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拚,但我沒有幹勁⋯」從充滿熱情到毫無動力,主管、組織做錯了什麼?


公司的同事小段面容愁苦,業績也明顯掉了一些,這和以往陽光積極及挑戰突破的形象迥異。身為心理師的我,直覺認為他應該發生了些事⋯

「小段,最近感覺很累,是不是工作上遇到什麼困難?」
「最近覺得很力不從心,不知道該不該衝業績⋯」

小段的業績表現和自身獎金息息相關,據我所知他抽的成數還不差,怎麼會讓他不想衝?在了解情況後,發現公司最近新的規定是:業績抽成獎金不能超過五萬,超過的部分要依一定比例折扣。

我一時不知道怎麼解決小段的茫然,公司要求業績成長,但卻在績效上設置了天花板,這樣究竟是要員工為公司拚?還是每個月計算自己的獎金,達到五萬後就不需要衝刺了?

小段無奈地回答:「我想衝呀!可是衝了之後可以得到什麼?」我想小段出現了心理學所謂的「習得無助」。

習得無助的職業倦怠

美國心理學家馬丁.塞利格曼(Martin Seligman)曾做了一個經典的實驗,他讓狗狗在一個籠子裡,中間有個低矮的隔板,將籠子區分成 A 和 B 兩個區域,然後狗狗在 A 區域被電擊後,跳到 B 區即可免於電擊。但有一組狗狗不管在 A 區或 B 區都會被電擊,最後狗狗就消極地趴在籠子裡,即便最後只要讓他跨過就可以免於電擊,狗狗依然不再願意嘗試。

心適所在

個體經歷持續無法控制的痛苦,這樣也被電,那樣也被電,怎麼樣都無法改變現狀,就會產生「放棄」的念頭與行為,就算看到有興趣的工作項目,也會選擇什麼都不做。

這種認為不管怎麼努力都無法改變現狀的想法,心理學家稱為「習得無助感(Learned helplessness)」。

出現這個現象,是來自一個核心信念「做什麼都沒有用」,所以職場上很多時候會出現類似這樣的聲音:

  • 「我們想試試看,但是環境不允許」
  • 「過去就說過了,沒有用」
  • 「講了上級也不會聽呀!那幹嘛講?」

習得無助感在心理學上有可以從兩個面向去看:一個是「習得」,另一個是「無助」。習得的意思是他是透過後天學到的,也就是一開始並非不想動,而是環境讓他學到動了也沒用;無助的意思是他產生了無望感受,消極地接受現狀。

一個被習得無助氛圍壟罩的組織,通常就是「照章行事」、「多做多錯、少做少錯、不做不錯」、「按照公司過去慣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習得無助的激勵有限

有時候公司常會舉辦一些激勵課程,期盼激勵員工,重燃熱情投入負責的工作,但有時候員工出現習得無助,並不是簡單的激勵就可以解決。

個體出現像是:缺乏工作熱情、士氣低落、焦慮憂鬱⋯等問題,我們可以簡單區分問題來自「個體本身(內在)」和「組織環境(外在)」,如果是來自個體本身,那麼提供員工諮商或者解決個體的盲點,通常可以讓員工重新投入職場;但如果問題是來自於外在的組織環境,這往往是系統層面的問題,並不是員工獨自努力即可短時間改變。

所以,如果想要讓員工充滿熱情地工作,可以嘗試釋放部分自主權力給員工,在有限度的範圍內,讓員工擁有自己可以決定的空間,這是主管要學的授權藝術;領導者應該看到的是願景,而員工則擁有達到目標方法的選擇權,甚至找出一項規模很小的專案,設法讓組織動起來。

現實的環境很嚴苛,我們得辨別哪些只能接受現狀?那些可以改變?但是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不能只看目標與結果,還得把人性的心理考慮進來,因為工作的執行者還是員工,先了解員工需要什麼,激勵才能有效。

延伸閱讀 /

  1. 「做得好好的幹嘛要離職?」員工常抱怨、但主管永遠不懂的事
  2. 為什麼一群聰明人,反而容易做出錯誤的決策?臨床心理師用 3 張圖告訴你!

(本文出自「心適所在」,原文請點此


林俊成

臨床心理師

熱愛心理學的臨床心理師,喜歡觀察人類各式各樣行為,嘗試探索潛意識裡的意圖,或者天馬行空地創意發想。平時害羞沉默,可是一旦有機會說話,喜歡透過演講簡報讓大家知道心理學原來可以這麼吸引人。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