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導帶人 經營管理 行銷業務 工作術 自我管理 專題 近期活動
追蹤我們
觀點 經營管理

照明產業的百年滄桑

東方廣告董事長/創河塾塾長

曾任政大EMBA執行長、科技管理研究所所長、創新創造力中心主任,為多屆研華TIC100、台灣工銀We Win、史丹佛GIT、東京大學AEA國際創新創業大賽優勝團隊指導、《工商時報》、《經濟日報》、《數位時代》、《經理人月刊》等專欄作者,並為超過90本「創新與科技管理」相關書籍撰寫推薦序,著有《左派商學院》、《創新的機緣與流變》。創河塾臉書專頁

看更多文章

最近將家中 12 年前安裝的日光燈管及早期的 LED 燈全部換新,家裡整個亮度、色溫、連氣氛也有了些微巧妙的變化。

LED 節能燈管,提供舒適的光源。

從白熾燈泡發明以來,照明產業對人類社會文明的進展有很大的影響,而最早將照明變成企業的幾家公司,如:奇異(美國)、飛利浦(西歐)、歐司朗(東歐)、東芝(日本),歷經了百年的寡占榮景之後,在過去 10 年因科技及市場的更替,都有很劇烈的變動。這也是「產業史」裡一個重要的篇章,當中有一些饒富趣味的轉折,和大家做分享。

燈泡的發明、改良與商業化

大家都熟悉愛迪生改良鎢絲燈泡的故事,實驗失敗了無數次才找到對的材料,且將「燈泡」作為難得成功的創意點子(點了會發亮)。但是一個燈泡會亮,和能讓整座城市亮起來是兩回事,後者需要說服電網提供者、政府願意投資導入這項基礎建設,讓家家戶戶有插座,像自來水一樣,開了就會亮。這需要的投資遠大於生產燈泡,而愛迪生的重要功勞應是促成這項重要創新的「商業化」

因為當燈泡發明時(1870 年代),電力網路只有在主要馬路上的電車、路燈和工業大用戶,要將電送到家戶會有降壓、變電(站、箱)及安全介面等等考量,需要配合的情境和條件很多,即目前流行的「生態系」是否到位。

當然還有「直流電」和「交流電」標準之爭(電影「The Current War」中的故事),愛迪生擁有直流電系統的專利,而在他手下工作的特斯拉(Nikola Tesla)力推的是交流電系統,卻不被愛迪生認同而被迫出走自立門戶,以失敗告終;所幸後來西屋電器的 George Westinghouse 與特斯拉合作,改善了交流電技術上的缺失,以較低的成本順利取得世博會的電力供應權,自此愛迪生將特斯拉視為仇敵。

諷刺的是,一百年之後伊隆.馬斯克(Elon Musk)推出以電池(直流電)為動力的電動車,反而命名為「特斯拉」。

家戶電網對現代生活的影響

有了電力網路,除了讓夜晚的時間也能有更多更方便的生活及休閒的選擇;在 20 世紀上半葉,其他的「家電」也因家戶電網的存在而陸續登場,從收音機、留聲機、吸塵器、冰箱、洗衣機到冷氣,使人類進入「現代世界」(Modernization),減少家戶幫傭的就業人數,也讓家庭主婦從家政作業時間中解放出來。同時,工業化大量用電也改變了生產製造的方式和效率,相輔相成地促進現代大量消費社會的落實。

其次,是日光燈的發明(1940 年代)對白熾燈泡的衝擊,因日光燈推出時,用電量只有白熾燈泡的 1/4 左右,電力公司是以販售電力為主,省電太多的裝置,對其營收有很顯著的不利。故此,電力公司和日光燈公司協商,將其規格訂在用戶因節省用電,而願意多買燈管的客戶及數量會增加,使其絕對售電還是能夠成長。這是在創新導入時,既得利益的單位會有一些話語權,來共同決定創新的選擇及規格。

省電照明的創新採用及擴散

接下來到 1980 年代後期,省電燈泡(Compact fluorescent lamp, CFL)剛推出的時候,價格是白熾燈的 10 倍以上,消耗電力只有 1/4 或更低,且壽命也是 10 倍以上。當時我在經營芳鄰餐廳連鎖店,每家店使用很多的燈泡,從清早點到半夜;我們在評估後,決定將燈具全數改為省電燈泡,在不影響色溫、菜色表現的前提下,結果這筆更換的投資在 11 個月後就全部回收,省下的電費高達營業額的 2% 左右,且減少了燈泡不亮、常需更換的麻煩,又因省電燈泡比較不會散熱,冷氣費也省了一些。

這個省電的經驗在 1990 年代初、我到美國唸書時,發現很少家庭或店家使用省電燈泡。有一天電力公司在電費帳單上附上兩張折價券,憑此購買省電燈泡,每張可折價 50%、約 10 美金。我致電電力公司客服表示折價券數量太少,省電效果有限,我願意配合多換購幾顆省電燈泡,於是公司又給我多寄了兩張券。等我到電器行、五金行換購時,跑了好幾家都是缺貨而無法順利買到,我個人感覺電力公司並不是很用力在推動這項業務,因為推銷太多將會影響它們的售電營收。

飛利浦、奇異、歐司朗各據一方

以上談的是美國和台灣的經驗,大家所知的歐洲照明事業是飛利浦獨大,其實背後有一段坎坷的歷史。

1891 年飛利浦在恩荷芬(Eindhoven)成立燈泡工廠,因沒有專利,在德國西門子、AEG 和美國奇異的夾擊之下跌跌撞撞,直到 1918 年才站穩腳步;一次大戰後飛利浦趕上收音機的興起,卻又碰到大蕭條和二次大戰納粹占領,直到二戰後才逐漸發展成一家多元電器的巨人。

從 1960 年代飛利浦在高雄加工出口區設立分公司開始,到 1990 年代台灣成為這家跨國企業的「全球顯示器中心」;在台灣經濟快速成長期間飛利浦的參與還不少,包括 1986 年參加了台積電的創立(占股 1/4 )。

1996 年政大科管所在羅益強總裁的協助下,到恩荷芬照明部門參訪,當時只覺得入寶山卻只去認識其起家、最傳統的照明事業有點可惜。

其實照明事業雖只占其營業額 10%,但卻貢獻了飛利浦 20% 的利潤。而且燈泡只占照明專案營收的 50%,另有 35% 是燈具、15% 是開關控制系統。燈具包含設計,會影響照明效率和能源費用,當時在台灣也有推出「照明設計的顧問服務」,但觀念不易推廣;而控制系統則和後來「智慧家庭」的掌握有關,可見飛利浦布局甚早。

照明事業的表裡與流變

進到 21 世紀,LED 隨著發展迅速成為重要的光源,奇異和飛利浦這類多元事業的科技巨人,面臨要「聚焦、瘦身」的課題。照明「品牌」屬金牛事業(Cash Cow),趁還有價值時先做處理,都已不在其事業本體之內。百年企業的產品及品牌其成、住、壞、空說來也真的是「歷盡滄桑」。照明和人類生活息息相關,像空氣、水一樣默默地存在,變成環境的一部份,已非舞台正面的主角,但在其科技和事業背後確有很多的機緣、算計和榮耀。

mdi-tag-outline 創新 歷史
延伸閱讀
加入經理人LINE好友