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頭禪會影響團隊氛圍!史丹佛:好主管不會把這句話掛嘴邊

口頭禪會影響團隊氛圍!史丹佛:好主管不會把這句話掛嘴邊

經理人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7-11/img-1509967680-59852@900.jpg
意見領袖的一句話,能為團隊帶來截然不同的氛圍。《不善社交的內向人,怎麼打造好人脈?》以3個討論情境,討論意見領袖的回應,對團隊的影響。
我在史丹佛大學時,出席了一堂運用戲劇手法來表現情境的有趣課程。這和「三明治口味」一樣,至今都對我受益良多。 這是一堂完全沒有教科書和講義的特別課程,老師將六十名學生分為十組。沒有組別討論的時間,就突然指定其中一組,上台表演「即興」短劇。 六位組員的其中一人被指派為「意見領袖」,只有這個人的發言內容需要遵守規則。其他五人則是以準備派對為內容,即興演出。在所有同學面前,老師下了「演出三種類型」的指示。 一直說「不」,讓人引發怒氣 第一種的規則是,意見領袖不管聽到什麼都要回答「不」。 「這個週末,來舉辦派對吧!」當老師說完,表演就開始了。 因為開始得太過突然,除了意見領袖以外的五個人都一臉茫然,雖然他們一直在思考。不久後,一名組員惶恐地發出聲音。 「派對上的料理就用壽司吧!」那個人有點害羞地說,意見領袖反射性地,按照老師的指示回答「不要」,教室所有人瞬間哄堂大笑。 「好,那我們不選壽司,改辦披薩派對吧!」為了不輸給意見領袖的拒絕反應,五人提出以「披薩」代替「壽司」當作派對料理的替代方案。 意見領袖再次回答「不要」,他還是按照老師的指示,選擇拒絕。教室裡,同時出現了覺得可惜的聲音。 「這樣啊,那漢堡怎麼樣?我家有烤肉設備,我把那個帶來烤吧!」 「不要。」 「嗯......你漢堡也不喜歡啊?那吃熱狗吧!」 「不要。」 面對各種提案都給予否定態度的意見領袖,使另外五個人漸漸變得不耐煩。 「塔可餅如何?」「水果怎麼樣?」「意見領袖應該是因為沒有酒才不喜歡,那我帶啤酒過來吧!」各種意見接二連三,不停地冒出,但意見領袖都沒有要改口的意思。 最後大家的怒氣也到達頂點,大叫:「不然就不要食物了,總之就大家聚在一起聊天吧!」聽到這句話,原本必須繼續說「不要」的意見領袖也忍不住笑了。 延伸閱讀 領導者對公司績效的影響多大?7000 名 CEO 的調查報告,能給你解答 說「好」,能讓氣氛變好 在這堂課程,沒有中場休息時間,老師就宣布「第二種類型」的表演。第二種類型中,意見領袖被規定,面對來自組員的各種意見都必須回答「好」。 此時教室的空氣裡瀰漫著一種,這樣看來比較容易的氛圍。 面對「週末就來辦壽司派對吧」的提議,意見領袖馬上就回答:「好!」和先前的態度完全不同,大家的情緒也被挑起,大聲說著「好,來吧、開始吧。」 「壽司的話,雖然超市也有在賣,但我之前聽日本朋友說,他們在家舉辦了讓參加者自己捲壽司的派對。我們自己做的話怎麼樣?」 「好!」意見領袖回應。 「我有個剛到這裡的日本朋友,他家裡有做壽司飯的木桶,我想我們可以跟他借,用木桶做醋飯。我可以約他來參加嗎?」 「好!」 「啊!這樣的話,我可以負責買材料。我家附近有賣日本食材的超市,可以買到魚和海苔。也買個酪梨給不敢吃生魚片的人。」 「好!」 「感覺很有趣呢!既然是難得的聚會,要不要大家一邊吃壽司,一邊分享自己研究的題目?這也可以勉強算是個讀書會吧。」 「好!」 表演進行得越來越有趣,已經到了老師不得不喊停的地步。 「好啊,但是」讓人困擾 結束「只說好」的表演之後,課程終於進行到最後一種類型。那就是意見領袖必須回答「好啊,但是」的類型,剛剛「只說好」的表演讓大家不亦樂乎,大家躍躍欲試的模樣至今我仍印象深刻。 「那麼,週末來辦個壽司派對吧!」表演同樣從這句話開始。 和前面不同的是,這次意見領袖回答:「好啊,但是......」 「但是什麼?」大家回頭對著意見領袖問。 意見領袖扭捏地小聲說:「沒有,我是說,壽司我是很喜歡啦!但會不會有不喜歡的人?」 成員也沒有因此停下來,似乎是因為有了第一次不停被拒絕的表演經驗,使成員都對此免疫,我覺得這次的對話變得不一樣了。 「我知道了,那為了不喜歡壽司的人,也加入酪梨吧!」 「好啊,但是......」意見領袖再次扭捏地說。 「這次是怎麼了?」 「我覺得也會有討厭酪梨的人,那些人要怎麼辦?」意見領袖的態度曖昧。 「你是不是討厭壽司啊?」 「不是,如同我前面已經說過,我是贊成壽司的,但是我也想尊重其他人的意見......」 這段對話好像永遠無法結束,觀看表演的大家也不知為何地開始變得沉默。這相當不可思議,在一直說「不要」的那時大家反而會笑,與現在的表演相比,當時的氣氛也比較好。 這種模糊不清的回應,到底是反對,還是贊成?因為感受不到意見領袖的真正想法,讓大家感覺很不耐煩。只要不知道對方內心在想些什麼,就會讓人感覺不安。到現在我還記得很清楚,那時教室的氣氛令人很不舒服。 對我來說,在這三種類型當中,「好啊,但是」是最具有衝擊性的。 說「不」時,反而會出現了熱狗、漢堡等各種派對食材的「替代方案」。這和回答「好」的時候不一樣,會產生不同形式的想法。 不過,「好啊,但是」的類型,乍看之下,意見領袖是贊成的,但因為後面加了各種「但是」,導致提案方也變得僵化,每位成員都堅持非「壽司」不可。 對話開始變得在小地方打轉,無法往外延伸。 遠離把「好啊,但是」掛在嘴邊的人 在商場上,我到現在還是不和會說「好啊,但是」的人來往,雖然他有一瞬間接受了我說的話,不過接下來他就會「猶豫」。當然,在進行商業往來時必須慎重、小心,但在重視多元的現代,最好還是能先注意到各種「該小心的地方」。 我覺得一開始就拒絕我說「不」的人還可以接受。但「假裝」贊成,讓人最困擾,這些人同時會把「話是這樣說」、「儘管如此」掛在嘴邊的類型。 這是有關我參加史丹佛大學特別課程的個人見解,當然在做生意時也會有必須說「好啊,但是」的狀況,但在討論新想法時,是該小心別說出與「好啊,但是」這類的回應。 (本文出自《不善社交的內向人,怎麼打造好人脈?》,采實文化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