生命與成長;當他們的組織漸成熟後,又階段性地扮演不同的角色,給不同人更多的可能性。社會的進展和演化不就是這樣,個人有幸能認識這些舵手並參與、見證其中的部分,特別為之註記。另一方面,現在有什麼樣的人物和組織會影響我們三十年後的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