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上班打卡也要 6 點起床!御姊愛:脫離組織,更要懂得管理生活

不上班打卡也要 6 點起床!御姊愛:脫離組織,更要懂得管理生活

經理人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21-05/img-1620102790-93620@900.jpg
「除了當上班族外,以前不太知道自己能做什麼事情」,回想7年前還沒有脫離組織工作時,徐豫「御姊愛」如此形容自己。
「除了當上班族外,以前不太知道自己能做什麼事情」,回想 7 年前還沒有脫離組織工作時,徐豫「御姊愛」如此形容自己。 如今徐豫出版了 5 本暢銷書,還是 Podcast 調查網站 Chartable 前百大內容經營者、個人品牌學院創辦人,月收入最高時曾達百萬。38 歲的她,留著褐色長髮、講起話來神采飛揚。 徐豫 30 歲前,是典型的積極進取人生模型。讀完兩個碩士、從雜誌社記者、儲備主播、知名外商企業研究員,一路到本土前兩大電信公司行銷部門,年收入破百萬、還能買房。但在 31 歲那年,工作變動,被要求負擔財會責任,「這是我非常不擅長的東西。」 mdi-chevron-right-circle 延伸閱讀 7 個關於職涯的反思,受用一生!韓第的生活小故事 工作逢低潮,爆紅文章開創人生新路 「當時工作很痛苦,我覺得我繼續做下去,大概會撐不住,」她向公司提離職,公司讓她留職停薪一個月,試圖挽留她。在留職停薪的一個月中,徐豫到英國旅遊,遇見許多藝術工作者,意識到當上班族不是唯一的路;與此同時,她在失落低潮時所寫的部落格兩性文章爆紅,有 60 萬點擊,4 間出版社同時邀約她出書。復職兩個月後,徐豫就下定決心辭職。 「很多人擔心,自由工作後作息會崩潰」,徐豫形容,脫離組織後,她反而更嚴格要求自己,工作態度比在公司還認真。每天堅持 6 點起床、夏天提早到 5 點,也會替自己設定 KPI 指標,製作每個月及年度報表,檢視自己的績效,她告訴自己,「現在沒有大公司在保護我了,做事要更有精神、更有毅力。」 然而,自由工作起步不易,徐豫曾在自己的影片中坦言,即使出書第二年,收入也不好、沒什麼業配。為了開拓財源,徐豫學會主動向廠商提案、寫銷售簡報。2016 年開始,累積來的知名度發酵,業配、公關活動、節目錄影、專欄邀約源源不絕,收入也在那段期間達到巔峰,最高單月收入可破百萬。 「我最瘋狂的時候,星期一到星期天,從早上 6 點到凌晨 3 點,一直做事做不完」,連跟朋友吃飯,都帶著筆電在趕稿。徐豫表示,當你能看見收入因自己的努力提升,很容易陷入還要更高的誘惑,逼自己接下過量工作。 爆紅帶來了工作量,收入多了,快樂卻遞減 「當你是自己的老闆、自己的 sales,放掉一個合作案,就少 10 萬元,你接不接?」這樣的日子過了兩年,媒體報導她賺多少錢、每年出國多少趟,徐豫卻說,那是一種「被壓到底」、必須逃跑的感覺,「我慢慢發現,金錢跟快樂有遞減效應。」她指出,當你的收入是 3 萬元,再多 3 萬元,等於多一倍,自然會很開心;但是當你賺數十萬,再多 3 萬,開心的感覺不再那麼強烈,但時間與精力卻被金錢占據。 mdi-chevron-right-circle 延伸閱讀 埋首工作,必定犧牲自由?管理大師韓第:別用職涯定義全部的自己 「後來我有個體會,我已經是 freelancer 了,已經很 free 了,不要再用組織的方式管理自己,認為少賺錢就等於失敗。」她說,需要去感受生活與工作的哪個臨界點,才是最快樂的時候。於是徐豫改變追逐收入的心態,只要賺到基本數字就算達標。她突破「兩性專家」的形象,近年設立的內容頻道,多以本名「徐豫」亮相,跟粉絲談書、自學、聊園藝與廚藝,希望呈現更多面貌。 「你會覺得我有點不一樣,可是現在才是我很自由的時候」,徐豫表示,在組織中,所有的目標都是被設定好的;但對於個人工作者而言,商業模式可以自己摸索,「你可以時時刻刻反省自己的生活和心理狀態」。 「我覺得誠實面對自己很重要,我定義自己是永遠不甘於現狀」,對於工作與自我的追尋,徐豫歷經 7 年摸索與起伏,總算能說出,「現在就是我最開心的時候」。 徐豫 1982 年生。畢業於台灣藝術大學廣播電視研究所、政治大學廣播電視學系研究所,曾就讀政治大學新聞研究所博士班。曾任職美商尼爾森行銷公司媒體研究部門、台灣大哥大品牌管理與行銷部門,現為暢銷作家、PRSNBRAND 個人品牌與形象管理學院創辦人、Podcaster、企業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