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導帶人 經營管理 行銷業務 工作術 自我管理 專題 近期活動
追蹤我們
觀點 領導帶人

公司裡「戰將」一大堆,反而是組織毀滅的源頭!領導者如何處理職場中的派系鬥爭?

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整合長及財務長

曾任城邦媒體控股集團總經理兼財務長、資誠會計師事務所協理,具有台灣、 美國、中國會計師資格。

看更多文章
重點摘要
  • 公司裡戰將如雲,如果有助於公司發展就是好事,但如果戰將自以為是,演變成不同派系,割據山頭、爭奪資源,領導者該怎麼應對?

新創事業多半靠著有理想、有抱負的創業者得以存活,當事業愈做愈大時,難免會有一些功績彪炳的戰將出線,職位頭銜從傳統的如總經理,到執行長、財務長、營運長等等,更誇張的是,有時把「XX長」改成「XX官」,還要加上「首席」二字,如首席執行官,用以膨脹位階,如果是透過併購而組合的集團事業,只怕放眼望去,各個單位都有草創時期從 0 做起的創辦人、發起人。

企業中的戰將,通常脾氣急躁而不會溫文儒雅、一意孤行而不屑聆聽其他人、瞋目謾罵而無法慈眉善目、膽大妄為而忽略謹言慎行。

說穿了,戰將就是難搞,自以為是,目中無人,在一般同仁的眼裡,能避則避,能閃則閃,要是一不小心惹到他,不只被「羞辱」也無法反擊,還要相信他(或她)愛之深責之切。

功績彪炳的「戰將」,恐成集團分崩離析的源頭

在集團裡的各個單位,戰將經營業務,招兵買馬集結人才後,得以擴展事業版圖,集團倒也隨之壯大起來,本是美事一樁;但通常事與願違,各個戰將嘴巴上說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但難免計較資源分配不均,為了消弭紛爭,只好各劃疆界,戰將據地成為山頭。但公司的業務疆界畢竟很難講得明白,踩來踩去,相互廝殺一番後,集團恐怕還沒來得及整合,就走向分崩離析的路了。看在競爭者的眼中,豈不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等著坐收漁翁之利。

企業中難搞的戰將多了,就成了山頭林立,各個山頭都自認自己是最厲害的角色,誰也不服誰,比較悲慘的劇本是,出現一些吃味兒的同仁,反倒將不對盤戰將的功蹟,挑剔扭曲成一無是處,彼此間互貶,更甚至於猜忌,山頭儼然成了派系,上演宮廷劇的明爭暗鬥,大山頭恆大,加速了小山頭的滅亡,對集團事業而言,這真是內傷。

不聽、不傳二手訊息,才是明哲應對之道

如何在山頭派系中存活下去?首先,催眠自己,公司內根本沒有山頭派系,只是有些說話比較大聲且直腸子的人,不要自己嚇自己。

我試著勾勒出戰將們的豐功偉業,對比他(她)們的人格特質,牢記他(她)們展現的策略遠見、執行魄力等等,擇出我認為他(她)們的好,製作成案例。接著,我會用我的角度傳播這些真實的案例,因為它是真的,說起人事時地物,有時還配上人證及物證,所以從不會被打臉。

再加上,我傳播的不只是單一戰將的好,而是多名戰將的優點,建構了我獨立公正的形象,久而久之,反形成我自己的影響力,公司的氛圍也會因此愈來愈和緩了。

如果輾轉收到負面的訊息,例如甲說乙不好,或是丙罵我不對的時候,告訴自己,從別人聽來的不算數,要親耳聽到且親眼看到的,才能信。我總能體諒地回給傳遞負面訊息的人,「您可能只是摘取了對話中的一小段,如果我們聽齊了整場的對話,加上前因後果,肯定就不這麼負面了。」

這樣一堵,這些壞話也就僅止於我。我特別記得多年前傳來關於我一路拉拔起來的子弟兵,他在另一場閉門會議中大罵我一頓,說得像真的一樣,而我就是有本事催眠自己,相信他絕對不會背後刺我一刀,也不必興師問罪當面對質。
後來,我仍不遺餘力拉拔他,結果是,在多年的職場生涯中,他也給了我很多幫助,直到現在,我們仍是默契極佳的合作夥伴。

學習對方的好,無視對方的壞

面對戰將,好比夫妻及婆媳相處之道,放大對方的好,無視對方的壞,傳好話不傳壞話,雖不至於去阿諛奉承,但至少不要視而不見他(她)們的好,如果我們打從心底讚美配偶及婆婆的好,日子久了,對方怎會無動於衷?

同樣的,面對戰將們,如果我是打從心底認同他(她)們的好,視對方為我職場導師,日子久了,被我洗腦的人愈來愈多時,林立的山頭變成了綿延的山巒,集團的整合,理應就在不遠處。

我偶爾還是要自私一下,與其糾結在山頭派系間的鬥爭中無所適從,還不如換個角度,虛心學習戰將為何能走到這個地位上。如果能從中偷學個一招半式,同時警惕自己要維持好修養,或許有一天,真能從 nobody 進階成 somebody。

mdi-tag-outline 領導帶人
延伸閱讀
加入經理人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