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工作,能做一輩子嗎?上班前少了這種情緒,考慮換跑道吧

眼前的工作,能做一輩子嗎?上班前少了這種情緒,考慮換跑道吧

經理人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21-05/img-1620107855-58878.jpeg
第二曲線是當一個產品處於巔峰,前景看好的時候,在截然不同的領域醞釀、推出新產品,再造下一個巔峰,不斷延續下去,人生也是如此。如何找到你的第二曲線?
回顧蘋果(Apple)的成功,歸功於一個又一個的明星商品。早在第一個產品麥金塔電腦(Macintosh)尚未普及,已故的蘋果創辦人史帝夫.賈伯斯(Steve Jobs)就思考如何打入音樂市場,因而推出 iPod。 iPod 一稱霸市場,便接著著手設計 iPhone,後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iPad、Apple Watch、Air Pods、Apple TV……接連上市,打造出龐大的帝國。 當一個產品處於巔峰,前景看好的時候,在截然不同的領域醞釀、推出新產品,再造下一個巔峰,不斷延續下去;英國管理大師查爾斯.韓第(Charles Handy)稱之為第二曲線(the second curve)。 經理人 第二曲線的啟示|等到頹勢出現時,改變往往為時已晚 第二曲線的概念來自西格瑪曲線(sigmoid curve),是一條橫躺著的 S 型曲線,它原是數學概念,用來表示工作進度或成本,隨時間變化的曲線,韓第則用以描述職涯、人生、企業、政府、組織等發展歷程。 曲線的最前端,也就是投入階段,無論是財務或教育投資、嘗試和實驗時期;這個階段的投入大於產出,S 曲線的線條會向下滑落,付出多於收穫。 等到產出漸漸提升,成果有些微進展,曲線的線條也會跟著上揚;觸及頂端之後,開始下滑,最終消失殆盡。 mdi-chevron-right-circle 延伸閱讀 下份工作還沒找好,就辭職好嗎?兩個勇敢「裸辭」的朋友,教會我什麼叫後悔 《策略選擇》引用波士頓顧問公司(BCG,Boston Consulting Group)2017 年的研究,指未來 5 年內,1/3 的上市企業可能會消失。韓第舉例,即使是綿延 400 年的羅馬帝國,仍走向衰亡;政權也會更迭,何況是短短數十年的人生。也就是說,我們無法掙脫S曲線,唯一的變數只有曲線的長度。 不過,也別因此氣餒。韓第提出持續成長的祕訣,第一條 S 曲線觸頂之前,開啟一條新的曲線,提早起飛會讓我們擁有足夠的時間、資源與精力,讓新曲線及時超越舊曲線,度過掙扎的階段。 一般來說,除非個人或組織已確知「此時此刻」變革最有利,否則不會貿然前進。但是,按邏輯思考,等到大禍臨頭,也就是觸頂下滑之時,才驚覺必須改變,往往為時已晚;此時得付出更多的努力及資源,才能將自己帶回成長軌道,還不一定成功。 因此,韓第提醒, 即使周遭所有人和訊號都告訴你不需要這麼做,你必須仍保有足夠的勇氣踏入未知領域,才可能實踐第二曲線。 第二曲線的應用|對工作毫無緊張或熱情,就是該脫離常軌的訊號 怎麼判斷何時該尋找下一條曲線?《第二曲線》提到,多數時候我們需要觸發器,可能是退休、裁員,或只是一個情緒。 已故音樂家安德烈.普列文(André Previn)年輕時,為電影《金粉世界》譜曲,得到第 31 屆奧斯卡最佳電影配樂獎,在好萊塢(Hollywood)大放異彩。他卻在風光時轉任樂團指揮; 只因有天起床,發現自己對當天的工作毫無緊張或熱情,他知道離開的時機到了。 管理學者詹姆.柯林斯(Jim Collins)在《為什麼A+巨人也會倒下》中,指出組織第一曲線的滑坡 5 階段,同樣適用於個人。 mdi-chevron-right-circle 延伸閱讀 一個人跑得快,一群人走得遠!從 70 場馬拉松得到的體悟:友誼也要有「第二曲線」 起初攀上頂點,容易帶來傲慢自滿,認為自己無人能敵;不斷追求更大、更快、更多,不懂得設立停損點;同時因過度自信而輕忽風險;危險發生後,只能病急亂投醫;最後放棄掙扎,等著被別人超越,或自取滅亡。 如果出現以上徵兆,就要提醒自己可能正走在衰敗的路上;然而,我們通常很難在成功時,說服自己改變,因為當局者迷是人類的慣性。 韓第建議不如換個心態思考,我們要無時無刻假定自己已趨近頂點,隨時準備進入第二曲線。即使最後第二曲線沒有發展成功,第一曲線也還在成長階段,不會產生太大的損失。 當我們理解到第二曲線思維的重要性,接下來的問題是,如何找到第二曲線?韓第解釋,第二曲線依循4階段周期,分別是提出問題、推理假設、進行試驗、檢驗成果。 《覺醒的年代》提及一個有趣的例子,可口可樂(coca cola)表面是第二曲線的例外,創立 135 年來,僅有一次配方改變,卻受到消費者嚴正抗議,不得不改回原配方至今。 走進可口可樂總部,會發現他們歷久不衰的關鍵,牆上銘刻作家奧斯卡.王爾德(Oscar Wilde)的提醒:「世界屬於不滿足的人。」這也是可口可樂創始元老羅伯特.伍卓夫(Robert Woodruff)時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 換句話說,即使配方「似乎」沒必要改變,可口可樂仍持續試驗不同口味的飲料,進行市場測試。就算有許多失敗的產品,為的是某天可口可樂的百年曲線不幸下滑,仍能有備無患。根據可口可樂的財報,消費者日漸重視健康,零卡可樂 2019 年以來的銷量,皆是雙位數成長,或許可口可樂的第二曲線正逐漸形成。 假設自己一無所有,要怎麼開創人生? 依據第二曲線原則,我們不該一再重複同樣的生活或職涯,因為那只是第一曲線的延長。個人的第二曲線可藉由不斷自省來發想:「如果不在這生活、不做這份工作,我會做什麼?」或「假設我現在一無所有,怎麼開創人生?」 另一個方式是情境規畫(scenario planning)。韓第在荷蘭皇家殼牌集團(Royal Dutch Shell)任職時,與外部單位合作,針對產業進行各種情境的模擬,包含政治環境、文化背景等變化,再要求經理人們思考:面臨特定情況時,該做何反應?目的是及早做好第二曲線的準備。因此,殼牌在遇到1970年代的石油危機,或是後來的俄羅斯帝國瓦解,都能夠全身而退。 另一方面,韓第提到無法發展第二曲線的多數原因,在於過於「堅守原則」。假設你對某些原則深信不疑,自然不會覺得有發展第二曲線的必要,到了某個時機點,第一曲線就會急轉直下。因此,韓第認為我們必須適時放棄一些東西,願意為未來下賭注,承擔一些風險,才能成長,他稱為中國式契約(參見圖表)。 經理人 相較西方國家協商時,總認為必須犧牲一方的利益,利用簽約的強制力,保障我方的權益;東方國家則是找出皆大歡喜的方案,雙方各退一步,妥協反而能夠創造雙贏,甚至是另一種可能。而妥協的前提是,找到共同的目標,或是對抗共同的敵人;也就是從第三角度思考,才有理由做出犧牲。 韓第總結,任何事都沒有完美的解決之道,也沒有人能預測最終的結果。但是,我們至少可以利用前述提到的幾條原理,積極參與自己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