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 45元自行車踏板,砸上億造智慧工廠!這家公司靠數位轉型成隱形冠軍

為 45元自行車踏板,砸上億造智慧工廠!這家公司靠數位轉型成隱形冠軍

經理人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21-06/img-1622796780-78932@900.jpg
台萬工業專精生產腳踏車踏板及相關產品,在歐洲市占率高達5成,是業界的隱形冠軍。董事長白政忠說,1992年他們像是手工業,勞力不再便宜,成了轉型的契機。
成立 38 年的台萬工業,專精生產腳踏車踏板及相關產品,在歐洲市占率高達 5 成,是業界的隱形冠軍。他們在台灣、荷蘭、捷克、德國、美國、印尼都有分公司,產品行銷至全球 70 個國家。 「最重要的,是我們一直以來不斷精進想法。」台萬工業董事長白政忠說,1992 年他們在印尼的生產基地,勞力密集的「手工業」是常態,一條產線要 50~60 人,一座工廠將近 1200 人。但隨著中國、東南亞的競爭對手崛起,對價格比較敏感的客戶,會往低價產品靠攏,對台萬的依存度逐漸下滑,他們開始思考,價格逐漸拚不過對手,必須發展中、高階產品,做好長期布局。 不過台萬在歐洲的核心客戶,比起價格更在意產品品質,因此公司才認為,產線全自動化勢在必行,「傳統一個零件組裝,人為操作的話,公差比較大,機器人來做,才能有統一標準。」 而且,在正式投入全自動化產線前,台萬已經做好兩個準備。 mdi-chevron-right-circle 延伸閱讀 只看績效、不能犯錯、朝令夕改!麥肯錫:這樣的公司別談數位轉型 數位轉型前 2 個準備:穩定客戶、單點試行 首先,台萬的歐洲總部設於荷蘭鹿特丹、分部設在捷克,掌握生產、研發、品牌與銷售通路,且提供 72 小時即時供貨服務。換句話說,通路會跟大客戶穩定簽約,掌握了 60% 的固定訂單,少了臨時被抽單的風險,才有本錢投入轉型。 另外,2000 年起,台萬已經在印尼的生產線實施「半自動化」,加入更多機器設備幫忙,也是數位轉型的基底。「1992 年的印尼勞工,平均月薪是新台幣 1000 元,現在印尼一個工人,月薪是新台幣 1 萬元,成長了 10 倍。」白政忠表示,勞力不再便宜、生產成本飆高,也是轉型的契機。 台萬工業總經理白亞卉指出,以純手工來說,每條產線有 6 個組裝站,每站大約需要 7~8 人;半自動化以後,只需要 5 個組裝站,每站只需要 5 個人;到後期的全自動化,只需要 3 個組裝站、總共 3 個員工即可。況且,自動化之後產量也提高,以往人力一天工作 8 小時,機器可以運作 12 小時、甚至是 24 小時。 2013 年開始,台萬正式投入生產線全自動化,2014 年他們購入第一隻機器手臂,就要新台幣 200 萬元,工程浩大且成本高昂,相較之下他們做的踏板單價是 1.5 美元(約合新台幣 45 元),使得投資設備的回收期,要拉到 10 年左右。 2016 年踏板的生產線,採取全自動組裝;到了 2020 年,他們投資 4 億元,打造智慧工廠,結合倉儲與庫存管理,從接單到生產、製造、出貨,都靠 AI 處理。「 想要數位轉型,一定一堆問題,但不用怕,一個一個解決就好。」 白政忠舉例,他們有 6 大生產據點,到底要以哪一個地方為重心,做產線自動化,就是一個難題。 白政忠 圖右為台萬工業董事長白政忠。亞洲大學EMBA畢業,1983年創立台萬工業,專精生產腳踏車踏板,2013年投入數位轉型,產線全自動化,集團在歐洲市占達 5 成。圖左為台萬工業總經理白亞卉。 台萬工業 連選地點都是難題,最後決定回台投資 這時候,就要經過團隊密集討論,擬定最佳解決方案。例如,他們早期在印尼買了很多加工設備,但這些設備大多來自台灣,機器隨著每一年老化,有遠地維修的問題。 如果以歐洲為重心,還是會有語言溝通問題,在日本則是成本比較高。也因此,台萬 2013 年才決定以台灣為核心據點,著重回台投資。白亞卉補充,自行車在台中算是聚落型產業,很多零配件組裝廠,在世界有發言權,也是考量點之一。 轉型過程也需要克服「人」的問題,好比要做自動化生產線,可能因為規格改變,需要重新開模具,這會導致供應鏈廠商不滿,「就有廠商說,其他兩家都可以接受原本的品質,為什麼你台萬不行?」這時候就需要再三溝通,確保雙方理念一致,如果對方不願以品質為重,就分道揚鑣。 mdi-chevron-right-circle 延伸閱讀 技術不難,難在改工作方法!星展銀行CEO揭露,銀行數位轉型的困境 轉型成功的關鍵:決策和執行必須是同一人 數位轉型的過程,員工也會出現不同意見,像是機器進駐,自己會不會沒飯碗?白政忠耐心解釋,訓練一個員工,只要 6 個月,就能熟練操作機械手臂,而且科技進步、公司會更倚重員工,因為變成由具備知識的技術人員操作機器,人均產值更高。況且,隨著產能增加、產品品質提升,推升獲利,福利也會變好。 白政忠說,推動數位轉型近 8 年,「不敢說 100% 成功,但應該有做到 80% 的目標。」他認為關鍵是經營者要有轉型的決心,更簡單來說,決策者和執行者,必須是同一人。 為什麼?轉型有很多未知因素,如果是專業經理人來操刀,他很可能困惑、擔心,看到各種痛點與瓶頸,而躊躇不前。但只有從零開始創辦公司的經營者,了解生產製造的細節,知道自動化生能帶來多大效益,以及長期投資,多久得到回報,屬於合理範圍。 「沒有一個方法可以走一輩子!」最後,白政忠說,不論是數位轉型、或是智慧製造,面對最新局勢,唯有不斷修正,才能持續進步。 經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