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導帶人 經營管理 行銷業務 工作術 自我管理 專題 近期活動
追蹤我們
自我管理

關上門哭一場!廁所如何成為職場的避難天堂?

mdi-eye-outline 6,381
重點摘要
  • 以髒亂著稱的廁所、狹窄的汽車駕駛室並不舒適,卻成為了當代人生活的避難所。
  • 人和人之間的距離被極大的縮短,廁所的存在成了都市人短暫逃離現實的避難天堂。

世界廁所組織曾發布一組統計數據,每人每年大約要上 2500 次廁所,人一生中平均有 3 年在廁所度過。

這麼漫長的時間都是在方便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我和身邊的朋友聊了一下,大家的答案可謂是五花八門、盡顯神通,有說是去抽根煙放鬆一下、也有說只是去廁所補個妝等。

其中比較典型的回答是,去廁所只是為了獲得稍許的緩衝,以躲避家庭乃至工作的壓力,享受片刻安寧。

最近在社群媒體上關於廁所、帶薪拉屎的大量討論似乎也印證了這一現象,廁所作為家庭、社會的公共設施,反而成為了個人的「生活避難所」。

類似的環境還有汽車駕駛座,早前網路上就有網友貼文表示中年人開車回到家之後,往往不會立刻上樓回家,而是會在駕駛座上靜靜地待一會,享受短暫的個人時間。這則貼文引起廣大迴響,不少人都稱被戳中。

以髒亂著稱的廁所、狹窄的汽車駕駛座,環境怎麽都說不上舒適,卻成為了當代人生活的避難所,這是為什麽?

廁所是一個有著正當理由和外界隔絕的個人空間

我們不妨思考一下生活中還有多少個地方,能擔當起「生活避難所」的功能,恐怕並不多,而廁所又是生活中最為常見的建築之一,它的功能性恰好與生活避難所相對應。

如今的廁所不僅是人們進行生理排泄的場所,還兼有整理自身、思考、自我放空等一系列功能,是少數有著正當理由和外界保持隔離的空間之一。

廁所建築的功能拓展,是當代生活發展中一條有趣的支線,它和社會發展、自我空間的萎縮、以及科技對廁所的改造等都有著密切的聯繫。

人們之所以願意忍受難聞的氣味、不太乾凈的環境,也要逃進廁所享受片刻安寧,原因正是自我空間的萎縮。近代工業和城市潮的快速發展與拓展,讓人口數量和建築密度都激增。

從地廣人稀到密度激增的高樓大廈,人和人之間的距離被極大的縮短,人們不得不面對一個愈來愈密集化的公共空間,尤其是在高樓大廈中的上班族。而廁所是少有的、有著正當理由能隔絕外界、暫時逃避職場壓力的一個個人空間。

《互聯網人如廁報告》提到,33% 的網路業員工將如廁當作一種解壓方式,而如廁時間往往也和壓力大小有關,壓力愈大如廁時間愈久。

作家簡・雅各布斯曾在《美國大城市的死與生》中討論社區環境與社會問題的聯繫。她認為美國社區犯罪率的降低原因並非是警察數量增加,而是街道商店、居民等一系列組成密切聯繫的社區環境抑制的犯罪率,居民會對社區的情感會讓他們產生一定的責任感,相互之間阻止犯罪出現。

社區作為公共空間,多以村、祠堂等宗族關係的形式出現,在城市化建設和工業建設大潮中,人口大量遷徙,人們走入了更為密集的住宅區,但這些住宅區卻又缺少像公園這樣的公共活動空間,人和人的聯繫在進一步減弱。

這時情感上的交流空間減少,情緒無法向外輸出,新的情感交流空間建立需要一定時間建設的情況下,情緒就只能內化了,也因此人們再次走入情感上的個人空間——廁所,梳理自己的各種情緒。

《互聯網人如廁報告》中也提到了,發呆、哭等是網路業員工在廁所中常會做的事。

廁所在這種過程中起到了維護個人尊嚴的作用,社會環境對個體的要求是得體的、不出錯的,如果在公共空間展現出負面情緒、大吵大鬧這種,往往大家會認為這是十分丟臉的,是對個人尊嚴的一種傷害。

當然,科技作為現代生活的變革者,也在廁所成為個人生活避難所的過程中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1964 年,日本東京奧運會期間有大量外來觀光遊客進入,酒店的住房需求激增,為了滿足遊客需求,東京新大谷酒店需要加快工期裝修,但由於當時的傳統技術限制,幾乎是不可能剛在奧運會前完工。

這時日本衛浴品牌 TOTO 推出了一個劃時代的發明——整體衛浴(Unit Bath),將廁所內的衛浴設施提前組裝好,採用一體化設計,加快組裝速度,最終趕上了奧運會。

整體衛浴的基礎部件馬桶、洗臉台、噴頭衛浴、鏡子也因此普及,酒店、公寓、家居等大多按照這套模式安裝,廁所的功能性也因此拓展,女性去廁所常常也是為了補妝,在這期間調整情緒也很常見。

作為一個建築意義上的公共空間,對家庭而言它是一家人的公共空間,對社會公廁而言它是所有人的公共空間,但它對個人而言卻是一個私人空間,無論是生理排泄、還是補妝、情緒整理、躲避工作壓力等等,彰顯的都是建築的個人價值。

廁所,才是現代意義上的個人生活避難所,空間和情感狀態上都是。

廁所的意義愈來愈複雜了

對於個人來說,廁所是一個生活避難場,而對於企業、公共機構來說它的意義則會更偏向促進消費、調控企業文化,甚至連外形都呈現出了更獨特的風貌。

最為典型的商業機構——購物廣場,建設的公共廁所相比個人居室、酒店都會「豪華」一些,廣州太古匯購物廣場「環保廁所」就是其中之一。

太古匯購物中心的廁所採用了大量拱形的石窟設計,並在白色墻壁上輔以綠色植物點綴,在廁所中間的圓柱上還有大量綠植,呈現出一道又一道的拱門森林景象。

透過廁所旁特製的單面透光玻璃,還能看到廁所中間庭院的大量綠植,而廁所外卻看不到廁所內的情況,既保護隱私也有利於提升如廁時的心情。

綠植透過光合作用也可以起到凈化空氣和保持氣溫舒適的作用,而且它和廁所內的無水小便器、節水馬桶,洗手、乾手二合一水龍頭等等組成了一套更加節約水資源、環保的系統。在女廁中,還有單獨的 LED 化妝鏡和美妝、USB 充電插頭等設備,方便女性補妝、自拍。

這套「豪華」廁所對於太古匯的意義是提升它的品牌形象,和它高級購物中心的定位相匹配,同時網紅化的廁所建設也有利於社群傳播。

另一個案例則是麥當勞和星巴克,它們免費向公眾提供廁所,而且不設置消費限額,甚至只要行為得當還可以將它們當作免費的休息場所。

對於以零售為主的商家來說,這樣的操作顯然會增加經營成本。尤其在城市中,增加廁所的位置就需要增加租金,同時還要減少可供客人休息、消費的座位。

聽起來似乎不符合常理,但這是麥當勞、星巴克希望將自己塑造成「第三空間」的期望,免費提供廁所這種方式方便了消費者,哪怕消費者一次沒有消費,只要去的次數多了,總歸會的,甚至這還能建立消費者的習慣。

透過優質服務留住消費者,讓他們建立消費習慣,甚至建立穩定的情感聯繫,這才是它們的目的。免費提供的廁所,在這期間也沾上了促進消費的意義。

對於個人來說,前兩個例子雖然都帶有促進消費的目的,但大多透過優質的廁所服務提供了人文關懷,還是比較好接受的,而企業與員工間因廁所產生的「帶薪拉屎」式對抗就不一樣了。

員工透過廁所緩解壓力、享受與職場隔絕的片刻,而企業為了避免員工的懈怠,選擇透過安裝程式軟體、規定上廁所時間、將廁所修建到離工作地點更遠的地方等方式作為對抗。這種解決方式其實並不算合適。

5-10 分鐘究竟能提升多少效率並沒有相應的數據,實際效果也很難說,減少如廁時間、如廁困難、壓力難以釋放,都會有損員工的狀態,難以全情投入工作。

為什麼我們這樣生活,那樣工作?》的作者 Charles Duhigg 就曾經提到:「對於知識型員工來說,要提高效率,最重要的因素在於創造一個能讓他們進行深度思考的環境。」

對於現代企業,「帶薪拉屎」本質上並不存在,因為企業往往是以員工的實際產出作為工作衡量標準,和工資績效等息息相關,其中又以網路企業尤甚。

如果一位員工在廁所玩手機待太久,因為時間不夠導致工作成果少,那他的工資和崗位恐怕都比較難保了。

網路企業透過在廁所安裝信號幹擾器、如廁計時器等,來限制員工如廁的時間,與其說是提升效率,不如說是精準傳達企業文化、調控企業氛圍。

它和部分企業宣揚的「狼性文化」、「公司是我家」等企業文化相契合,安裝廁所使用時間計時器的快手就曾因 CEO 宣布公司進入「守護未來的戰鬥模式」,被納入網路企業狼性文化的討論範圍中,公司提供了再多福利也得有時間去享受。

透過控制上廁所時間這件小事,網路企業們由小及大地營造了一種緊張競爭的氛圍,試圖利用它刺激員工情緒。只是,高壓環境之下員工真的能做出更多創新、更多有價值的產出嗎?恐怕並不容易。

(本文出自 ifanr,作者:周宇)

mdi-tag-outline 壓力管理
延伸閱讀
加入經理人LINE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